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赐符诏

第1章 天赐符诏

夜晚,群星黯淡,寒风冷冽。

    ……

    “少爷,你醒啦!”

    秦扬从噩梦中苏醒,耳边当即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他勉力睁开眼皮,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回到床上,庭院里弥漫着浓重难闻的药味。

    一张秋水伊人的俏脸,出现在他的眼前,手中捧着药罐子,明眸皓齿中散发着无尽的惊喜。

    这少女和他年纪差不多,粗衣劣布,穿着尽管朴素,仍然有一种俏艳美丽的韵味。

    只是因为常年干活,让她的小手有些枯瘦粗裂。

    秦扬挣扎坐起,感觉全身上下撕裂难受,不由皱了皱眉头,当即催动太清真经。

    他不运转秘笈还好,心念一动,便觉一种刺骨的疼痛从奇经百脉传来,痛得他顿时闷哼一声,冷汗簌簌,一颗心却彻底沉了下来。

    他的气海中一贫如洗,苦修近十年的太清元气空空如也。

    除此之外,他的全身经脉也在爆炸中彻底残碎,裂成蜘蛛网一样,几乎沒有痊愈的可能。

    “如此说来,我已然是个……”

    秦扬心头有些苦涩,失神道:“武学废人!”

    “啊,少爷别乱动!”

    陈诗依被他吓了一跳,急遽丢下药罐子,上前按稳他身体,有些埋怨道:

    “少爷,大夫说你身躯残损,起码要躺一个月!”

    秦扬缄默良久,苦涩一叹,強笑道:“身躯残损?不曾想我也有这么一天……”

    他修炼太清真经,身躯之強仅次于玄士,沒料到太清洞突然爆炸,传承失败,当场被打回原形,情况似乎更糟,连市井俗人都不如。

    “小依,我昏阙了多久?”

    “一天一夜过去了。”

    “昏阙了这么久?”

    秦扬眼眸中露出一抹苦笑,打量着空空荡荡的四周,甚至看不到其他奴仆的身影,想来获知情况早已卷款潜逃,不由摇了摇头,道:

    “我沒有获得玄士传承,內院有什么处罚?”

    陈诗依露出为难的脸色,咬了咬嘴边,却说不出口。

    秦扬心头一沉,昏厥前他隐约记得太清洞被爆裂毁坏,秦家庄內院必然会对他作出处罚,恐怕这种处罚让人难以接受。

    “小依,你直说无妨,一点点挫折我还承当得起。”

    陈诗依迟疑良久,咬牙道:“內院下令,传承数百年的太清洞因你而毁,待你苏醒了,就吩咐你去豢兽场,作个豢奴……”

    秦扬的心徒然一沉,他身躯被废,如今又被剥削了宗族辈分的身份,被贬为奴,这确实是霜上加霜。

    但他之前终究是天纵之子,实力曾达到武道天位,心智早就磨砺得沉如渊海,波涛不惊,眨眼就把心头的失落彻底遣散,恢复静和心态。

    他以前一心武道,沒有留意到陈诗依的悉心照顾,此时大起大落,众叛亲逃,小依仍旧不离不弃,当下不由感概万千,感激道:“小依,谢了.”

    其他人视秦扬如瘟神,唯有小依始终如一,昼夜服侍昏迷中的自己,体贴入微,仅凭这一点,就让人刻骨铭记,难忘初心。

    小依有些惊惶不安,俏脸泛红,捏着衣角怯怯道:

    “少爷,不用这样的,奴婢心感不安!”

    “小依,今后你不必自称奴仆,眼下我已被贬为豢奴,地位恐怕比你还不如。”

    “以后我便是你的兄长,你便是我至亲,你我相依为命,共渡天伦。”

    秦扬一扫颓废之色,目光坚定道:“待我重登武道天位之日,就是你人上人之时!”

    不等小依迟疑,秦扬便独自盘膝坐于床榻,开始奋力运转太清真经,试图寻求答案。

    陈诗依见状,迟疑着不再说话,悄悄退了出去。

    秦扬默运秘籍,不由痛哼一声,只觉念头一动,断裂的四经百骸中骤然传来千刀万剐的刺痛,几乎让他难以忍耐。

    他紧咬牙关,全身汗如雨下,衣衫湿透,却強行忍耐住阵阵刺痛,坚持不懈催动太清真经。

    一刻钟过去,他身下的床帐都已被汗水打湿,衣衫潮湿的贴在身上,而伤势却依旧没有反应。

    “绝不轻易放弃!”

    “放弃了,那我就彻底变成一个废人,下半生只能做个豢奴。”

    “参天之树,宁折不弯!”

    “我还得重攀武道天位,蜕化玄士,让小依过上好日子。”

    如此半天过去,秦扬仍旧咬牙坚持,他的面色惨白,嘴唇枯竭,已经有了褪水的征兆。

    这时,正当他心生绝望的时侯,骤然峰回路转!

    原本枯萎的气海中,猛地传出一股奇特气息,冲破天际般渗入四肢百骸,慢慢修复残损不堪的经脉。

    这道独特的气息,与充满狂霸的太清元气有着极大区别,它如同朝气蓬勃的太阳。

    所过之处,如同久旱逢甘露的大地,滋润万物苏醒,拼发生长。

    独特气息徐徐流淌,他惊奇察觉,经脉赫然在缓缓修复,但是这道气息极其隐蔽,不认真观察根本难以发现,修复速度也相当迟缓。

    秦扬欣喜若狂,良久过后才徐徐平复心情,却当即压下念头,寻找这道气息的源头。

    最终,他的念头追逐半晌,赫然发现根源就在气海之中!

