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送你条红绳

第2章 送你条红绳

宁浩见过的订餐人都是简称,李先生、张先生等等,或者留个假名儿,但叫神仙名字的,宁浩还是第一次遇到,头像和名字还挺个性非常搭。

    “不管了,先去店家取完餐再说吧,不然送餐时间耽误了,又要被差评投诉,我就苦逼死了…”

    宁浩心里这样想着,赶紧换上电池,接着嘱咐了胖子不要冲动去揍林康,然后发动了电瓶车,直奔店家取餐去了。

    ……

    订单上的店家是一个东北菜馆,宁浩来这家店次数比较多了,路也很熟,只是五六分钟就到达了店里,此时店家已经将餐放在柜台上等着宁浩来取餐了。

    “单点锅包肉,没有米饭和其他菜…怎么多出来一包醋?”

    宁浩看了一眼订单条上的备注写着“单独放包醋蘸着吃”,心想这订餐人“月老”口味儿够重的,吃锅包肉还得蘸着醋吃。

    只不过宁浩的手机上依旧没有订餐人的任何信息,他郁闷的在东北菜馆里找到服务员,问了一嘴订餐人地址的事。

    结果服务员白了宁浩一眼说道:“送餐的人不是我们,我们这边只负责提供饭菜,只能看到订单人名字,其他的,你找你们软件技术部问去!”

    宁浩白了那服务员一眼,拎着餐离开了东北菜馆,他坐在电瓶车上看着手机上的提示,点击了“已取到餐。”

    结果手机屏幕上,瞬间出现了订餐人“月老”的位置,只不过导航上面只有地图位置,并没有确切地址和联系方式。

    “虽然有地理位置的信息,可连个手机号都没有,我怎么联系这个“月老”啊?真坑…回去必须找技术部的人问问去!一定是出了漏洞,不显示订餐人的地址和电话。”

    宁浩心里暗暗吐槽着,好在导航上有订餐人的地理坐标,他心想现在回总部找技术也来不及了,还是先骑着车到达坐标位置再说吧。

    想到这里,宁浩戴好头盔,将锅包肉放到电瓶车后座上的送餐箱里,发动电瓶车朝着订餐人“月老”的位置驶去。

    ……

    手机屏幕上的坐标,提示订餐人距离宁浩大约只有五公里,宁浩凭着娴熟的车技,只用了七、八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他看着眼前的位置,竟然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树林。

    “擦,不会是导航出问题了吧?怎么定位定到这鬼地方……附近根本没有住户啊,连个楼都没有。”

    宁浩一边暗想着,一边环顾着四周,他看到周围除了树以外,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的鸟“嘁嘁喳喳”叫着,草丛里不知名的小动物一闪而过,引得草丛不停颤抖着……

    宁浩咽了口唾沫,看了看手机屏幕上,自己的电瓶车图标已经和订餐人“月老”的头像重合到了一起,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能说这是系统出问题了。

    正当宁浩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可是小友?”

    宁浩被吓得一哆嗦,他回过头一看,就见一个身穿古装戏里面才能见到的淡蓝色袍子的老头儿,正笑眯眯的望着自己,这老头儿正是订餐人“月老”头像里的那老爷子。

    只见这老爷子雪白的胡须垂到胸前,高高挽起的头发、长长的眉毛和胡子一样雪白,他佝偻着身子,拄着一根乌黑发亮的拐杖,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慈祥。

    宁浩看着这老爷子顿时感到十分有趣,他非常纳闷,为啥老爷子穿的衣服和造型都和古代人一样,莫非他是搞行为艺术的?

    “您好,请问您是…月老吗?”宁浩非常有礼貌的问道。

    “没错,正是老夫,老夫在此恭候小友多时了……”月老一边抚着胡子一边笑眯眯的说道。

    宁浩闻言尴尬的点点头,赶紧从电瓶车后面的送餐箱里面取出锅包肉,双手递到月老面前。

    只是还没等宁浩反应过来,月老双眼放光,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接过锅包肉,闭着眼睛使劲儿嗅了下,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几百年了…没想到还是那个味儿…终于又能吃到了!哈哈!老夫这几百年没有白等!老夫要通知其他仙友们!他们一定会高兴的!”

