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哥哥

第四章哥哥

清晨,宋柯醒来便闻见满屋子的饭香味,一道熟悉的身影穿梭在厨房和客厅之间。

    多年形成的敏锐洞察力使得唐纪很快就看见了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宋柯,露出一个自认为极其灿烂的笑容。

    看着唐纪明亮的眼睛看来,宋柯赶紧又闭上了眼睛,此时她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态度来面对这个曾经无比依赖的哥哥,养父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然而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却涌不起一丝恨意。

    自己笑起来有这么难看么,虽然上次笑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唐纪想。

    尴尬地收起笑容,轻轻走到宋柯床前,伸手摸了摸她柔顺散乱的发丝,语气柔和地说到:“起来吃饭了。”

    多么熟悉的一句话,仿佛一刻之间又回到了多年之前,虽然养父对自己不是很好,但是她有一个事事都照顾自己、让着自己的哥哥,每天都会做好早饭,然后轻轻地喊自己起来吃饭,不觉又慢慢淌出些眼泪。

    大概是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唐纪伸手轻轻拂去她眼角的泪珠,柔声道:“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身边,”还没等宋柯感受到这股温情,唐纪却接着说到:“在你嫁给一个能够照顾好你的男人之前。”

    宋柯盯着唐纪看了许久,眼光深邃,带着些莫名的意味,即便是有着敏锐洞察力和推理能力的唐纪,也完全想不明白她在想些什么。

    看着宋柯张开双手,唐纪咧嘴笑起,开心地走近,俯身抱上去,肩头却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

    ……

    送宋柯去学校的路上,唐纪脸色怪异,咧着嘴角,不知道是开心还是疼痛所致,又或者二者都有,而坐在副驾上的宋柯则时不时撇一眼身边的唐纪,脸上洋溢着多年未出现过的笑意。

    在学校门口送走依依不舍的宋柯,唐纪并没有立刻转身离开。

    拿出才买不久的手机,拨通一个特别的号码,很快,那边便被接通。

    一个粗狂的声音响起:“老大,可想死我们了,你已经到家了么,你不知道,你的事情传回来,这帮兔崽子都快炸翻天了,啊,放手,你放手……”

    话没说完,便痛呼叫着被拉远,显然那句兔崽子惹了祸。

    电话没有挂断,只是很久没有什么声音传来,细微的呼吸成传来,唐纪已经知道那边是谁了。

    “还回来么?”声音清冷却悦耳,唐纪脑海中已经浮现出那边那张绝世妖娆却总是清冷高傲模样的面容了。

    唐纪吸了口气,答道:“如果他们允许的话,我想我会的。”

    “恩,我知道了。”说完不等唐纪回话,电话就被交到了另一个人手中,简洁得一如她的性格。

    “老大,我和耗子商量了下,不然我们也申请退役去找你得了,天大地大,以后就没人能管得了咱们了,到时候哪个孙子惹了我们,就灭了他。”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响起,显得有些浮夸,然而此时却没人怀疑他话中的真实性。

    小鱼和耗子,夜狼里面的一对奇葩组合,小鱼就是和话唠,而耗子如果没有遇见非要说话的时候,你完全可以当他是个哑巴,然而就是这么两个人,却成为里公认地“好基友”,基地时常可以看见的景象就是小鱼和耗子坐在一起,一个不停地说,一个毫不厌烦的听。

    要说夜狼中谁对唐纪最为真心,除了冷面魔女沈清霜,那绝对是这对‘好基友’无疑,自从唐纪不顾军方反对,前往敌后将他们救出来后。

    “我这是累了回家休养,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才入伍几年?要学的还多着呢,老实待着,我这里一切很好。”

    那边迟疑了一会,才到:“好吧,但是老大你要是有需要,随时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就去找你,对了,沈姐姐这些天一直想着你,连饭都吃得少了,啊……”

    又是一声痛呼,显然因为说的话因为涉及到某人,步了大壮的后尘。

    话筒显然又传到了沈清霜的手上,“别听他胡说,我很好”顿了一下才接着道:“我会替你管好他们的,你在那边,照顾好自己,有空,就回来看看我,们。”

    唐纪心中泛起一股股暖意,“恩,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没等唐纪多说,电话被挂断,也许是害怕那边又说出什么揭露自己的话。

    唐纪无奈地笑了一笑,抬头看了看明亮的天空,感觉心里分外宁静,退役,也许并不想自己想想的那么糟糕。

    国立FD大学是H市乃至中国全华夏最为著名的大学之一。

    学校女生寝室此时才刚刚有些人影走动,大多穿着清凉浅薄的衣裳,莺莺燕燕,各有不同,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有那么一句话的缘由:不想进女生寝室的同学不是好司机。

    其中一间宿舍里面却不同外面的清冷,早已炸开了锅。

    一个身着卡通图案上衣,穿着短裤,露着雪白大腿的女生手持一本厚重的书,严肃道:“老实交代,门口送你来的那位帅哥是谁?你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其他几个女生也纷纷从床铺上够出头来,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脸色绯红的宋柯,等着这个惊天大秘密的答案。

    宋柯小声道:“他是我哥哥。”

    “哦,哥哥。”女生脸上带着些怪异的神色,斜眼看着宋柯笑道。

    众人脸上都露出了然的神色,宋柯很快就反应过来她们脑子里的龌龊思想,追打到:“他本来就是我的哥哥,才没有你们想的那些。”脸色却红得更加厉害了。

    哥哥唐纪走后,她一直深深将他的事情藏在了心里,谁也没有告诉,现在众人突然听到她身边出来一个这么个哥哥,自然疑惑非常。

    坐在角落里面的周若曦看着嬉笑打闹的几人,心中同样充满了疑惑,怎样的人才能一出现就解开宋柯心中深深的死结?自从认识宋柯开始,她就总是隐藏在一层厚重的保护壳之下,而现在,才出现这个年纪该出现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