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好像,从来没有对他这么主动过

第2章 她好像,从来没有对他这么主动过

昨晚一切的感觉都那么清晰……

    所以她是真的重生了!

    “姐,我们不是说好的,在景深哥哥喝下那杯酒之后,就让我送他离开御园?”季梦然走到她身后,语调下藏着不甘心的质问。

    季暖回过身,看向自从她结婚后就经常跑到御园来过夜的妹妹。

    没察觉到季暖眼里一闪而过的疏凉,季梦然只一味的细声抱怨:“可你怎么自己睡到他床上了……”

    季暖闻言,当下便似笑非笑的反问:“他的床上?这难道不是我和他的婚房?”

    “我是替你着急!现在计划被打乱了,你们离婚的事情又不知道要搁置多久!”季梦然本能的皱起眉头。

    季暖朝她走过去,看着她穿的那身非常有心机的透明纱质上衣,还有刻意化过的诱人妆容。

    季暖淡淡道:“梦然,怎么穿的这么少?幸亏昨晚没让你送他离开,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我都没法向家里交代。”

    “啊?我……”季梦然忙小心的隐去眼底的心虚:“昨晚太热了,所以我换了件比较薄的衣服。”

    “现在是初秋,很热吗?”

    “也不算特别热……姐,既然计划没成功,我看实在不行你就假装自杀算了!”季梦然莫名的感觉哪里有些不对,谨慎的将话锋一转,直接换了话题。

    “哦?自杀——”季暖拖长了语调。

    如今仔细回想,她与墨景深订婚开始,季梦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时常在她耳边说各种豪门婚姻的黑暗内幕,在她面前拿各种失败婚姻举例,将本来就不想结婚的季暖吓的更加恐婚,对墨景深愈加不敢亲近……

    “割腕怎么样?他看见你宁可死也不要呆在他身边,或许会答应你的要求……”季梦然看似单纯的建议。

    “这样做毕竟有风险,万一我失血过多,没有人来救我怎么办?”季暖眉眼带笑,笑的没什么温度。

    “哎呀,你担心什么!不管景深哥哥会不会赶回来,一旦发生任何危险,我马上就叫医生过来!”

    季暖不动声色的凝视着眼前只比自己小一岁的季梦然。

    她没忘记自己当初真的割腕时,躺在满是热水的浴缸里,失血过多根本无力起身,季梦然却始终没有叫医生来救她,甚至都没有通知墨景深。

    要不是墨景深忽然回来,察觉异样破门而入,将她从满是血水的浴缸里抱出来,恐怕季暖根本活不到跟他离婚的那一天。

    季暖嘴角有冷淡的弧度,笑的慵懒又随意:“我会考虑,但毕竟昨晚一夜都没睡,我现在只想好好休息。”

    听见昨晚一夜没睡那几个字,季梦然隐去眼底那丝嫉妒,咬着唇说:“那……你一定要仔细考虑,我明天再来找你哦。”

    “好,我就不送你了。”

    季暖站原地,看着季梦然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一室安静。

    季暖转眼看向这间曾留存在她记忆深处的婚房,手在柔软的被子上轻轻抚过,那上面仿佛还有墨景深留下的温度。

    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了。

    还要离婚吗?

    当然不!

    前世她心无城府,被最亲的人耍弄,婚姻破裂,父亲惨死,失去所有,蒙冤入狱。

    这一世,她不仅要做墨景深一辈子的妻子!更要夺回属于自己的尊严与一切,绝不会再受人摆布!

    可现在最大的难题是——

    她记得前一世经过昨夜之后,墨景深就很少再回御园,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她割腕自杀后醒来的那天,他如她所愿的将离婚协议放到床边,并承诺永远离开她的世界。

    那个淡漠高远的神情,她至今难忘。

    季暖抬手抚额。

    墨景深那个男人,宠她的时候是无尽的疼爱,冷的时候也绝对是难以融化的冰山。

    她要怎么把墨景深哄回来?

    ----

    傍晚,总裁助理沈穆看见忽然出现在公司里的季暖,快步迎了上去。

    “季小姐,您怎么会来这里?”

    季暖没急着去纠正对方的称呼,毕竟是她曾经一再的不允许任何人称她为墨太太。

    她环顾四周,问:“他在公司吗?”

    沈穆知道她说的是墨总,就是不知道这小祖宗是不是跑来公司找墨总麻烦的……

    “墨总正在开会,估计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结束。”

    “没事,我上去等他。”

    被带到总裁办公间,季暖便对沈助理道了谢,独自走进去。

    这是一间极具现代化的办公间,宽敞舒适,陈设非常简单,却又暗藏着奢华大气的空间视觉效果,最惹人注目的是那面270度的半景落地窗,通透明亮。

    如今的墨景深还没有回去接手家族企业,还不是集团的总裁。

    他几年前建立了这家科技公司,在短短的三年内就垄断了国内各大网络科技资源,由当年的五千万融资到现在的市值二十亿美元。

    现在的墨景深已是闻名商界的墨氏集团总裁,更何谈四年以后身为全球区域总裁的他,是怎样主宰商界的传奇。

    季暖等了近一个小时,始终不见墨景深的踪影。

    她昨晚没怎么休息,这一天也都在消化自己重生的这件事,现在眼皮已经渐渐有些支撑不住……

    墨景深回到办公间,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

    季暖穿着单薄的长裙躺在黑色真皮沙发上,闭着眼,白皙恬静的容颜在办公室内昏黄的灯光下诱人采撷。

    察觉到正向自己注目而来的目光,季暖警觉的睁开眼,却瞬间跌入一双如夜色深海般冷邃的黑眸。

    她立刻坐起身,抬起眼看向漠然矗立在办公间里的男人。

    他一如她记忆中的颀长挺拔,考究的西装衬衫,包裹在长裤下的双腿修长挺直,身材完美的无可挑剔,颜值更也是英俊的另人发指。

    “你回来了……”季暖直接站了起来。

    “嗯。”墨景深淡淡的应了一声,往办公桌走去。

    季暖的动作没经大脑考虑,下意识的忙跟过去,上前就挽住他的手臂。

    这一动作不仅让墨景深身形一顿,就连季暖自己都尴尬了,这手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她好像,从来没有对他这么主动过。

    墨景深看着她雪白的素手正挽在他的臂弯处,他缓慢而坚定的从季暖的手中抽出手臂,嗓音如清泉般冷澈:“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