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我叫它玩具

第三章我叫它玩具

李奇年近三十,终于算是混出了一点名堂。

    凭借着自身为人处事的圆滑,以及灵动的双眼,成功进入了冷亦寒的视线。

    这个跑人场就是李奇负责监督的。

    因为魁爷在江湖上的狠辣程度,所以他便是监督跑人场的一个眼线。

    当左凯那一声爆喝传出的时候。

    李奇是震惊的。

    在青州这一亩三分地,居然有人敢指名道姓的叫自家少爷滚过去。

    一般人看来,左凯后半生必定要在医院度过了。

    但是李奇的眼珠却是不停的转动着。

    两点。

    要么这个年轻人是个白痴;要么就是真的认识自家少爷。

    他情愿去赌后一个可能,因为成功了自然是大功一件,失败了也没多大损失。

    返身出去就拨通了冷亦寒的电话,但是可惜没人接。

    不过他知道,自家少爷冷亦寒今天就在第一厂房内观看一场比较稀有的乌龟赛跑。

    里面,左凯的爆喝过后,那个老头笑了。

    “小子,你以为随便知道一个人名,然后喊出来就算是靠山了?无知。”

    左凯心情极度不爽。

    老子堂堂龙王,居然差点被人当猴耍了。

    “我有点饿,不想多说,你们也别动我,我肚子饿的时候发起火来我自己都害怕,赶紧让冷亦寒那个小子过来。”

    老头的右手摆动了一下,一个中年人龙行虎步的走了出来。

    四周围拢的大汉立刻让开了一条道。

    这可是魁爷手下的金牌打手筒子,听说也是能够一拳打死老虎的恐怖存在。

    而且为人暴躁,一言不合连自己手下小弟都能给你打到医院去。

    这时,老头的声音再度传来。

    “小子,别说老头子我没给你机会,你能打的过筒子,今天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真以为是个练家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可笑。”

    筒子站立在了左凯的三步开外,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脖颈,一脸的狞笑。

    “但愿你能让老子好好爽一爽,好久没活动开了。”

    话音刚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筒子还要再嘲讽上几句的时候。

    他突然一记猛拳直朝左凯的面门而去。

    隐有啸声传入左凯的耳畔。

    哦?原来还是个快要跨入武者行列的人。

    这种人,一脚能够踢断一颗小树。

    而且,这一拳明显是全力施为。

    普通人中之,虽然不会脑袋被打爆,但是一个大坑当场毙命是注定的结局。

    足以见老头的阴狠之处。

    自始至终,他们就没有想要留下活口。

    左凯眼中寒芒一闪即逝。

    他的左手很自然的抬起,轻松的握住了筒子这猛力的一拳。

    筒子感觉自己仿佛被老虎钳子夹住,根本无法动摇半分。

    脸上神情的骇然却是阻挡不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只见左凯的右脚一勾之下,筒子的身体飞了过来。

    下一秒,他右手将筒子的腿拿住,然后瞬间将其举了起来。

    这样的招式在电影上简直是经典,但是现在却在现实中演绎了出来。

    全场都能够预想到,当筒子身体下落之后必然会和左凯的膝盖来一个亲密接触。

    后果已经不言而喻。

    “饶命!”

    已经升到顶点又被左凯生生按下来的筒子终于开始惜命了,不顾尊严的大喊了起来。

    老头更是情急之下急忙吼道。

    “都给我上。”

    筒子要是死了,他怎么向魁爷去交代。

    当膝盖快要触及筒子后腰的时候,左凯脑中突然回想起了老头子交代的两个字。

    低调。

    这两字算是救了筒子的命。

    左凯无奈。

    对,要低调,自己是来泡妞的,不可能刚到青州就杀掉一个人吧,恩,这样似乎不太好。

    想着,他脸上露出了一个邪异的笑容,然后左手微微用力。

    筒子的右胳膊直接被拧成了一个麻花。

    我左凯要低调,不代表龙王不会向你收点利息。

    “算是条汉子。”

    看到筒子胳膊骨头都露了出来却只是闷哼,没有惨叫,左凯倒是赞许了一下。

    这一幕吓得那些大汉顿时停在了原地。

    啪啪啪!

