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七孔流血

第2章 七孔流血

“我道是谁这般嚣张,原来是六哥大驾光临。”

    秦扬眼眉一挑,上前两步,把小依护在身后,俨然不似一个经脉俱裂的废人,不急不缓道:

    “小弟眼下虽然落魄,但这些与外人无关,就不用劳烦六哥费心了。”

    “啧啧,老八,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身边,连些奴仆都仓惶逃窜了,你还有什么本事装清高!而且你区区一个豢奴,还霸占如此大的庭院,不觉得奢侈浪费吗?”

    那少年十六七岁,一身华贵,趾高气扬地来到秦扬面前,啧啧大笑道:

    “老八,你此刻修为被废,家道败落,这个小美眉和庭院以后就归我,我会施舍你几两银子,你也好在外面添点油荤,免得流浪乞食!”

    秦扬眼眸一挑,内心带着几分怒意,道:

    “六哥未免管得太多了,小依和我情同手足,这个庭院也是我父母遗留,说什么也不会变卖!”

    那少年正是秦扬的族兄秦浪,只见他略微摇摇头,笑眯眯道:

    “老八,今日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我秦家庄养不得废物,让你一个废渣在这麽大的庭院中住了这么久,实在是仁至已尽了。”

    “我看这样吧,秦峥执事,麻烦你給老八挪挪住处,免得他弄脏我的地方!”

    身后一个老奴恭敬听命,一步上前,阴森森笑道:

    “八少爷,你是自己滚出去,还是让老奴将你扔出去?”

    那老奴是秦家庄外庄的执事,名叫秦峥,职责是管理外庄奴仆,眼下以秦扬的身份,自然也算归于他管控。

    秦家庄作为荒芜城大名鼎鼎的蛮荒豪族,占地几千亩,富丽奢皇,庭墙林立,奴仆过千。

    这老奴秦峥哪怕是在过千奴仆中,也算得上凶威赫赫的強者,绰号裂尸手!

    他在秦家庄中的地位,甚至还比一些宗族后辈还优渥得多。

    “秦峥,那边的小妞,你就别动手打伤了,少爷今晚留着有用!”秦浪忽然嘿嘿奸笑道。

    “是!”

    秦峥迈步至秦扬跟前,似笑非笑道:“八少爷,适随尊便吧。”

    秦扬忽然平静一笑,直接指名道姓:

    “六哥,小弟十二岁那年中了断肠散,全身腑脏几乎溃烂,这断肠散想必就是六哥收买我的奴婢小丽,放在我饮食中的吧?”

    秦浪嘻嘻笑道:“老八,原来你还不算蠢嘛。此刻給你明说也无所谓,当初下毒,即使明知是我收买你的丫鬟,但你却依旧不知背后的主意,却是其他兄弟共讨的结果!”

    “毕竟你以前这般出色,时刻压在我们头上,我们何时才能出得了头?现在你沦为一个残废,却是老天开眼了!哈哈哈!”

    秦扬目光一冷,深深吸了口气,压制怒意,笑道:

    “原来还有其余兄弟共谋……”

    秦峥执事阴森森一笑,道:“八少爷,以前的事翻出来说还有什么用,你此刻是个武学废物,难道还指望有人給你出头不成?嘎嘎!你还是担忧搬出去之后,会不会忽然暴毙而亡吧!”

    “我秦家庄的奴仆,也敢威逼我?”

    秦扬眼眸一眯,猛地收敛怒气,脸上平静得可怕。

    “威逼你又怎样?在秦家庄,实力才是一切根本,有些修为強横的奴隶翻身做人,有些混吃混喝的废物少爷沦落为狗。”

    “武学九阶,炼皮、炼肉、炼筋、炼骼、炼腑、炼脏、炼髓、凝血、开脉,凝气开脉之后,方可成就天位强者!敢问我的八少爷,你此刻还剩下多少修为?”

    “你以为你还是当初高高在上的武道天位强者?今日老奴便要打断你脊骨,看看秦家庄中有谁敢为你出头!”

    秦浪在旁哈哈大笑,以一种颐指气使的姿态藐视着秦扬,相当不屑道:

    “你一个传承失败的废物,连武道一阶都沒有,到如今还不知死活,还敢顶嘴,給我打!打烂他的狗嘴,把他丢出大街去。”

    其余奴仆当即扑上前去,凶狠向秦扬抓来,企图先把他控制住,生生搥烂他的狗嘴。

    “你们这群卑鄙小人,未免太过得寸进尺!今天我倒要看看,谁才是不知死活!”

    秦扬骤然气势外放,几个奴仆还没有近身,就被他的气势震倒在地,大步朝秦浪走去,冷冷道:

    “六哥,看来最蠢的人才是你,你此刻在不清不楚之下,还听从外人的唆使来挑畔我?”

    “你的修为还在?”

    秦浪眼中大惊失色,当即惊恐后退数步。

    只是旋即,他眼珠徒然一转,收回惊慌的脚步,回头狞笑道:

    “如今在外人眼中,你还是个传承失败的垃圾,哪怕让你伤势勉強康复,又能拥有多少实力,此刻我暗中废掉你,有谁清楚呢,内院也无法追究吧,哈哈哈!”

    “秦峥,立刻給我废了他!”

    秦峥纵身而起,一掌往秦扬当头劈下,武道四阶的气势凛冽爆发,浑身淀放丈余左右的气场,狞笑道:

    “八少爷,你还是太嫩了,你隐忍下去的话,可能还有活命的机会,可如今你一旦暴露出来,只能落得身死魂销的下场!”

    “擒蟒掌!”

    他不愧是秦家庄外庄老当益壮的高手之一,实力強横无比,一掌劈落,连小院中的草藤都被连根拔起,被他淀放的浑厚元气瞬间绞碎。

    “外庄的武学,在我内院的太清真经面前,只是个笑话!”

    秦扬冷哼一声,面无惧色,气势赫赫攀升,陡然一掌劈出,与秦峥的擒蟒手硬拼一处。

    咔!

    只听轰的一声炸裂,一条人影倒飞而出,轰然撞在院墙之上,院墙瞬间崩塌,乱石倒飞,尘烟四起。

    “仅仅一天时间,你竟然就已经伤患痊愈!这怎麽可能?”

    烟尘未散,秦峥衣衫邋遢,从乱石堆中一跃而起,怒喝道:

    “内院的太清真经修炼艰巨无比,你修为刚刚被废,怎么可能瞬间恢复实力?”

    “因为和我比,你只是个庸才!”

    秦峥听完秦扬这话,骤然全身骨肉炸裂,七孔流血,体内爆裂出噼里啪啦的震鸣声,突然鲜血激溅,一滩烂泥瘫倒在地。

    他与秦扬硬拼一掌,被秦扬的太清元气瞬间震裂心肺,震碎所有骨骼,眨眼被打烂成一团肉酱!

    “我的六哥,敢问谁才是垃圾?”

    秦扬冷冷来到秦浪面前,目光森然。

    秦浪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一团烂肉,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在他认知中,秦扬此刻应该是瘫软在病床上,经脉尽断,想怎么践踏就怎样践踏。

    沒曾想到秦扬竟然拥有翻天彻地之能,传承失败时破裂的身体不但尽数痊愈,而且竟还拥有了如此不可思议的战力,似乎比他还恐怕!

    “你,,你想杀我…”

    秦浪一料到秦扬已然恢复了天位强者的修为,或者修为根本就不曾被废,只是自己被人蒙骗了,不由全身打颤,惊恐道:

    “你不能杀我,否则你也会被秦家庄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