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屠村

第3章 屠村

突然变得阴冷的山洞中,阎铁一右手硬如钢铁,扣在丁阳的咽喉上,眼中闪烁着强烈的杀机。

    “丁阳!本来你救了我一命,我应该好好感谢你。不过为了我的安全,只能委屈你了,只有你死了,我的行踪才不会泄露。”

    丁阳毕竟还只是个孩子,猛然看着阎铁一变得狰狞可怖的脸,一股极大的恐惧感骤然升起,脑子瞬间变得空白一片。手脚发软,却是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

    阎铁一的手逐渐收紧,丁阳的呼吸变得困难,脸也憋得通红。

    本来以阎铁一易筋境的功力,抓钢铁如抓烂泥,瞬间就能捏断丁阳的脖子。

    不过他前日被宋天罡重伤,自断一臂,失血过多,胸骨尽碎,伤势极重,虽然有所恢复,也不过能发挥出原本修为的百分之一。

    即便如此,阎铁一也很有信心,就算是一个成年人也逃不过一死,更何况一个八岁的孩子。丁阳救他时他还未清醒,之后丁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所以丁阳天生大力的情况他并不知道。更何况丁阳极度恐惧之下,全身的力气好像全都消失了。

    阎铁一眼看着丁阳的双眼眼球已经完全翻转,眼中布满了蛛网般的血丝,身体逐渐僵直,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就在丁阳就要魂飞魄散之时,他前胸处的那颗蓝色肉瘤忽然发出一阵颤动,然后慢慢冒出一阵微微的蓝光来。蓝光顺着丁阳的皮肤一路向上,直达丁阳双目。

    丁阳双眼忽然变得湛蓝,眼中蓝光一闪,左手向上一格。阎铁一就觉得手臂如同雷齑,啪——的一声从丁阳咽喉处弹起。

    啊——阎铁一惊骇的大吼,吼声刚起,丁阳右手闪电探出,阎铁一下意识的挥动左臂拦格,却拦了一个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左臂已断。

    轰——

    在阎铁一无法置信的眼神中,丁阳的右掌一掌印在他的前心,力有千斤,阎铁一硕大的身躯被一掌击飞,直撞到洞壁上。撞得石壁哗啦啦掉下许多石屑来。

    阎铁一就觉得浑身气血翻腾,口中溢血,胸骨疼痛欲裂,差点又要昏死过去。他顾不得追寻丁阳忽然力大无穷的原因,反手从怀中取出【血龙玦】,一口精血在上面。

    丁阳一掌打飞阎铁一,面上古井不波,毫无表情,身体向前一踏,又朝阎铁一扑来。

    这时阎铁一手中的【血龙玦】突然红光大闪,一股精纯的气息汩汩而出,阎铁一精神为之一振,感到身上又充满了力气,他面目狰狞,眼角挣裂,一拳打出,正和丁阳的穿心一拳碰到一起。

    两拳交击,两人全都被震得向后倒退,这一下竟是势均力敌。

    嗷——

    阎铁一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又是一口精血喷出。他双目血红,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杀死丁阳。

    【血龙玦】又吸收了一口精血,闪耀出更加浩大的红光,瞬间弥漫了整个山洞。丁阳的身形在红光威压下倒退数步,阎铁见状狂笑一声,独臂晃动,扑面而至。

    眼看阎铁一就要扑到,丁阳眼中的蓝光忽然大盛,好像是对红光的挑衅愤怒不已。一颗有如实质的蓝色卵状虚影出现在丁阳的胸前。

    卵状虚影一现,红色光芒像遇到洪水猛兽一般,飞快的后退、消散,瞬间就都回收到【血龙玦】中去了。在阎铁一惊骇欲绝的眼神中,自己身上的【血龙玦】忽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不可置信的是,阎铁一感觉到【血龙玦】竟然好像是在害怕。

    疯了!这个世界全都疯了!阎铁一带着不甘的眼神轰然摔落在地上,他本来伤势危重,为了杀丁阳才强提真气,却没能杀死。为了借助【血龙玦】的力量,又连接喷出两口精血,现在血尽灯枯,终于毙命。

    红光闪烁间,【血龙玦】竟似通灵一般,突然从阎铁一的尸体上凌空飞起,化作一条三寸长的血红色小龙,向山洞外飞掠。

    刚到洞口处,却好像撞到一堵无形的墙壁一样,被反弹了回来。蓝光一闪,蓝色卵影飞临到血色小龙的上空,居高临下,蓝光吞吐,像是视察部下的君王。

    血色小龙明显有些势弱,嘴巴不住的开合,这一卵一龙就在空中交流起来。

    片刻,血色小龙的身体在空中震了三振,似乎是表示了对卵影的臣服。卵影蓝光一冒,在空中形成一个蓝色圆洞,小龙化作一道红光,飞进了圆洞,消失不见。

    卵影收了血色小龙,飞回到仍然直直挺立原地的丁阳身上,蓝光一闪,消失在丁阳前胸,丁阳眼中的蓝色也渐渐褪去。

    山洞中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只留下阎铁一的尸体、失去意识的丁阳和劲风激起的满地干草。

    阎铁一和丁阳都不知道的是,就在【血龙玦】和蓝色卵影爆发的一刻,惊动了许多大楚国内的恐怖强者。

    西方一千里,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中年道士正在山巅一座茅屋中打坐,忽然睁开双眼,茅屋中像是闪过一道闪电,正是先天“虚室生电”的境界。道人朝着东方遥望,口中自语道:“如此强大的气息,难道是传说中的【洪荒宝器】?”

