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忽悠?

第004章忽悠?

“凡哥,你今天得罪了马狄怕是有点麻烦了。”陈杰担心道。

    “嗯?怎么?他背景很大……”

    看到陈杰点头,廖凡就知道自己原本打算过清静日子的打算又得泡汤咯。

    “凡哥应该听过苏城黑老大‘马面’吧,今天你打的就是他的儿子,怕是他不会善罢甘休,不过想来也真是解气,那个马狄平日里仗着他有个黑社会老大的老爸就横行霸道。哼,今天他被打了,肯定有很多人都在暗地里偷笑。”

    蓦然,廖凡只觉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这可让他不由得一惊,让人从身后近身而没有一丝感觉,这样的情况在他身上根本就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直到来人缓缓来到他面前他才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居然是个老头,一个猥琐的老头。

    “小子,老夫夜观星相,算到有将才横空出世,于是便来此寻找,果不其然终于给老夫等到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老头一番高谈阔论说得可谓是绘声绘色,俨然有着一副世外高人的风范。可陈杰却是嗤之以鼻,哼,骗人呢?现在这种把戏也只能骗骗三岁小孩儿。也许是随着周星驰的那部旷世经典‘功夫’的播出,现在都相继模仿。

    廖凡正要说话,但陈杰却抢先插话道:“嗯,是是是,老头,这是十块钱,我也只有这么多了,您老就担待点吧,啊……凡哥,我们走。”

    说着,就拉着廖凡飞快的逃开,生怕这老头再度纠缠。

    老头闻言也是一点都不生气,只是对着廖凡俩跑开的方向喊了一声:“喂,你是不是在想关于刺青的事情啊?”

    这句话声音并不大,虽然抛开了有点远,但足以让廖凡听清楚,使得廖凡的脚步一滞。

    “你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

    顿时,廖凡寒芒一闪,杀气猛然爆发。

    陈杰呆呆的望着身前的廖凡,他发现此时的廖凡居然让他产生了害怕的感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遇上了猛兽一般。

    错觉,这一切都是错觉。陈杰这样安慰自己。

    “嗯,不错,还是个高手,这更加让人期待咯。”老者笑嘻嘻的说道。

    只不过这笑容在廖凡眼里却是另外一番滋味,自己所散发的杀气对他居然一点作用都没有。看来,这老者真的有点高深莫测。

    “小杰,你先回去吧,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情要办,就不送你了,明天我会准时来报道的。”廖凡转身对着陈杰轻声的说道。

    “嗯,好的。”其实陈杰也是知道廖凡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但他很是知趣的没有问,转身便离开了。

    “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找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来慢慢的聊吧,您老……看怎么样?”

    “也好,老夫知道前面不远有家茶座,挺不错的,不如我们就去那里。”老者随即说道。

    “全凭您老安排。”廖凡对老者甚为恭敬。

    春天茶座。

    廖凡首先为老者倒上一杯清茶之后,才自顾也满上一杯。

    “刚刚小子唐突,还望前辈见谅。敢问前辈……”见老者轻轻呡完一口后,才缓缓说道。

    老者也没急着回答,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淡淡的说道:“老夫木桑,你也别一口一个前辈,一声木老即可。”

    “那小子也不再作态,木老,敢问您先前说的‘刺青’是怎么回事呢?”

    “刺青,也就是觉醒的证明,属性的标志,由着每个人所觉醒的属性的不同,因此几乎很多人的刺青图案都是不尽相同,当然这也不是绝对,也是有相同属性的存在,只是在能力上会有所区分罢了,毕竟属性也只是有着那几大类而已。”

    廖凡是云里雾里,一片茫然。

    “简单的说,就是异能,我们把异能分为了土、火、风、水、时间、空间这六大类,当然还有像光暗等一些特殊的异能的存在,刺青就是一个异能者的身份证明,和其属性的一个区分作用。”

    “那您老看看我这刺青代表的是什么属性啊?“于是,廖凡把衣服给扯了下去,将肩膀给露了出来。

    “哈哈,看来真是老天开眼了,没想到老夫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让我给等到了,老夫问你,你可愿成为老夫的弟子。“

    木老眼中的喜悦之情无需言表。

    这么好的机会,廖凡怎能错过,立马就要跪下磕头,可木老却是一把将其拉住。

    “俗套就免了,老夫可不在意这些虚礼。“

    时间在两师徒的谈话间悄然流逝。等到他们聊完已经是两个小时过后了。

    从茶座出来,外面已然是灯光璀璨,两人作别之后,廖凡便独自一人回家了。

    回到家里,廖凡回想起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可却是的确存在的,这让他不由感叹,这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前一秒自己还是个落寞的退伍军人,下一刻就已经变成了一个之存在于小说当作的‘异能者’。

    杵个洞洞,杵个洞洞,杵个洞——洞——洞!!!

    此时,诺基亚那让人蛋疼的铃声响了起来。

    “喂,哪位?“

    “凡哥,我小杰,你现在在哪里呢,回去没,你别告诉我你和白天那个老头在一起,你听我说,那老头一看就是个骗子,可是骗术不怎么高超,哼,还敢忽悠我,切,真是——喂,喂……凡哥,你有在听吗?“

    陈杰自顾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却发现电话里一点反应也没有。

    “谢谢你!

    廖凡真诚的感谢,他此时才发现陈杰这么关心他,怕他上当,居然还打电话来提醒他,他已经想不起拥有这种幸福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这让原本沉寂的心灵感到了一丝触动,一丝久违的温暖,一份弥足珍贵的兄弟之情。

    “呃……既然你没什么,我就放心了,那凡哥我就不打搅你了,要记得明早9点到健身房报道哦。拜。“

    陈杰生怕廖凡给忘记了,又再次提醒了一遍。

    看来明天又是忙碌的一天咯,9点得去报道,中午又得到老师那里去,晚上嘛,肯定也不会闲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