瓜岛战况升级

瓜岛战况升级

8月23日凌晨,第61特混舰队终于到达瓜岛以东150海里的洋面上,形成挡住日舰进攻的第一道防线。

    这支特混编队是由三股打击力量拧成的:一是由弗莱彻亲自指挥的以航空母舰“萨拉托加”号为主,外加巡洋舰“明尼阿波利斯”号、“新奥尔良”号和5艘驱逐舰组成的第11特混编队;二是由金凯德少将指挥的由航空母舰“企业”号、巡洋舰“波特兰”号、“阿特兰塔”号和6艘驱逐舰组成的第16特混编队;三是由海军少将诺伊斯指挥的以航空母舰“大黄蜂”号为主的第18特混编队。美军特混舰队一到,立即以战斗姿态在海面巡游。

    9时50分,美侦察机发现了日军联合舰队中打头阵的田中编队,立即向弗莱彻发回急电:“由巡洋舰2艘、驱逐舰3艘护航的日军登陆输送队,以17节的航速向瓜达卡纳尔岛行驶。”

    弗莱彻接电后立即行动起来,决心歼灭这支日舰编队。下午2时45分,由31架轰炸机和6架*机组成的攻击队呼啸着飞离航空母舰,前往预定海域空袭日军瓜岛增援群。一个半小时后,瓜岛上的“仙人掌”航空队也派出23架飞机前往助战,这两支空中力量无疑将给日本瓜岛增援群以致命的打击,田中就要大祸临头了。

    可是,当美机到达指定海域后,却没有发现日军舰队的踪影,海面上一片白茫茫、空荡荡。搜索了一阵也一无所获,美机只得在黄昏时扫兴而归。

    夜里,弗莱彻又派出5架水上飞机前去搜索,依旧一无所获。

    田中的瓜岛增援群究竟到哪里去了呢?

    原来,老奸巨滑的田中也发现了美军侦察机,为确保舰队安全,他下达了“航向西北,全速前进”的命令,将舰队规避到美军轰炸机的战斗活动半径之外,使美机连连扑空。

    晚18时,由近藤中将指挥的实力雄厚的瓜岛前卫群,驶抵田中以东40海里的海面,为了迷惑美军,这支舰队没有继续南下,而是转向西北。

    8月24日凌晨,日军作为诱饵的以“龙骧”号为主的牵制群首先再次转向东南,晨6时,全部日舰也都转向东南,向美军接近。

    三批美机都没有发现日军舰队,因此,太平洋舰队情报处认为:日军的航空母舰一定远在特鲁克一带。

    弗莱彻也判断说“在最近几天内不会发生大的战斗”。随后,他便放心大胆地命令诺伊斯率领的以航空母舰“大黄蜂”号为主的特混编队去南方加油。

    弗莱彻大错特错了。

    日本舰队南下而来,所罗门海战处在一触即发的危急时刻。

    由于诺伊斯编队去南方加油,使弗莱彻在临战前的关键时刻少了1/3的兵力。更令人震惊的是,大兵压境,弗莱彻还蒙在鼓里,毫无察觉。

    8月24日晨,美军两个编队到达马莱塔岛东南海域,而日军的大多数战术群也到达这一海域,双方相距300余海里。通过先前的侦察,对方都知道附近有敌人,只是不清楚具体位置。

    8月24日上午,大雾笼罩着海面。日舰队在雾气中时隐时现。9时,日舰队的阵位是:田中的增援群位于瓜岛以北50海里处;南云指挥的“翔鹤”号、“瑞鹤”号航空母舰在田中东南40海里的方位作掩护;以“龙骧”号为主的牵制群在南云部队的右前方。

    24日11时,美军航空母舰“萨拉托加”号的雷达发现一架日军侦察飞机,距离20海里,立即派出4架战斗机前去拦截,并将其击落。与此同时,由岛上起飞的一架水上机于9时50分在位于美军第61编队的西北280海里处,发现了山本精心设计的诱饵——轻型航空母舰“龙骧”号。这是一艘日本在1933年建造的最早的航空母舰,排水量仅8000吨。在此次战斗中,该舰不仅充当诱饵,还负责对瓜岛上的亨德森机场进行轰炸。

    由同一基地起飞的另一架飞机发现日军这个牵制群,立即发回电报。

    弗莱彻将军闻报后将信将疑。昨天3批美机都未发现日军舰队,难道这一支是从海底冒出来的吗?