    南方三千里,一洼邪恶阴毒、毒虫横行的沼泽深处,一个满身古怪晦涩的神秘纹身的大汉尜尜怪笑着冲天而起:

    “洪荒宝器!一定是洪荒宝器!我五毒子要定了!尜尜!”

    北方五千里。大楚国皇宫的一座大殿顶上,忽然出现了五道神秘的身影。数千黄金盔甲的紫禁城禁军轰然而动,神机弩箭如飞蝗般射向大殿之巅。

    五道金黄的身影凭空飞起,化作长虹直向大楚国南部飞去。

    “御气飞行!竟然是皇宫内三十年没有出现过的五大先天供奉,天啊!出了什么大事了?”禁军统领诺诺的自语道。

    一时之间,方圆五千里内的天空满是御气飞行的强大气息,全都奔着大渊山而来。

    …………

    丁阳就好像做了一场漫长的噩梦,在梦中他进入了一个漆黑的空间,他就悬浮在这个空间当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丝毫没有借力之处,眼中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他惊恐的挣扎着,却发现四肢毫无力气。凭着感觉,他发觉自己是赤裸裸的。

    他想开口呼叫,张开嘴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这虚空似乎不能传递任何的声音。丁阳惊骇的发现,他竟然连呼吸都停止了,却没有憋闷窒息的感觉。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空间啊!这里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空气,没有水,没有风,没有天,没有地,没有星辰,没有……什么都没有,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么只有一样东西,就是“无”

    ——虚无

    丁阳闭上了眼睛,因为眼睛闭着和睁着是一样的。

    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长时间,虚无中连时间都没有。丁阳的耳中忽然响起一声似有似无的微微叹息声。

    ——嘘

    丁阳猛的睁大眼睛,眼中仍然是一片虚无。丁阳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闭上了眼睛,就在他闭上眼睛的同时,在无尽的虚无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光点。

    那光点只是一点尘埃大小,须臾变得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忽然变成一片光幕,笼罩了丁阳的整个身体。

    ——啊!丁阳猛然睁开了双眼。一股久违的新鲜空气涌入他的口鼻,他贪婪的大口呼吸着。

    周围的事物在眼中慢慢的清晰起来,山洞、石床、吃剩的兔骨……等等!阎铁一最后狰狞的神色浮现在丁阳脑中。

    丁阳浑身掠起一阵惊惧的颤抖,他赶紧四下张望,一眼看到蜷缩在一边的阎铁一。他来不及多想,一下子扑到阎铁一的身上,抡拳朝着阎铁一一阵乱打。

    “坏蛋!杀人魔鬼!忘恩负义的东西。打死你!打死你……”

    一阵乱拳,丁阳也发现了不对,他慢慢把阎铁一的身体转向自己。

    ——啊!丁阳吓得一下子躲到角落里,阎铁一那带着不甘、怨愤的血红眼神让他浑身发冷,战栗不已。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丁阳喃喃着,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不过他毕竟不是普通的小孩心态,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这时才感觉到脖子里火烧火燎的疼痛。

    “哼——不过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坏蛋罢了,杀了就杀了。他还想杀了我呢。”

    “杀了他和杀了一只山里的野兽也没什么区别。”

    “不对,他比山里的野兽还坏。”

    丁阳安慰着自己,看着阎铁一满脸血污的可怕表情,由害怕转为了愤恨。

    丁阳坐了一会,等心情慢慢平复下来。草草把阎铁一的尸体遮盖了一下。又把自己身上重新整理了一下,不用看也知道脖子上肯定又一圈骇人的红印,他从家中带来给阎铁一包扎的麻布还有一点,扯了一块围在脖子上。

    “不好!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别让娘亲太着急了。”

    丁阳赶紧出了山洞,山洞外的树林间光痕斑驳,却还是下午时分。

    “——嘘!好在太阳还没落山,我还赶得及回去。”

    丁阳寻到留在林中的木柴,匆匆的出了山林,往丁家村赶回去了。

    丁阳沿着玉黍田边的小路,一路走来,路过田边的窝棚,向里面看了看,一个人也没有。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没有巡逻的村民。

    丁阳也无心思考这些事,担着柴担继续朝村里走去。

    远远看到村口那颗大榕树,丁阳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近,丁阳看到大榕树下横七竖八的倒着七八个人,看衣服都是熟悉的村民。

    丁阳心中一惊,他猛的扔下柴担,向村口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