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得手

第4章 得手

碧焰灵蛇留下的火种,力量极强,在他出现之时,一股热浪就扑面而来。

    周遭的空气仿佛被瞬间抽干,聂辰只觉得呼吸困难,脑海中的燥热险些让他晕厥。

    依靠之前的生命之光,聂辰才勉强保持清醒,但若被火焰击中,必定十死无生。

    手中铁剑已断,作为一名武者,聂辰的真气绝无法挡住火焰。

    危机时刻,聂辰不急多想,立刻调动水、土两种魔法元素。

    “一级水系魔法,水笼术。”

    一道淡蓝色的水系屏障,如牢笼般将聂辰笼罩在内,驱走了所有的热感,将聂辰从沉闷中拖了出来,整个人瞬间清醒许多。

    面对火焰,他不敢逗留,魔法元素继续凝练。

    “一级土系魔法,大地之盾。”

    身前黑色的土系魔法元素快速聚集,一面直径半丈的圆形盾牌,挡在了聂辰身前。

    说来话长,其实所有动作都在几个眨眼间完成,那碧绿色的火焰也就此笼罩聂辰,并且熊熊的燃烧起来,一时半会竟没有熄灭的征兆。

    另一处战场,玄夜只感到聂辰那方传来魔法波动,紧接着那里便只剩一团碧绿的火团,聂辰怕是死无全尸了。

    看着一起长大的少年被自己牵连而死,玄夜不由心中一紧,但她的面色很快便冷了下来。

    对她来说,聂辰早已什么都不是,虽然心中有些愧疚,但仅此而已,随着聂辰的死去,这丝愧疚也随着烟消云散。

    “对于你来说,或许这样的死法也算解脱。放心,我会给你父母充足的金币,让他们一生无忧,宝玉也会原物归还。”

    玄夜心中想着,视线再次回到碧焰灵蛇身上,此刻碧焰灵蛇的身体中央被五根箭矢洞穿,直接定在了地面。

    但碧焰灵蛇并没死,他呲牙咧嘴,疯狂的挣扎着,身体周身燃着熊熊烈焰,不但摧毁了箭矢上的元力,还要直接将箭矢融化。

    “凯尔,再来一箭,瞄准死穴!”

    玄夜一声低喝,张口便服下一枚丹药,体内魔法元素顿时恢复了不少。她美目一凝,木系魔法元素全部提升而起。

    “一级木系魔法,藤杖牢笼。”

    以碧焰灵蛇为中心,方圆一丈内所有的藤条都被调动起来,他们在魔法的加持下,全部有了灵性,密密麻麻,绕上了碧焰灵蛇的身体。

    顷刻间,碧焰灵蛇便被完全束缚,再也动弹不得。

    “哧哧!”

    他疯狂的咆哮挣扎,使得藤条“咔咔”作响,玄夜的面色则是苍白无血,手中的法杖甚至都震颤起来。

    魔法力消耗太快,玄夜体内即将空虚!

    “凯尔,动手!”玄夜咬牙坚持着,面目因此现出了几许狰狞。

    在这森林之中,到处都是树木,木系魔法元素极其浓郁,对木系魔法师来说,这是最佳战场,否则她又怎能束缚碧焰灵蛇,哪怕是一小会?

    在玄夜倾尽全力之时,凯尔刚刚将五根特别的箭矢搭在弯弓之上,在这五根箭矢上,有着一模一样的圆形魔法阵。

    金系魔法元素在魔法阵内游走,似乎被束缚在了魔法阵内,无法脱身,这就是附魔。

    原来凯尔竟有五根附魔箭矢,是金系附魔。

    “一级箭术,旋风五连杀!”

    同样的绝杀箭术,速度、力量、爆发力与洞穿力却都不是之前那一箭可比的。

    五根箭矢,五个魔法阵全部点亮,金色的旋风“呜呜”作响,宛如一柄从天而降的利剑,眨眼之间已然到了碧焰灵蛇脑袋上方。

    “哧哧……”

    碧焰灵蛇不甘的咆哮,箭矢已经穿过他的脑袋,刺入了泥土当中。

    一直挣扎的碧焰灵蛇,目中血芒散去,脑袋一低,生命气息全无。

    藤条退去,失去束缚的碧焰灵蛇瘫软在地,如一条绳子,再也动弹不得。

    “呼!好险……”

    玄夜擦了擦额间香汗,凯尔则从树上跃下,两人此刻皆是大汗淋漓。

    “这畜生好难对付,如果不是有五根附魔箭矢,怕还真要不了他的性命。”凯尔一阵感慨,与玄夜同时舒了口气。

    两人对视一眼,脸上均露出轻松之色,虽然能量消耗过度,但总算斩杀了碧焰灵蛇,至少结局是好的。

    扭头看向赤炎果的方向,那里的火焰还在燃烧,看着这团火焰,凯尔嘴角露着冷笑,玄夜则是叹了口气:“只可惜他死了。”

    “呵呵。死便死了,用他的命换一枚赤炎果,这已经非常合算,之后给他父母一些金币当做补偿便是。”凯尔语气轻挑,聂辰的生命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无论他与玄夜承认与否,在对付碧焰灵蛇此事上,当他们找到聂辰帮忙时,就已经料到聂辰的死局。