    弗莱彻不大相信,没采取攻击行动。但他也不敢掉以轻心,立即命令“企业”号派出飞机进行侦察。

    美军闻风而动,至12时29分,共有23架侦察机和轰炸机轰隆隆地飞翔在瓜岛周围宽阔的海面上。

    下午1时前后,美军的雷达警戒规忽然发现很多空中目标,雷达荧光屏上的闪光表明,距离100海里处,有日机朝瓜达卡纳尔飞来。不久,传来了令弗莱彻震惊的消息:大批日本战斗机和轰炸机从云中钻出,正在猛烈袭击瓜岛上的亨德森机场。

    直到此时,弗莱彻才感到形势有些不妙,日本舰队就在附近而不是像原先估计的那样,远离瓜岛。

    事不宜迟,弗莱彻迅速采取行动。不到15分钟,“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上的30架轰炸机和8架*机腾空而起,呼啸着前去攻击“龙骧”号。

    刚把攻击机群派出去,一连串更加不祥的情报纷纷灌进弗莱彻的耳朵,搅得这位指挥官晕头转向。

    14时,1架水上飞机员报告说,在日军牵制群东北60海里处发现了日军的航空母舰。

    接着,由航空母舰“企业”号起飞的侦察机发回来几个惊人的报告:发现日军一艘航空母舰,方位317度,距离不到200海里。

    14时30分,又发现日军主力群的2艘航空母舰,方位340度,距离198海里。

    10分钟后,报告又来了,说同时发现日军4艘巡洋舰和几艘驱逐舰。

    弗莱彻顿感恐惶,局势显然对他不利。美军已有51架轰炸机、15架*机在空中执行侦察、攻击和防潜任务,在两艘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只剩下14架轰炸机和12架*机。更令他恼火的是,航空母舰与升空飞机之间的通讯联络极不通畅,他想命令那批攻击“龙骧”号的美机中途转向,去攻击日本的那两艘大型航空母舰,但没有联系上。

    14时,“企业”号上的所有飞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但是没有下达起飞的命令,因为目标太远,返航时须在夜间降落。弗莱彻认为,日军侦察机肯定已发回报告,敌人已经知道美军航空母舰的位置,他必须在日军来空袭前做好准备,于是加派了战斗机进行空中巡逻,并增加在甲板上待命的战斗机。

    15时15分,由美军航空母舰“企业”号上起飞的两架侦察机发现日军航空母舰“翔鹤”号,并进行了攻击。14时40分,另外两架侦察机攻击了日军的前卫群。同时,从“萨拉托加”号上起飞的38架美机神不知、鬼不觉地到达“龙骧”号上空。这时,“龙骧”号正转向逆风行驶。美机抓住有利的攻击时刻,立即展开围剿。轰炸机从1200米高空排山倒海般扑来,有4颗*在“龙骧”号甲板上爆炸。一枚*命中目标,有10颗左右的*在甲板上爆炸。全舰被大火和浓烟笼罩,舰体很快向右舷倾斜,转眼之间就动弹不了。当晚8时,这只“替死鬼”终于凄惨地沉没了。

    当“龙骧”号作为山本计划的牺牲品受到美机如狼似虎的攻击时,南云反而喜形于色。他以为美国人已经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15时7分,南云派出80余架日机对美航空母舰进行首次打击。

    美军第16特混编队在第61特混编队西北10海里处,弗莱彻命令航空母舰“企业”号负责引导战斗机。16时20分,舰上的雷达发现了许多空中目标,这是前来进攻美舰的日军机群。

    弗莱彻急令甲板上待命的飞机起飞,前往截击。很快,53架“海猫”式战斗机腾空而起,在空中紧急待命。同时,“企业”号上仅有的11架轰炸机和7架*机也起飞去攻击日舰,“萨拉托加”号上的5架*机和2架轰炸机也起飞,与其合兵一路。

    至此,弗莱彻已把全部“家底”推了出去。

    只一刻工夫,在距离“企业”号航空母舰42海里的地方,一场空中战斗就打响了。截击日军机群的美战斗机深知责任重大,毫不相让,拼死朝日军飞机猛扑过去。一架美军飞机高速接近一架飞来的飞机,正欲把它打下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一架返航的侦察机。

