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太清真经

第4章 太清真经

秦家庄的豢兽场,坐落于荒芜城郊外,占地过千倾。

    其中拥有豢奴两百多人,豢养的蛮兽大多都是供应給城中大门大族,无不价值连城,名贵千金。

    这些负责豢养的豢奴待遇低下,吃喝睡的地方还不如蛮兽。

    若他们豢养的蛮兽稍有差池或者疾病,轻则拷打赔偿,重则打废,甚至丢到荒外喂兽。

    秦扬带着陈诗依来到豢兽场,但见二百多名豢奴正在豢兽场上论武,一片火热。

    这些豢奴的武艺虽不及宗族之辈,但也相当不凡,甚至有些上年纪的豢奴已然修炼到接近天位强者的地步。

    一名身穿青衫的冷峻青年负手而立,不时指点他们的武艺,淡淡道:

    “想要在我的豢兽场生存,首先必须要懂得武学,身体沒有修炼出三四百斤力度,怎么能拉得住一头发狂的蛮兽?”

    “再次,意识更要敏锐,若然这些蛮兽狂暴失控之下,暴躁的兽蹄践踏下来,躲不掉就只有成为肉渣的下场!”

    “想来这位就是豢兽场的场主吕嵘了,果然气度过人。”

    秦扬看着前方飞舞激扬的场地,演武热火朝天,眼眉不由一挑:

    “传闻他本来是我秦家庄的豢奴,后来成为武道天位的强者,一举蜕化玄士,摆脱卑贱身份,更被庄主推荐給四大豪门之一的徐家商盟为女婿,一飞冲天!”

    秦扬走上前去,吕嵘看着他与陈诗依,不禁微微一怔,随即蹙眉道:

    “你是八少爷秦扬?”

    秦扬徐徐点头,人群中当即传来咕噜呱啦的讨论声,豢奴们指指点点,低声交谈:

    “这人就是秦家庄八少爷?据闻他自小天资聪颖,今年才十六岁,便已突破武道天位的境界,甚至连不问世事的庄主都被惊动,他怎会被贬到豢兽场?”

    “小春子,你是懵逼了吧,昨晚內院的事吵得沸沸扬扬,你居然沒听说?”

    “秦扬昨日去太清洞接受传承,结果竟然遭到神灵的厌恶,甚至把珍稀无比的太清洞都炸破,庄主一怒之下把他踢出内院,彻底贬为豢奴,眼下与我们一样,是个人见人踩的奴才!”

    “啧啧,平时高高在上的少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竟然也有这一天了!”

    ……

    吕嵘冰冷眼神一扫,冷冷哼了一声,豢奴们立刻死寂,静得落针可闻。

    只见他蹙起眉头,负手而立道:“八少爷,不管你之前是什么身份,但你既然沦落到这等卑贱之地,就要遵守我吕某夫妇的规矩。”

    “不论你是残废也好,宗族辈分也罢,只要触怒了我的规矩,定然严惩不妥。”

    “场主快人快语,有哪些吩咐但说无妨。”秦扬微笑道。

    吕嵘心头惊讶,抑心自问,倘若换做是自己,遭遇这种大起大落,恐怕早就萎靡堕落下去,而秦扬却竟然能笑得出来,不由对他的心胸颇为另眼相看,打消了内心的一点点不屑心念,当下略略拱手道:

    “也说不上什么安排,八少爷,你此后的杂务说轻松也不算轻松,就是负责管理兽厩,只要豢养的蛮兽保持干净与舒适,其他我一切不管。”

    说罢,命人安置秦扬住下。

    秦扬自无不可,待安置好住处,就见陈诗依犹犹豫豫向外走去,不禁好奇道:

    “小依,你这是干什么呢?”

    陈诗依喏喏涩涩,低头道:“奴婢听说徐夫人是徐家难得一见的奇女子,想去求她教授武学,以后若有所成,也好保护少爷一二。”

    秦扬心中一阵寂然,心头泛起阵阵感动,陈诗依一直不喜刀枪棍捧,事出有因必然是为了沦落废人的自己,当下摇头笑道:

    “你假如想学武,何必摆低架子去求别人,放着身边的天位强者不求,这不是看不起我嘛!”

    “徐家商盟虽然是荒芜城四大豪门之一,与我秦谭崔三庄齐名,但他们专精于商盟,武学却是算不得怎么精湛。”

    秦扬傲然道:“而我好歹也是修炼秦家庄传承数百年的绝品武学,虽然废掉重来,但起码武学见识比她高明十倍不止!”

    陈诗依羞涩低头,又退了回来,羞红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秦扬淡淡一笑,道:“太清真经是我秦家庄的不传之秘,无法传給外姓,况且这种武学粗狂桀骜,不适合女孩子修习。”

    “这样吧,我父母遗留下一本阴幻秘笈,也算一流武学,适合女孩子修习,尽管不如太清真经,但也相差不了多少。”

    秦扬立即把阴幻秘笈从头到尾诵念出来,且具体讲解了一遍。

    发现陈诗依这小妮子的领悟能力的确非凡,不过讲解了一遍,她就把阴幻秘笈完整的记下,甚至把秘籍的奥义领悟几分。

    一个时辰过后,陈诗依天赋凸显,竟然找到气感,气海中一丝寒离劲气应运而生,在她经脉中慢慢围绕而行。

    “小依的资质,果真恐怖,只怕比一些秦家庄后辈还要恐怖!若非她不爱习武,恐怕眼下的成就,早已迈入太清洞,获得符诏传承……”

    秦家庄的太清洞中有唤醒武魂的洪荒秘术,只要未满二十八岁,且修为达到武道天位的秦家庄后辈,均有资格进入太清洞。

    只要获得传承,召醒武魂,获得神灵凭证,就可以成为一名呼风唤雨的玄士!

    而所谓武魂,其实就是灵魄、精魂。

    任何生命,自降生那一刻起,就会感染上天地万物的精魂。

    精魂的种类或是飞禽凶兽,或是花鸟鱼怪,或是妖精魔虫,甚至是星宿列神之魂。

    刚出生的婴儿,武魂微弱,唯有把武道修炼到天位强者的境界,武魂才能达到沟通九天神界的強度,接受神灵的意志传承。

    秦扬想起太清洞,不禁摇头一叹,盘膝坐下,惯例内视四肢百骸。

    突然却惊讶地发现,他气海的五条经脉已尽数愈合,而且经脉的宽度、韧度、強度都比之前大大增強,心中愈发惊奇道:

    “符诏里面的那株苍绿翠竹,究竟是什么来历,怎麽会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顷刻间,他的意识迫不及待进入符诏当中。

    只见太虚境中那座坟头上的翠竹,又茁壮了几分,高达一尺有余,顶端冒出枝桠,四片翠绿的嫩叶伸展其中,如同迎风屹立的手掌,托住苍穹。

    符诏居所中,周遭弥漫着勃勃的生机,比前不久还要浓郁得多。

    这株翠竹还小,秦扬分辨不出它究竟是根竹还是苗竹,又或者蛮荒外域的品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