    敌人可是二级魔兽碧焰灵蛇,聂辰身为武者,又没有好的兵器,在对付碧焰灵蛇的过程中,几乎必死无疑。

    正当两人感慨,准备打扫战场时,赤炎果前的火焰突然散去,一道黑影自其中行了出来,正是聂辰。

    尽管浑身乌黑,狼狈不堪,但他的身体却完好无损,赤炎果也出现在他的掌心。

    方才玄夜与凯尔的言论,聂辰听的一清二楚,饶是如此,聂辰依旧面色平静,心绪上没有太大的波动。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交易,没有友情可言,在他们眼里,聂辰的命并不值钱,在聂辰眼里,同样如此。

    “你竟然活着?”

    聂辰死而复生,让凯尔锁起了眉头,从他目中清楚的看到一抹失望之色。

    玄夜则是黛眉微蹙,心中舒了口气,嘴角勉强的露出一丝笑容:“聂辰,你活着就好,离开海蓝之森后,宝玉一定物归原主。”

    说出此言时,玄夜明显有些心虚。

    “你的赤炎果。”

    聂辰没有多说什么,将赤炎果直接丢给玄夜。

    “谢谢。”

    拿到赤炎果,确认无误后,玄夜脸上绽放了笑容。她取出精致的木盒,将赤炎果小心的装好,收入了随身的布袋。

    至此,玄夜目的已经完成。

    聂辰则直接行向碧焰灵蛇的尸体,眸中隐晦的闪过一丝亮光,随即熟练的取出匕首,斩下碧焰灵蛇的双脚与脑袋,装入布袋中。

    将布袋绑在腰间,也没和两人道别,聂辰直接向海蓝之森出口方向奔跑而且,几个闪身便没了踪影。

    至始至终,除了交易上的事情,聂辰便懒得与两人交谈。

    他所表现出的冷漠,像是一根尖刺,莫名的刺入凯尔与玄夜的胸口。

    或许在两人眼中,没落的聂辰就应该低他们一等吧!

    看着聂辰离去的方向,凯尔忍不住啐了一口:“呸!什么东西,不就是个低等下贱的猎人吗?为了一些金币,做这种血腥肮脏的事情,我看的都恶心。”

    随着凯尔的话语,玄夜脑中回想起方才聂辰处理碧焰灵蛇时的血腥画面,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默默赞同了凯尔所言。

    “我们走吧,有了这赤炎果,想必玄宗哥哥的火焰将有不小的提升,他一定会很高兴。”

    玄夜拍了拍布袋,提及玄宗,她脸上便不由的绽放甜美的笑容,那是最真实的笑,甚至隐隐带着幸福。

    “哈哈!这是当然,在我们拉图镇,赤炎果可是有价无市的。玄宗一直想要得到他,否则师妹又怎会亲自冒险来取?师妹这份情谊,玄宗一定会明白的。”

    凯尔说着,突然带上了调侃的语气,便是玄夜都不由微微低下脑袋,脸颊透出了一抹绯红。

    看到玄夜这副模样,凯尔笑容更甚,他道:“玄宗本就是我们拉图学院天赋最高的炼药师,如今有了这赤炎果,他的地位就更加难以撼动,这都得感谢我们可爱的师妹啊。玄宗是个聪明人,他一定会明白师妹的心意。”

    “凯尔,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心意不心意,我送东西给玄宗哥哥,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似乎听出了凯尔话语中的调侃,玄夜当即感到不对,红着脸,娇斥了起来。

    “呵呵!哥哥,但又不是亲哥哥的,这心意还是要明白的嘛。”

    “凯尔,你敢笑话我?”玄夜嘟着小嘴,似乎怒了。

    “不!不敢!我哪敢嘲笑师妹啊,我害怕玄宗把我当成丹药给炼了。”

    “你还说……”

    “我不说,只是师妹,你脸红什么啊?哈哈哈……”

    提到玄宗时,玄夜与凯尔的话题便多了起来,或者说玄夜很热衷于玄宗的一切话题,而凯尔只是附和她罢了。

    “不过凯尔,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给聂辰一些别的好处,毕竟他刚才可是拼了性命。”玩笑过后,玄夜便认真了起来。

    每每想起聂辰冷厉的眼神,以及冷漠的表情,玄夜就感到心中不安。

    “现在他与我们已经不是同一个层面上的人。我们将来要去更高等的学院,你会加入魔法师公会,我会加入弓箭手联盟,我们的身份都是高贵的。他聂辰如今就是一个猎人,日后我们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师妹还他宝玉,这已经仁至义尽了。”

    凯尔所言,玄夜思考了一会,叹气之后,便点了点头。

    “确实,以后不会再有交集,既然是两个层面的,便没有什么感情可言,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说话声中,凯尔与玄夜已经越行越远,消失在了视线中。

    当他们离去后,一道黑影从树上落在了下来,正是本该离去的聂辰。

    此刻他正眯着眼睛,望着玄夜与凯尔离去的方向。

    许久,聂辰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