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媳妇儿的男人是谁

第4章 我媳妇儿的男人是谁

车里,诗小洛倒在苏睿的怀里,享受难得的安宁。

    可那律师却是有话要说。

    “苏先生,叶洛这个人身手真的很好,家里最近事情多,你为何不趁机将其招聘到家里来当保镖?虽然油嘴滑舌没个正经,但看的出来,不是个坏人。”

    苏睿愣了愣,对此根本就没有想过,有点儿奇怪的看着律师,忍不住的问道:“刚才看你出来的时候满头大汗的样子,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了吗?”

    “我进去的时候几个警察正在对叶洛严刑逼供,非说叶洛是逃犯,要么就是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所以才沦落成为乞丐,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躲避法律的制裁。言语上很是过分,而且还和叶洛动了手,可能是叶洛觉得太欺负人了吧,所以……他还手了。我恰好进去,看的清楚,手铐被他随意扭断,抬腿一脚就把那张桌子踢成了两半,三拳两脚将那几个警察就打翻在地,身手不是一般的强,简直就是强到离谱。”

    “所以你才建议我把他请到家里去?”苏睿恍然。

    律师尴尬的笑了笑,“可能有些唐突,但我亲眼所见,这小家伙真的是个高手。”

    苏睿点头,对此并不否认,不论是林海还是诗小洛都很清楚的告诉过自己叶洛的身手,不然的话叶洛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救了自己的女儿。

    “倒是我疏忽了,但疏忽了就疏忽了吧,这小子的确是来历不明,贸然将他带回家去,我也不放心。回头我再多招聘几个保镖就是了,小洛,以后出门不准只带着林海知道么?你要是有事,老爸后悔莫及。”

    诗小洛乖巧的点着头,轻声的问道:“爸爸,你打算给叶洛多少钱呀?”

    “一百万,我觉得对于他来说,不少了。”苏睿说道。

    诗小洛也觉得这个数字对于叶洛来说的确是不少了,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从警察局出来,苏老头如同疯了似得,一个劲的傻笑。

    嘴里一直嘟囔着那可是一百万,那可是一百万的话,如同脑子出了问题。

    叶洛叼着香烟一脸忧愁,对于他一个乞丐来说,钱自然是好东西,可是再多的钱也买不到诗小洛那种羞答答的软妹子不是?所以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被身边傻笑的老头搞的有些心烦,忍不住的踢了他一脚:“小心把嘴笑歪了,至于么你?”

    “这叫什么话,什么叫至于么?这特么的可是一百万!咱爷俩横行早市好几年了,别说一百万,十万我们也没挣到过好不好,突然之间多了一百万,你竟然是这种反应吗?你知道这一百万咱能去多少次富贵人家找多少小妹……”

    叶洛翻个白眼,生气的说道:“少特么的恶心老子,老子现在是有媳妇儿的人了行不行。”

    “我靠,八字都没有一撇呢行不行,你不要脸也看看天气行不行。”苏老头格外鄙夷的对叶洛说。

    叶洛叹口气,没有说话,心里痛恨苏睿那副害怕自己会抢了他女儿的架势。

    “我说,你不是真的动心了吧?”苏老头发现叶洛竟是没有和自己贫嘴,顿觉事态严重。

    “我特么的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你竟然才发现,你脑子里都装的是特仑苏吗?”叶洛火大不已。

    苏老头哈哈一笑,“看来是动心了,不过那小丫头的确是可爱的紧,只是你考虑过你自身和人家的差距没?泡妞只是凭着自己嘴上功夫可不行。”

    “什么意思?”叶洛不禁问道。

    苏老头一副过来人的模样,老神在在的说道:“你也看到了,人家有钱有势,你呢?纵然有了这一百万,在人家的眼里仍旧和乞丐无异。小洛那种孩子,嫁给你一个连身份证都没有的乞丐你觉得可能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得有牙不是?”

    叶洛恶狠狠的咬着牙:“特么的老子怎么就是癞蛤蟆了?别人不知道老子,你特么的还不知道?老子是个普通的乞丐吗?”

    “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们有了这一百万,理应规划一下自己的新生活了。至少你想要泡人家,不说门当户对,总是先摆脱你这乞丐的德行不是?”

    叶洛指指自己的鼻子:“老王八蛋,那一百万是老子的,不是你的,所以请不要说我们有了这一百万这种话,今后哥的确就是吃香的喝辣的,你嘛……嘿嘿。”

    “卧槽!小王八蛋,你特么的还有点儿人性没有!咱爷俩相依为命,你特么的就这么对待我是不是?你信不信老子画个饼咒死你?!”

