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进阶大会

第五章进阶大会

七日林前,衣裳有些破旧的剑无痕走了出来。他看了看天边的骄阳,刺眼的阳光让他双眼不自觉的眯起。

    这二十几日,他都是在林中或山洞中度过,这无遮无挡的阳光直射下来,顿时让他有些不适应。

    他看着前面让他脱胎换骨的古林,眼中慢慢凝聚自信。

    “我剑无痕,已不再是废物。”

    接着,他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在清月宗的土门弟子中,每一年都会有一场测试,由宗内长老检测这一年的修行情况。

    这场测试有一个最低标准,为一年突破一阶。若是达不到,便会被贬为杂役,剥夺土门弟子的身份。

    这测试对于资质强大的弟子来说,只是走个过场,并没什么好担心的。

    但对剑无痕这种资质差的弟子来说,却是如噩梦般的存在。每一年,因无法突破而贬为杂役的弟子虽然不多,却也不少。

    剑无痕回到清月宗,已经是清晨。而今天,正是进阶大会的举办日。

    他心中挂念妹妹,先是回到了茅草屋当中,见妹妹仍甜甜的安然睡着,这才放下了心,往练武场走去。

    此刻,在练武场上已是站了不少土门弟子,绝大部分人神态自若,脸上并没有一丝紧张。而也有少数人,眼神黯淡无光。

    剑无痕也是站在其中,眼神平静。

    不久,一名老人自远处走来,白衣白发,面色红润,气质颇为不凡。

    “陈长老好。”

    一看到老人,众多弟子便是一拜,恭敬开口。

    清月宗长老分五类,除了常年闭关的太上长老外,其余长老也是按金木水火土五门划分。

    金门最高,土门最低。所以土门长老都是些修为低,资历浅的人来担任,而陈长老陈离也只是魂者一阶的人物,不过却是正值壮年,面目严肃,颇有一些长老风范。

    而此刻,陈离也是走到了众多弟子面前。他环顾一周,沉声道:“今日测试什么,你们应该极为清楚。等一下,我叫到名字的就到我前面来。”

    说着,他左手一甩大袖,一块足有半丈高的紫色石头出现在他前面。而他右手,则是出现了一本小册子。

    “王开。”

    随着陈离话音落下,一个少年走到了他前面,对着他微微一拜。

    这少年脸色有些紧张,但没有担忧,显然是修为有所突破,有恃无恐。

    “把手放到这块测灵石上,运转体内魂力。”

    少年一听,顿时把手放到了这块测灵石上,开始运转体内的魂力。

    “哧。”

    一声轻响,测灵石散发出了淡淡的紫色荧光,离石头表面四尺远。

    “修行两年,到达客者四阶,去年测试为客者六阶,进步两阶,很好。下一个,林青。”

    听到陈离的赞赏,少年脸上顿时一喜,微微一拜,满意的走了下去。

    随即,又有一个少年走了上来。

    “修行一年,到达客者七阶,也不错。”

    “下一个,吴鸿。”

    “修行一年,客者八阶。”

    ……

    时间很快流逝,很快就是测试了大半的弟子。其中,一年之内一阶都未突破的有四人,此刻已是被带下去,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永无出头的杂役生活。

    现在,练武场上依旧站着不少人。他们在观察着每一个上去的弟子,眼中有着比较。

    而此时徐刚却是在底下用一群人围住了剑无痕,冷笑着说道:“废物,听说你不用当杂役了?怪不得敢来这里!不过,不论你当不当杂役,今天你也要把命偿给王宏了!“

    剑无痕只看了徐刚一眼,就是收回目光。

    此刻,他需要注意的是站在徐刚前面的那个带头青年,他目视当中看到,这人的修为,同是客者巅峰。

    “呵呵,仅仅客者九阶,便敢去七日林,还在里面杀了人,你胆子倒是不小啊。”带头的青年冷笑,眼神也很冷。

    “你是谁?”剑无痕问,眼神警惕。

    “这是王宏和我一起长大的发小大哥魏行!”青年未开口,旁边的孙空已经是开始叫嚣:“当初在七日林,你竟敢杀了王宏,真是不知好歹!”

    剑无痕眼神一冷,脸色却是变得难看。

    清月宗土门弟子众多,剑无痕听说过魏行,是土门当中有名的天才进阶少年之一。

    “人,的确是我杀的。但在七日林,杀戮在所难免。”剑无痕直视魏行,并不打算做无谓的隐瞒,沉声道:“何况他当时是想杀人夺宝,替他那徐刚师兄出气,我好言相劝却是不得,怪得了我吗!”

