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翻墙进村长家

第3章:翻墙进村长家

晚上刘叔回来后,小翠一个劲的夸我,说我手艺好,按的她很舒服,刘叔见我和小翠关系缓和了,脸色露出了笑容。

    吃了饭小翠说出去散步,本来我也想出去走走的,但是小翠却不让,让我在家陪刘叔,一开始我没当回事,就陪刘叔下盘棋,下棋的时候刘叔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我看到刘叔有心思,就跟刘叔聊了聊。

    在聊天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小翠在村里很受欢迎,尤其是刘叔受伤后,有些隐私刘叔没说,但是我隐约都能猜到什么,就从我摸了几下她就能让愤怒的她软成泥,这是我因为刘叔才没有下手,这要换做其它男的,肯定把她吃了。

    想到这我也不想下棋了,正好刘叔也有点困了,刘叔在工地时养的习惯,每天都早睡早起。

    刘叔也就三十刚出头,但是一场意外让他老了最少十岁,像四十多岁的人,看着刘叔有些悲凉的走回房间,心里隐隐有些痛。

    这时我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我要帮刘叔把小翠守住,要帮刘叔把病治好,让他们两个人幸福的过下去。

    也不知道是想爷爷了,还是想帮帮刘叔,我竟然脑海里在这一刻冒出想要好好学医的念头,想要坐下来静静的去看那医学宝典。

    不知不觉我走出了刘叔的家,来到了乡间小路,不得不说乡下的空气真的很好,而且很凉快,比起喧哗的城市里,乡下更适合居住,刚来两天的我对这里并不熟悉,走过一条小路我就有点迷路了。

    不过我遇到了一个熟人就是昨天给她按摩的刘兰,此刻她正搂着一个菜篮子,里面全是黄瓜,应该是她自己家中的。

    看到刘兰我感觉就像看到救星,正愁不知道怎么走呢,这村里也就认识这么三个人!

    我停下脚步看着刘兰一摇一晃的朝我走来,顿时感觉有些口干舌燥,我觉得我已经成年了,对于一些现象有正常的反映并不稀奇,尤其是昨天刚体验过这美妙的过程。

    可能是在大城市待久了喜欢开玩笑,在刘兰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伸手就拿过一个黄瓜,然后看着刘兰笑了笑:刘姨,你的黄瓜营养不良,你看这粗细与均匀的,肯定不好吃!

    刘兰好像没有听懂我的话,还将篮子里的黄瓜翻了翻,并拿出了一个比较粗的黄瓜,用她的衣服擦了擦并递给我:这个黄瓜粗,我种的黄瓜可好吃了,你尝尝。

    我接过黄瓜直接就啃了一口,果然很甜!

    我笑眯眯的看着她:我把它吃了,你晚上用啥。

    刘兰撇了我一眼,指着篮子里:我这里多的是,晚上黄瓜炒蛋,你要不要来我家吃饭。

    见刘兰一直没懂我的话,心里忍不住想笑,不过我想到了我出来是找小翠的,也就没有继续调戏刘兰,我问刘兰有没有看到小翠,本以为她会不知道,谁知道她一脸肯定的告诉我,小翠在村长家,并且告诉我村长家怎么走。

    我们两个分开前刘兰悄悄的跟我说了两句话,让我别去找小翠,过会小翠自然会回家,村长是他们村的恶霸,招惹不得。

    还有就是明天她还要按摩,我给她按摩一次她下午干活腰一点都不疼。

    我答应了刘兰后她才不盯着我的,她的话并没有打断我要找小翠的念头,这件事我管定了,一定要帮刘叔。

    村长家开了小店,所以很好找,可是当我看到天天超市的时候却发现是关门的,这让我很疑惑,不过很快我就看到村长家二楼有个窗户是亮着灯的。

    村长家是村里唯一一个建了小二层,而且还有个大院子,院子里有个平房,他隔了一间开小卖部,也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小卖部,据说一个月不少挣。

    我顺着围墙来到一个草堆旁边,通过攀爬草推我上了围墙,并从围墙上悄悄的来到了他家二楼平台,然后跃过二楼围栏进入了二楼走廊,可惜门关着我进不去,不过好像从窗户那可以看到里面。

    我悄悄的来到窗户下面,在看到有窗帘的时候我心凉了一大截,不过很快我发现可以通过窗户的一个小角落看到里面,当我看到有人在打麻将时,我心里愣了下,难道刘兰的信息是错的?

    可是她当时一脸肯定的样子也不像说谎啊,而且她那话很明显小翠几乎天天来!

    “小翠,你又输了,这下该脱裙子了吧”屋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句话让我浑身一颤,脱裙子?裙子脱了里面不就剩。。。?就小翠那身段那皮肤,要是脱了男人还能忍得住?

    不行,不能让这件事发生,不能再让小翠给张叔带绿帽子了,我要制止,可是怎么制止呢?

    就在我抓耳挠腮的时候,我不小心碰到了窗户,发生了响声,然后屋里就传来一个男的声音,紧接着脚步声就传来了,当窗户打开的时候我还愣在原地,因为这么短的时间真的没地方跑。

    我与开窗户的男子四眼相对,随即他就凶巴巴的瞪着我吼道:“你是谁,怎么在我家走廊。”

    看到他那凶残的样子我吓到了,不过当我看到小翠也来到窗户口时,我直接喊了一声姐,而就这一声姐使得凶巴巴男子愣住了。

    在得到小翠的点头确认后,他对我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然后他竟然把我请进了屋子里,也没有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走廊。

    进屋后他拿了很多好吃的给我,他们也没有继续打牌,他的热情真的有点吓到我了,有种讨好小舅子的感觉。

    此时我更加肯定小翠跟村长之间有故事。

    这个村长名叫李楠,身高有一米八几,一身的肌肉,看着就是一个能打的主,在这个村里他是绝对的主,屋里另外一个男的是村里的会计,名为张闪,跟张叔是一个家谱上的,是张叔叔叔辈的人,已经五十多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