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做好事被撞到

第2章做好事被撞到

“我最近腰有些疼,听你叔说,你会按摩,手法不错,你给我捏捏,这是你叔让的。”小翠说完朝我笑了笑。

    本来是拒绝的,一听是张叔让的,我也就答应了,我在工地时经常帮人按摩,手法好是公认的。

    我爷爷是老中医,从小就想我继承他这门医术,可惜我只学会了穴位推拿和一些简单的针灸,不过我身上随身揣着一本爷爷留给我的医学大典,据说是老祖宗世代传下里的。

    我让小翠翻身躺下,然后站在床边就给她按了起来,第一下她就叫出声,我觉得我也没有使劲啊,怎么这么吃不消啊,难道是我按的太舒服?

    她的声音所有叫起来更好听,听的我都有些分神了,某些地方有了一点反应,而且还被她看到了,她看到后笑了笑,然后跟我说,要不要把衣服脱了,说有衣服不舒服。

    她根本不是跟我商量的,因为我连张嘴没都来得及她自己就脱了,而且连遮羞布也脱了,说不脱趴着不舒服。

    我本想说点什么,可是她一句又不是没看过,昨天还碰过,我一下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还是我第一眼见到的那个要给我下马威的小翠吗?还是对张叔凶恶的那个小翠吗?

    还好她是趴着的,不然我真的无法专心按摩了,这要是天天都能这么来一次,我觉得我会疯的,不过我手和眼睛肯定很乐意。

    对于按摩技术我从来没有服过谁,工地时的叔叔最喜欢让我给他们按腰,当然我的手法微妙跟他们也有一些关系,没有这么多严重的腰也练就不出我现在如此牛逼的手法。

    她腰很好,可能是刚刚来亲戚的原因所有很酸,至于为什么我知道就不要问了,这种事情就算是问,我也不会说。

    估计她昨晚也没睡好,因为没按多久她就睡着了,看她睡的那么香我也困了,给她盖上被子,我躺在旁边也睡了...

    迷迷糊糊我感觉有人抱着我,很舒服很舒服,我也抱了回去,可舒服了,带着笑容我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个女人的声音惊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出现在我面前,我扫了一眼她,脑海里就浮现出三个字:不认识。

    这时我感觉我怀里有个人,而这个人在动,并且我能感觉的出来这是女的,她好像没穿衣服,我好像也没有,感觉不对劲的时候我听到小翠的声音。

    “刘姐,你怎么来了”

    下一刻各种尴尬各种不知所措,我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小翠没穿我知道,为啥我也没穿?还有她怎么会睡在我怀里?

    面对一直坏笑的刘姐,我觉得越解释越黑,根本解释不明白,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我是张叔朋友的孩子,还是一个小屁孩。

    不过小翠确实厉害,几句话就把话题转开了,而且转到了我按摩不错这方面。

    小翠嘴里的刘姐叫刘兰,今天三十三岁,他老公常年在外打工,家里的活都落在她身上,所有腰不好,一听我会按摩,直接就躺在我床上了。

    也不知道小翠是故意的还是想拉刘兰下水,竟然说不脱衣服按摩不出效果,我怕刚才那事传到张叔耳朵里,也就没揭穿小翠的小把戏,还很配合的点点头。

    刘兰对于小翠的话深信不疑,而且按摩想要达到最佳效果肯定是要贴身按摩,用专用的知识解释也是这样的。

    不得不佩服农村这些女人的开放程度,虽然我在他们眼里只是个小孩,但毕竟我是男的,全脱完连一点犹豫和羞涩都没有,反而弄得我一个大红脸。

    刘兰脱完后没有立马趴下去,而是看我笑了笑:“怪不得小翠被你迷住的。”

    刘兰说完也不顾我什么反映就躺下了,害的我脸更加红了

    由于我心神不宁,下手轻了点,而刘兰吃重,几下后她竟然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以为我不行,不过当她什么也没有说,就是侧着头看着我,这让我...

    此时我还有什么心思,如果可以我想....

    就在这关键时刻:行医者,医德也!爷爷的话如同一击重拳击中在我脑海中,让我清醒很多,也开始渐渐进入了按摩的感觉中。

    回神过来的我按摩的时候格外卖力,把我十八般武艺都使了出来,按的刘兰各种哀怨的叫,不过她的腰确实不怎么好,我按的时候明显感觉有几处骨头移位,肌肉发硬,穴位也没有正常人软,有些硬硬的。

    我跟她简单的聊了下,说出了她身体很多问题,这让她对我按摩的技术深信不疑。

    就在这时小翠给我使眼色,好像再说把刘兰拿下,不然我们俩的事情就要暴露了,虽然我没有做什么,但是刚才那一幕确实无法解释,微微撅嘴下,我“违心”的开始不老实。

    我的手从腰部慢慢的往上移,在移到肩膀时我发现她的颈椎也有些不好,简单的捏了几下,我就让她转身过来,说要从前面给他按摩肩膀....

    如此此时有个按摩师在旁边,肯定会骂我不专业...

    刘兰想都没想就转过来了,此时的她对我毫无防范,我依照爷爷给我的书里面介绍的的部位全部游走一边,反正能占得便宜我都占了,至于有没有起到效果,那肯定是有的,爷爷传给我的按摩技术那是中医里最正宗的。

    半个小时后,我把一脸不情愿的刘兰送出了张叔家。

    刘兰走的时候让小翠对我好一点,说我这个小祖宗是个宝,而我此刻也发现我这个按摩手法不仅在工地吃香,在乡下也吃香....

    其实我最厉害的并不是按摩穴位,而针灸,虽然只会针对一种病,但是这种病很多人都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