    情况紧急,为了避免误伤,“企业”号的战斗机引导官立即发出指令,要求所有侦察机都要让开。

    16时25分,在西北上空的一个战斗机小队报告:“发现36架敌轰炸机。高度1.2万米,在它们的上方还有许多飞机。”

    美军的战斗机引导官竭力想在日军飞机展开和到达航空母舰上空之前,把日军飞机击落,但通信网络仍旧阻塞,引导截击的指令发不出去,急得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16时29分,日军飞机距美航空母舰“企业”号不到250海里,展开成几个小群。由36架日军俯冲轰炸机和12架*机组成的第一攻击波,在24架战斗机的掩护下,渐渐逼近美舰队。

    早已升空待命的美军飞机一发现日机,立即迎了上去。双方机群在浓密的云层中摆开阵势,一场残酷的殊死空战开始了。天空中充满了空战那种特有的尖利刺耳的喧嚣声。攻击“龙骧”号后返航的美“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和“复仇者”式*机,也不失时机地赶来参加这场空中恶战。美机勇敢地冲击,打乱了日机队形,但仍有几十架日本俯冲轰炸机突破拦截网,直取航空母舰“企业”号。

    情况万分危急,“企业”号奋力反击。舰面发射的炮弹在空中纷纷开花,将雪白的云朵染上一团团黑色的墨迹。

    日军飞机不顾伤亡,仍然冒死前冲,最终仍有20多架俯冲轰炸机接连突破了美军火力防护网。16时41分,第一批进入目标的日机进行俯冲,在不到1500米的高度上投弹。

    “企业”号大祸临头了。舰上的一名军官感到大事不好,一时心急地用手枪朝着直冲下来的日军轰炸机射击,直到把子弹打光为止。“企业”号舰长戴维斯海军上校拼命用大舵角急转,规避*。

    至16时43分,“企业”号共中弹3颗。第一颗*发出刺耳的尖叫,斜着落向甲板。这大概是一颗定时*,当其穿过第一、第二层甲板时并未爆炸,当到达第三层甲板水手长舱旁时,轰然一声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舱里的人当场死亡。一分钟后,第二颗装有瞬发*的*,命中“企业”号舰尾升降机的右侧。橙色的火花四溅,紧靠炸点的人顿时血肉横飞。第三颗*将起飞信号台炸掉,舰面烈焰冲天。紧接着,一颗*落到舰舷旁,掀起了巨大的水柱,溅落的海水几乎一下子扑灭了前一颗*引起的熊熊大火。

    很快,“企业”号舰体就倾斜了,舰面大火也相当猛烈,幸而舰上的消防人员干得相当出色,不到一小时,“企业”号火势被扑灭,航速开始恢复。“企业”号虽然身负重伤,但仍能撑转船头,迎风顶浪,接应返航的飞机。弗莱彻立即命令1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为“企业”号护航,驶返珍珠港进行修理。

    16时55分,美舰队再次面临危险。日军的18架轰炸机、9架*机和3架战斗机组成的第二攻击波,逐渐向弗莱彻逼近。岂料,当这些飞机飞抵美舰附近正欲投弹时,燃油却不足了,于是被迫返航。美舰队幸运地避免了一次致命打击。

    由于从“企业”号上起飞的美机没有找到目标,日军两艘航空母舰安然无事。从“萨拉托加”号上起飞的*机和轰炸机于战斗开始后发现了近藤率领的前卫群,但由于缺少攻击力量,没有给日军舰队造成大的损伤,只击伤了日本水上飞机母舰“千岁”号。

    弗莱彻接收了出击的飞机后,天色已黑,为避免夜战,立刻率领舰队向南撤退。

    当晚24时,山本五十六下令撤出战斗。

    这次战役,日军和美军各有损伤,不分胜负。但从战略上讲,这次海上大战粉碎了山本五十六妄图孤注一掷、击溃太平洋舰队,迅速拿下瓜岛机场的战略企图。正如一位日本军官评论的那样:

    “我军夺取瓜达卡纳尔岛的计划不可避免地半途而废了。海战的结局进一步使瓜岛之战陷入了长期之争的局面,并为日本人最终在瓜岛一败涂地的结局埋下了种子。显然,这决不是一场举足轻重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