    他这才骤然惊觉,早已枯萎的气海并非空空如也。

    在气海的之中,不知何时怪异的漂浮着一道符诏,大有在他气海中据为己有的趋势!

    那道充满朝气蓬勃的气息,就是从这道符诏中散出,传遍他的奇经百脉。

    秦扬眼眸一眯,当即醒悟起当初在太清洞中的遭遇。

    当时他已经沟通九天神界,获得了神灵承认,并赐下绝无仅有的八星符诏。

    却同一时刻,募然惊觉自己气海之中,已经凭空拥有了一道诡异的符诏!

    蛮荒中,想要获得神灵承认,赐下符诏,就必须成为玄士。

    而获赐符诏,不外乎就是武道天位強者用武魂沟通九天神界,获得一部分神灵法则的传承,这种传承会化为一道神秘莫测的符诏,从天而降。

    九天神界赐下的符诏,内藏秘籍与术法,分作三阶九星二十七个档次。

    以一般符诏为例,符诏的符箓星数越多,品阶越高,提供的秘籍自然越好。

    当中,符诏分作九星,符诏表面共有紫、白、青三种色泽,紫色最好,白色次之,青色为下阶。

    九星紫金符诏是上阶上品,为无上至宝,修炼符诏中秘籍,必有大成就,飞升神界不在话下。

    八星符诏是上阶中品,以此类推。

    至于一星青光符诏,则是下阶下品,品阶最低,提供的秘籍也最不入流,属于被神界抛弃的人。

    他气海中诡异莫测出现的符诏,竟对八星符诏的赐予表示无比愤怒,直接爆发出一道毁灭性的能量,把神灵赐下的八星符诏都轰得破碎!

    秦扬如今身躯残损,修为丧尽,沦成一名废人,甚至被贬为豢奴,皆是这道符诏所赐!

    “这岂不是说,这道符诏一直隐伏在我体内,只是我不曾察觉,武魂觉醒的瞬间才暴露出来?”

    这道方尖塔模样的符诏只有残破半截,连一星都算不上。

    也不知是那些材质锻造,似金非金,似玉非玉,塔基雄浑,顶上有天龙吞吐戏珠,符诏全身刻满符纹,似是神界文字,颇为神秘。

    “它究竟是何来历,竟然连神灵所赐的八星符诏都能轰得破裂?”

    秦扬认真观察符诏,心念一动,意识触及符诏,募然一道怪力袭来,把他的意识吞下,卷入一个奇异所在。

    秦扬镇定心神,抬眼打量周围,但见周遭狭窄无比,上下五尺方圆不到,沒有烟迹,却透出耀眼的亮光。

    这个不大的居所别有洞天,周边呈环形,天如华盖,中间还有一个尺许见方的小水池。

    小水池当中并沒有水,正前方竖起一块碑题,上书“太虚境”三个古篆。

    碑文虽小,但仿佛来头却大得惊人!

    那洼地中央矗立着一座小得可怜的孤坟,静静独处一角,孤坟上一目了然,竟然只生长着一株奇特的植物。

    这株翠竹恰恰破土萌芽,露出嫩绿的幼小枝叶,翠绿如玉,散发出烂漫生机。

    秦扬长长深呼吸一口气,只觉生机立刻缭绕心肺,令他全身剧痛立减三分,当下欣喜若狂:

    “灵物!”

    “这是什么品种的翠竹,为什么会具有这么強大的恢复力?”

    “不管如何,即使不清楚它是从何而来,但有了这株苍绿翠竹,只怕我的全身伤势不用多久便能康复,这当真是福祸相依!”

    秦扬沒有发现别的东西,意识略动,缓缓退出奇妙居所。

    只觉伤痛又减弱一些,左手一条经脉顷刻被那株苍绿翠竹传来的生机修复了一半,当下充满信心:

    “有了这道神奇符诏,我的伤势必定尽数康复,之前能突破武道天位,蜕化玄士,不日也一定能!”

    ……

    数个时辰后,秦扬突然睁开双眼,缓缓站起。

    只见他目光锐意闪动,自信焕然一新,看着日惭残破的庭院,以及为了他忙上忙落的幼弱倩影,不无感叹道:

    “小依,就算我暂时失意,也绝不会让你过上卑贱流亡的日子……”

    陈诗依在院外闻言一惊,顿时放下药罐子,就想慌忙回屋,道:

    “少爷,你怎么起来了……”

    但她还没有走上几步,便顷刻让人打断。

    咔嚓!

    外面的院门猛然被人一脚踢开,骤然传来一个‘啧啧’调戏之声。

    “哟!小美眉,别慌着回去嘛!”

    “你长得这般天生丽质,为何还要照顾老八这个残废呢,要不选择跟本少爷如何?”

    “啊,你…你们怎么能乱闯别人院落…”

    秦扬眉头一皱,抬头看向屋外破裂不堪的大门。

    只见八九名奴仆拥着一位贵气少年,肆无忌惮地走进庭院,一脸淫笑地打量着惶惶不安的陈诗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