    魏行一听,顿时笑了,说道:“道理我自然懂,怪不怪你我说不上,但是你太弱了,这杀人的事情,没那么容易揭过。”

    剑无痕脸色阴沉,说道:“那你们想如何。”

    “我们想如何?”魏行笑得更大声了。“今日进阶大会,有一规矩,弟子之间若有仇怨,且两人进入客者级时间相当,可在两人未测试修为前进行比武,这你可是知道?“

    剑无痕点了点头,土门当中设立这个规矩的目的,就是让弟子努力修行,即便是有了仇怨,也要用自己一年的努力换来的修为光明正大的打败他,不要在私底下斗殴。

    魏行继续说道:“我修为两年,与你比武不合规矩,徐刚与你同进入客者阶段,他与你一战,你可敢应?“

    他眼神戏谑的看着剑无痕。

    剑无痕看到徐刚可能是靠着魏行这几日的指导,刚刚突破到了客者二阶,冷冷的回应道:“我有何不敢!“

    这时候台上的陈离也是听到了底下的争斗,双手背过去,直接飞了过去。

    魏行一拱手,“陈长老来的正是时候,这两位师弟有些小矛盾,想要进行测前比武,还请陈长老监督。“

    陈离一听也是无所谓,每年的进阶大会总有几个小毛头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大手一挥,在人群当中划出来一片空地,周围一圈弟子全都聚拢了过来,看这场测前比武。

    “徐师兄,承让了!“剑无痕拱了拱手,冲徐刚说道。徐刚却是嗤之以鼻,

    ”哼,别以为我会跟王宏一样让你大意偷袭,看你这个废物嚣张很久了,这一年来的憋屈,我要如数还给你!“

    话音刚落,徐刚身形大动,面对徐刚突如其来的动作,剑无痕脸色一变,心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竟是自己的那句伤人不致命的誓言。但下一刻,他便感觉自己太过宅心仁厚了。于是,他摆开了战姿,对着魏行一拳轰去。

    徐刚有些惊讶,没想到剑无痕如此果断。继而,他脸上便是浮现戏谑。只见他化拳为爪,一下就抓住了剑无痕这一拳。

    看着徐刚接住自己这一拳,剑无痕没有太大的奇怪,

    “客者二阶,你凭什么这么狂?”剑无痕冷笑,身体魂力聚集在拳头上,尽力一击。

    “增魂拳!“带有凌厉剑意魂力的一拳由点到面,炸向徐刚的手心。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顿时让徐刚闷哼一声,额头冷汗直冒。

    “倒是个硬骨头。”剑无痕见徐刚面对骨头碎掉的疼痛,竟是喊都没有喊一声,没想到还是个汉子。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果喊叫出来,确实是有些丢人。

    剑无痕想到誓言,面对徐刚的嘴硬,却仍旧是没有让他动杀心。

    心中想着,他抬腿就是朝着徐刚的右腿踢去,速度之快,让徐刚都没有丝毫反应的机会。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徐刚的右腿瞬间被踢断。

    这一次,徐刚再也忍不住,哇哇大叫起来。魏行看向剑无痕的眼神,满是愤怒与冰冷。

    魏行这次失算了,他没想到这个一个月前的九阶废物竟然两招就让自己悉心调教到二阶的徐刚喊叫求饶。

    魏行皱眉,若不是在宗内,他都想出手杀了剑无痕,但是这测前比试的规矩,他却是不能当着陈离的面破坏。

    “今日废你一手一脚,当为晴儿讨个公道!”剑无痕尊诺自己发下的誓言,终究是没有借着这个机会用弑神剑术杀掉徐刚,而是一脚踹飞他,冷声警告。

    魏行等一行人接住徐刚,陈离也是举手说道:“剑无痕胜出,来,去台上展示你的修为!”

    剑无痕拱了拱手,大踏步的上了台。

    把手放到了测灵石上,荧光淡淡的散开,仅有一尺。

    这测灵石可以测出一个人体内的魂力,荧光长几尺,便代表客者几阶,而荧光越近,反而代表此人的修为越高。

    一尺光芒亮起,全场哗然。剑无痕的资质是出了名的废物,九品灵脉不说,进阶能力也是尽人皆知的慢,但是眼前这一切,全部人都被打脸了,他们口中的废物,现在是客者巅峰的修为。

    如果这样的人是废物,自己又是什么呢!

    最惊讶的还是魏行,他没想到这个传言中的废物竟比自己还厉害,自己用两年时间登上客者巅峰,便是已经被誉为天才进阶少年了,而剑无痕,却只是用了一年。

    如果自己知道剑无痕是客者一阶的实力,怎么可能还会让徐刚上去送死!想到这,嫉妒与悔恨,让魏行把自己的骨关节捏的“咔吧”作响。

    “修行一年,客者一阶,进步了八阶,恐怕你是土门当中最有天分的少年了吧!”陈离满是赞许的说道。

    剑无痕拱了拱手,“多谢陈长老的谬赞!”,继而大步下台,熟视无睹般的从徐刚魏行等一行人中间走了过去。

    “杀友之仇,辱友之行,我魏某一定如数讨还!”魏行看着剑无痕的背影,恶狠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