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自然反应——

第001章自然反应——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

    廖凡缓缓醒转了过来,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次被吓醒了,廖凡记得自己好像是看完已经成为植物人的战友,心情极度不好的他,想到桥上吹吹风,透透气,缓解一下心中伤心的心情。

    可是谁曾想竟然发生了意外,整个人毫无征兆的就癫狂起来,一瞬间体内猛地爆发出莫名的强大的力量,将他淹没掉,最后已然变成了血人的他一个不小心跌进滚滚大江之中。

    直到很久以后,廖凡才得知那叫做觉醒。

    嘶!

    廖凡猛地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抽搐,在这一瞬间里,就已经变换了好几种表情。此时,面色已然铁青。

    导致这般情况发生的原因是什么呢?

    他尿急——给憋的!

    于是,他立马想要起床,朝着他的理想地——卫生间进发!

    可是,他蓦然发现自己行动很是困难,此时,全身已经被打上了厚厚的绷带,俨然就是传说当中的神器——木乃伊装!

    廖凡不由微微苦笑。

    此时,他才回想起自己已经身处医院,看这眼前的情况而言,自己很难能够自理。于是,立马想到了又一个传说中的职业——护士!

    廖凡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幅画面,白色紧致的护士装,呼之欲出的两个半球,可是,一阵膀胱传来的刺痛让他回归现实。

    缓缓伸出被绷带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手,按向床头的应急开关,可是尝试了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这可急坏了廖凡,忍着膀胱以及手臂传来的双重疼痛,他再次向目标发起进攻,心道:我就不信了,难道我连你都摆不平?

    皇天不负苦心人呀!

    这次廖凡终于是将它给按响了。

    “行了,行了,别按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正当廖凡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说吧!怎么了?”

    “我……”

    “你倒是说呀,磨磨蹭蹭的,你还是男人么?”

    “你……要不要我证明给你看?!”

    “流氓!”小护士轻啐了廖凡一下。

    “我说你在想什么呢,思想那么龌龊,我是想说……”

    小护士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廖凡多做纠缠,微红着脸催促的问道:“叫我干嘛?”

    这时,廖凡才想到自己叫她来的目的,赶紧说道:“快……快……快扶我到厕所去!我尿急!”

    “哼,憋死你得了!”小护士不由低声诅咒。

    一路上,小护士搀扶着廖凡艰难的来到了卫生间。

    由于廖凡全身打着绷带基本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小护士那娇弱的身体之上,此时已经是面色通红,娇喘不已,额头微微可见几滴香汗。

    “好了,到了,我自己来吧!”看到小护士这不看的模样,廖凡也是于心不忍,便善意的说道。

    “那怎么可以呢?你看你现在这番模样,能自己搞定?”

    闻言,小护士反驳到。

    廖凡这时有点尴尬,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在女的面前上过卫生间。

    “切,你以为我想呀?还不是你——”看到廖凡脸上的不情愿,小护士立马垮下脸来。

    随即,不管廖凡情不情愿应将他给弄进了卫生间。

    顺便说一下,这家医院有着独立的卫生间,专门为那种手脚不方便的病人而准备的。看着旁边的那个椅子,只见其中间居然有个洞,廖凡头冒三条黑线。

    “我说,你是大号还是小号呀?”小护士继续‘彪悍’的问道。

    “小的。”

    廖凡此时真相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貌似这里的地缝里全是米田共,若真是这般,就应了那句,茅坑里点灯,找屎!

    看着廖凡小媳妇儿的模样,小护士不以为然,当下就抓住前者的裤子,扑哧一声就给拉了下去。

    “啊!”

    “鬼叫什么?还不快点!”

    “可是,我……”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扭扭捏捏的呢?呸,真是丑死人了。”

    廖凡停了这句话,那真是觉得无地自容,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给这么鄙视。

    其实,小护士说的根本不是他本人,而是……

    此时,小护士脑海里不断浮现那不经意间所看到的不该看到的一幕。顿时,原本本就红扑扑的脸蛋儿更加艳丽,小心肝儿更是扑通扑通加速跳动,仿佛就要从身体里跳出来一般。

    等了老半天,小护士也没听到想象中的水声,顿时不由诧异。

    “干嘛呢,怎么还不……”

    “我以前可是自己一个人单独解决,现在突然有个女的在旁边站着,一时间很不习惯,而且老爷们儿撒尿从来都是拿着家伙的,可是这……”

    “你……”看着廖凡那无奈的表情,简直快要疯掉了。

    沉吟了半晌,小护士咬着虎牙,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般。

    蓦然,闪电般身处那白皙嫩滑的左手,一把将小廖凡给抓在了手里,随即嘴里吹着口哨。

    这一手可把廖凡给吓坏了。

    感受着自小廖凡传来的温热,不经意的产生了自然反应。

    小护士顿时感觉出来不对劲,当下立马松开了手来,顺手就给了廖凡胸膛一巴掌。

    嘶!

    “你干什么?”廖凡怒喝道。

    “你……我倒要问你干嘛呢,你这个变态!”小护士不甘示弱的回应道。

    “哼,谁是变态?”

    “你呀!”

    “切,连自然反应都不知道,还说当什么护士,干脆打包回家得了。”

    “你……我不和你这变态争论,赶快解决,我脚都站麻了。”小护士埋怨道。

    口哨声再度响起,只是这次小护士说什么也不再像上次一般‘服务’,小脸儿更是背向了另外一边。

    随着哗哗的声音的结束,廖凡舒爽的抖了一下。

    “好了,可以转过头来了。”廖凡提醒道,随后又低声嘀咕,“哼,一副生怕看到的模样,我还不想给你看呢。”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廖凡也不想一想,这里就这么大点地方,两人又离得这么的近,对方怎么会听不到。

    当下,小护士恶狠狠的白了对方一眼。

    “好了,出去了,死变态!”

    “都说我不是变态了……”

    “哼,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变态!”

    廖凡知道无论怎么解释都是无济于事,索性就不再浪费唾沫。

    将廖凡搀扶回到病床之后,就板着个脸出去了。

    回想着先前的一幕,廖凡不由摇了摇头微微一笑。

    随即,沉下心来之后,脑海当中不断浮现出一幕幕场景。

    片刻,廖凡眉头微皱,望着窗外思索着。

    自己明明已经死了,可是为什么又好好的坐在这里,当然现在这种情况看来也不怎么好。

    刺青、地府监察——

    等等一系列问题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也解之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