    宁浩一脸尴尬的看着月老,这老爷子就跟打了兴奋剂似的自言自语着,宁浩一句也听不懂,只能在一旁傻站着。

    月老又嘟囔了好半天,这才将目光投向宁浩身上,只不过那眼神十分慈祥,就像是宁浩跟他有多熟一样。

    “多亏了小友,老夫才能再次吃到这独具仙气的美味,老夫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小友,只能等小友他日修成正果,咱们天庭再续前缘吧!”

    宁浩汗颜的笑道:“老爷子您客气了,只是一盒锅包肉而已,再说好吃与否那是店家烹饪的功劳,我只是美食的搬运工……如果老爷子您想感谢我,就给我个好评吧,那是对我最大的感激,嘿……”

    月老闻言疑惑道:“好评为何物?”

    宁浩一愣,笑着解释道:“好评就是您对我服务做出的评价,您如果不会的话,我可以替代您操作一下您的手机。”

    “手机?手机又是何物?”月老一脸茫然的说道。

    宁浩尴尬道:“就是您平时打电话用的东西。”

    “电话又是何人?老夫为何无凭无故要打他?”

    宁浩:“……”

    他感觉这老爷子在耍自己。

    “那您是如何把我叫过来给您送餐的呢?”

    月老抚着胡子意味深长道:“心随意动,一个念想,老夫便感知到了小友已是身在凡间,于是乎,小友就出现在了老夫面前。”

    宁浩脸都黑了,他怀疑眼前这个老爷子是不是精神病,牛比都吹上天了。

    他又和这老爷子讲了十多分钟,但老爷子丝毫对他说的东西完全不理解,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一样。

    到最后宁浩彻底放弃了,他虽然不知道这老爷子是怎么下的订单,也许是他家里人给他订的餐,然后让他来取的吧。

    但他此时此刻不想因为这个再耽误时间了,有这功夫他还能再派送两单呢,不能因为一个好评耽误每天的工作量。

    “那就先这样吧,大爷,我要回去继续工作了,回头您让您家里人教教您咋使用手机,给我个好评哈…”

    宁浩边说边骑上电瓶车,准备打道回府,月老一脸郁闷的还在琢磨好评的事,因为宁浩说了,对他最大的感激的就是好评,但这个好评月老还没有,这让月老很内疚。

    看着宁浩马上要离开了,月老一脸焦急的伸手拉着宁浩道:“小友你先从这铁驴上下来,老夫虽没有那“好评”在身,但却还有一物,相信对小友在这人间有很大的帮助,就算作偿还老夫欠小友的那个好评吧!”

    没等宁浩反应过来,月老伸手一翻,一道金光从月老手中迸发出来。

    “刷!”

    宁浩只感觉眼前一花,就见月老手中出现了一根非常长的红绳,那红绳里面还夹杂着金色的细线,金色光芒就是从那丝丝金线当中散发出来的。

    这老爷子还会变戏法是咋的?关键是弄着一根红绳出来要做什么?

    月老一手托着红绳,一手指着它在一旁缓缓说道:“此绳乃老夫专管世间姻缘的法宝,红绳所牵男女,无论仇敌之怨,亦或是贵贱悬隔,都会化解一切,结为夫妻。”

    说到这里,月老伸手一攥,再次张开手的时候,那红绳竟然一分为二,月老将两根红绳捏在手里,继续对宁浩说道:“这两根红绳,男人手腕系一根,女人手腕系一根,两人便能结为连理枝。”

    “因此红绳并非老夫亲手所牵,所以毁掉姻缘也有办法,只要将男女双方手腕上的红绳脱下并焚毁,姻缘自会解除,望小友珍重。”

    说完,月老便将两根红绳塞到了宁浩手中,宁浩一脸懵逼的低头看着手中那两根璀璨生辉的红绳,再回味着刚刚月老话的意思,最后他一拍大腿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