    突然一阵掌声出现,一个带着眼镜显的十分斯文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其他人急忙行礼。

    “见过魁爷。”

    左凯知道应该是正主到了。

    摸了摸有些叫屈的肚皮,他估计今天不宰几个人肯定是别想出去了。

    而在第一厂房内,李奇终于是满头大汗的跑进了一个大包间。

    看了一眼坐在高处一把太师椅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的身影,急忙再次跑动了起来。

    冷亦寒嘴角微微翘起,能够让李奇惊慌到满头大汗来找他,似乎是出了什么不小的事情啊。

    等到李奇刚刚跑过来,冷亦寒率先开口。

    “出大事了?”

    李奇喘了两口气。

    “少。。少爷,跑人场有个年轻人似乎认识你。”

    冷亦寒没有说话,就那么盯着李奇,盯的后者直发毛。

    他知道冷亦寒曾经做过三年的雇佣兵,所以这种有些嗜血的眼神就显的更加可怕了。

    心急之下也是豁出去了。

    “少爷,我复述一下那个年轻人的喊话,我真的只是复述。”

    “让冷亦寒那个王八蛋立刻滚到老子面前来!”

    冷亦寒愣了一下,眉宇间拧到了一起。

    这种口气,貌似只有一个人敢这样吼自己吧。。

    “年轻人?有名字吗?”

    李奇点头。

    “对,年轻人,不知道名字,不过他已经和魁爷杠上了,很危险。”

    冷亦寒直接起身。

    “过去看看。”

    不是就算了。

    如果真是那位来了。。

    想想自己没有及时出现的话,冷血如他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二号厂房内,随着魁爷的出现,局势似乎稍微缓和了一些。

    魁爷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镜,自顾自的说着。

    “这位小兄弟,你的身手不错,我魁爷看上了,一个月十万,如果觉得低,只要你点头,还是可以再商量的。”

    左凯是真的饿了。

    刚刚动了这么一下,饿意是瞬间袭遍全身啊。

    妈的,难道冷血那小子当初是骗着我玩的?

    搓揉了一下肚子,左凯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个。。什么魁爷的,我现在好不容易平息了自己的怒火,你千万别再招惹我了,赶紧让冷亦寒过来。”

    魁爷重新将眼镜戴上,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看来是不答应了,废掉两只胳膊扔出去。”

    十几个大汉洪声应是,然后瞬间提着甩棍向左凯冲了过去。

    这种局面,左凯终于动了。

    他是谁?

    雇佣兵之王龙王。

    曾经在枪林弹雨中都可以几进几出取敌方将领的人头。

    这十几个小混混虽然体魄吓人,但实在连菜都算不上。

    人影闪动之间。

    几乎一分钟不到,十几个大汉便倒在地上哀嚎一片。

    为了避免麻烦,每个都是被左凯断了胳膊或腿。

    这一幕算是彻底将在场的人惊呆了。

    那个老头的双眼暴突。

    这他妈还是人吗?

    魁爷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就是筒子面对这种情形也不可能打赢的。

    何况左凯看着连大气似乎都不带喘的。

    他魁爷纵横整个青州,何曾见过这种怪物一般的存在。

    愣神之际,左凯已经走了过来。

    右手在魁爷的脸上拍打了几下,还是挂着邪异的笑容。

    “都说让你别再招惹老子了,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魁爷怒火冲天的同时也是有些惊骇莫名,急忙快速说道。

    “小子!不怕告诉你,我身后的两个人都是枪手,虽然冷少规定了富跑俱乐部不允许枪支的出现,但是如果你敢对我出手,你必死,除非你自认为可以比枪还快。”

    左凯听完,脸上那种笑容愈发的邪异了起来。

    敢威胁老子!

    枪?你们叫枪。

    在老子这叫做玩具!

    正当左凯准备一个手刀将魁爷咽喉砍断的时候。

    突然一道带着意外的惊喜之音响起。

    “凯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