    叶洛哈哈大笑,找了一个犄角旮旯坐了下来,苏老头坐在他身边,爷俩开始吞云吐雾。

    “明天天亮以后,咱先买个房子,我那狗窝,连我们两个都住不开,漂泊了这么久,总是要有个属于我们自己的落脚之地才行。”

    “我准备给咱爷俩建个大房子,这个提议怎么样?”

    苏老头立即来了兴趣,“想好去哪个农村了吗?”

    叶洛愣住,继而苦笑,这才想起这里是神都市,华夏的首都,寸金寸土之地,哪怕是在郊区,想要拿着一百万建个大房子恐怕都是异想天开的事情。

    苏老头也叹了口气,因为他不仅提醒了叶洛,同时也等于是提醒了自己。一百万想要建个房子是痴人说梦,一百万想要在这座城市买个房子更是痴心妄想。

    一阵忧愁,各自将香烟续上,靠在墙壁上,郁闷不已。

    忽然,几辆黑色的轿车突然之间从两个人的身前疾驰而过,好似飚车一般。

    叶洛和苏老头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随后苏老头怒骂道:“不知道是哪几个有钱的大少爷又飞车呢,什么素质!”

    叶洛猛然站起,对苏老头说道:“老东西你先回家去,明天我去找你。”

    “怎么了?”苏老头立即就紧张了起来,以为有什么危险。

    “我媳妇儿在那车上,我这媳妇儿,真是让人不省心。”说着叶洛人已经狂奔了出去,像是一只猎豹一般。

    苏老头张张嘴还没等把事情问清楚,叶洛就已然出去了很远,“尼玛……你倒是注意点儿啊,大晚上的,你特么的跑的跟子弹似得这么快,万一被人看到吓坏人家怎么办?知道你天生神力,可你特么的也太奢侈地使用你这神力了。隔着那么远看一眼那几辆车就能知道自己媳妇儿在车上,你特么的鬼眼啊。”

    诗小洛很是害怕,泪水止不住的流淌着。

    除此之外,她更担心着自己父亲的安危,她不知道自己父亲怎么就招惹到了这么多坏人,但她真的很害怕,害怕这些人会对自己父亲做什么。

    此时的他,被人捆绑住了手脚,嘴巴也被胶布封死,叫嚷不得,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自己的父亲不会有事,也祈祷会有人来救自己。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直接开进了一间空荡的仓库里。

    仓库里有人早就在此等候,几辆车子把车灯亮着,照耀着整座仓库。

    诗小洛被带下来的时候,欣喜的发现自己父亲也在,唔唔几声,得到自己父亲一个不要害怕的眼神,心下稍安。

    “哈哈,苏老板,我们又见面了啊。”一个肥胖的中年人笑呵呵的从车上走了下来,身边跟着几个壮汉。

    苏睿一看来人,当即脸色微变,身边的人扯下他嘴上的胶带之后,苏睿立即说道:“吴德,你……”

    “怎么,很奇怪是我?”吴德笑眯眯的说着,忽地又看到诗小洛,忍不住的问身边的青年,“黑狗,这小丫头是谁?”

    “据说是苏睿的女儿。”名叫黑狗的壮汉笑呵呵的回答着。

    吴德一怔,再看诗小洛,那眼神就变得极其猥琐起来:“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儿,长得真是不错啊,就是嫩了点儿。”

    黑狗猥琐的说道:“嫩了味道更好,吴老板。”

    两个人哈哈大笑。

    苏睿对此有些紧张,忍不住的说道:“吴德,南城那个项目,我让给你就是,你不要伤害我和小洛。”

    “让给我?早点儿干什么了?之前老子就让你让给我,你怎么不说让给我?老子警告过你,老子认识不少道上的人,你当时怎么说的来着,哦,要老子遵纪守法是吧?那么现在,老子没有遵纪守法,你又能怎么样呢?”

    苏睿沉默,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怎么不说话了?和老子玩沉默是金吗?哼,苏睿,今天你落在老子的手里,老子绝对不能就这么放了你!那天你拿下这个项目,真可谓是春风得意,却是让老子丢尽颜面。今晚我要把所有的屈辱都找回来!”

    “你,你想做什么?”苏睿问。

    “我想玩玩你的女儿,而且还是当着你的面。不过我最近身体不舒服,可能坚持不了多久的时间,黑狗,老哥先上,随后你和兄弟们也一起爽爽怎么样?看这小丫头的嫩劲,估计还是个处呢。”

    “不要!吴德,你要我怎么赔偿你都行,你,你觉得不能伤害小洛!小洛她,小洛她已经有男人了,而且他那个男人是你们招惹不起的。”

    黑狗大笑,“真是笑话,这神都市还有我狗帮不敢招惹的人?既然如此,我倒是很有兴趣听听苏先生的女婿是谁呢。”

    “狗哥这话问的好,苏睿,赶紧说说,我媳妇儿的男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