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当个村医

第5章:当个村医

在回去的路上,小翠一脸疑惑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真的会治病,她这个问题真把我问住了,不过此时我不能说我会,只能庆幸自己当初在这方面多多少少学了点。

    我记得爷爷当时摸着胡子,摇头晃脑的道:男人啊,只要前列腺和肾好,那就是九十岁也能当神仙。

    就因为这个当神仙我在这方面用了点心,多少多少懂了一些,也这是我为什么能看出张闪增生的原因,至于李楠那是猜的....

    到家后我将爷爷的医学宝典翻阅了出来,将关于这两个部位的医学知识好好看了看,死记硬背了几个药方,然后我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我感觉有人喊我,在睁开眼睛时,我竟然看到刘兰,本来想闭眼继续睡时,我发现刘兰身边还有一个女的。

    不是小翠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的,这时我一下子就清醒了,因为这个女的长得挺漂亮的,是那种有气质的,有城市女人范。

    “小陈,打扰你睡觉了,我小妹不小心把腰扭了,你看看能不能帮她推拿推拿,她等会要开车回城里!”刘兰语气里带着许些歉意。

    我扫了一眼那女的,在看到她脸色流露出一丝痛苦神色时,心一下子就软了,睡意全无,她瓜子脸,长长的头发下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唇每次吃痛的时候都会被牙齿微微咬一下,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真让人心疼。

    也许这就是美丽的女人自带的魅力加成。

    我简单的洗漱了下,就回到了房间,我让她躺在我床上,她一开始竟然还有些嫌弃我的床,这让我有些不悦,但看在她是个美女的份上我也就没当什么。

    因为她穿着衣服而且两件让我寻找穴位的时候遇到了点困难,而她竟然怀疑我的水平,这真是无法忍了,我觉得今天不收拾下她,都对不起这自动送上门来的小肥羊。

    她的腰应该是用力过猛,方向出错导致的扭伤,这种情况如果不挫骨推拿是基本好不了的,要么就慢慢等个四五天。

    我把这情况说了出来后手就停了,虽然按摩可以减缓她的疼痛,但是却无法治愈,她一开始还不信我的,觉得我是骗子,不过在刘兰的再三劝说下她总算冷静下来了。

    刘兰把我拉到一边,跟我说很多好话,说话的同时还不断的用她致命的武器蹭我的手,蹭的我想有脾气都没有了。

    这个女的叫刘梅,是刘兰的一个远方小妹,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准备去一家学校应聘,好像还是一所大学,而她来这里是为了写生,村里有几处风景还是值得一看的,谁知道就在今天准备去应聘时闪了腰,走路都吃惊,这要说去应聘肯定受影响,她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很久。

    也不知道是她真的很着急还是刘兰的话让她信了,竟然乖乖的配合我了,搓骨不是一边的按摩,可是很疼很疼的,我提醒了下她就一脚踩在她的腰上,双手拉着她的手臂,猛地朝后一拉并朝右一板,只听咔嚓两声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刘梅以为我故意整她,惨叫一声后就从床上蹦起来了,紧接着就要揍我,那凶悍的模样一下子就吓到我了,我转身就跑,然后她就跟着我后面追,要不是刘兰急忙拉住,我估计今天惨了。

    当她回神过来,发现自己腰不疼时脸色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好像也知道错怪了,在刘兰的意识下,她给我道了个歉,然后就拉着刘兰想走。

    我拦住了她,告诉她还没有全部好,还需要一下,可能此时她已经相信我了,虽然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还是乖乖的配合我了。

    我双手绕到她身前,当时那角度和高度正好抱着了她某个部位,然后我直接就上手了,那一瞬间我是感觉她全身一颤的,然后下一秒她的惨叫声就刺我的耳膜。

    我可以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这种姿势比较方便,而且更容易出手,虽然有些不雅,当然有些占便宜,但是我真的只是为给她根治这腰,以免留下这病根。

    当我松开的她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跑了,我自己都知道自己搂错地方了,虽然说我是为她好,刚才那一下只是为了防止她下次再闪到腰,所有来不来这一下是感觉不出来什么的,也就意味着解释是苍白无力的。

    她的咆哮声传遍了整个屋里,还好小翠和张叔都不在,要不知道我觉得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临走前威胁过我一句,有一天别落在她手里,不然她一定要我好看,当时这句话我没放心上,不过许多天都我好像反映过来,在这农村我只是待个暑假时间,回头我还得回城市上大学。

    我记得当我从刘兰嘴里听到刘梅跟我在一个城市时,我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突然感觉城市不能回了,我要呆在农村。

    不过一想到我只在农村待三个月时,我想到了张叔,也许我能通过自己的能力去帮到张叔一时,但是当我离开后,到时候张叔他的日子还是不好过,我得想个长远之计,最少在我离开后,村长不敢把张叔怎么样。

    就我正在琢磨时,村长来到了屋里,一进屋就大吼一声小翠,吓了我一跳。

    受到惊吓的我将村长一顿骂,丝毫没有留情面,也就是此时四周无人,不然两个人肯定下不了台。

    他带着烟酒还有一些熟菜,虽然挨了我一顿骂,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很客气的跟我说话。

    他想让我赶紧开始治疗,不过我以没有地方为由拒绝了,这倒不是我故意的,确实没有地方而且没有工具,针灸的那一套工具在城里我并没有带回来。

    他一听就明白了,然后告诉我村里有个财务室,一直空着没用,正好可以收拾出来给我治疗用,并且问我要了所有的设备材料,然后屁颠屁颠的走了。

    村长前脚走张闪就来了,他手里也拎着水果和营养品,他的想法跟村长一样,我以同样的理由给他打发走了,

    这时我脑海中冒出想要在这村里当个村医,然后让张叔和小翠给我当助手,到时候教他们两手,足够他们在村里顺心的过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