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美女的请求

第一章,美女的请求

随着一道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尖叫声,一辆红色的卡宴停在了一个破落的小院门口,一个身穿黑色低领制服的高挑女郎,踩着高跟鞋从卡宴上下来。

    她掐着酸软的腰,面带疲惫,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从蒙了一层灰尘的卡宴车身上,可以看出她是从很远的大城市来的。

    看到没有大门的门口,她深深松了一口气,因为这里就是她要找的地方,不过,看到这个院落如此破败,她皱了皱眉头。

    因为以那人的身份,就算隐居,也不至于如此落魄吧?

    “这是薛神医住的地方吗?”

    冯青燕走进门口,看着土屋门口一个抱着一只猫,坐在小马扎上低头晒太阳的邋遢汉子,冷漠地问道。

    她没有说这是不是薛神医的家,因为一个神医的家,怎么会如此破败?她甚至怀疑,让自己母亲敬若神明的神医,是不是一个骗子!

    不过,她已经没有退路了,母亲的病情再也耽误不得,专家说,她的母亲活不过一个月!

    既然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她就死马当活马医。

    这时,门口的邋遢汉子漫不经心地抬起了头,一张惊艳的脸庞映入冯青燕的眼帘,看到这张脸庞,她心头一震。

    这人好帅啊!五官精致如同刀削,眼眸沉如秋潭。

    冯青燕不是一个犯花痴的女孩,可是,此时她有些感叹上天,竟然给了这人一副如此精美的皮囊,正当她忘记了怎么说话的时候,她看到这个帅哥嘴角翘起的弧度,以及他炽热的眼神盯着的位置,不由地心头火气。

    哼!

    空有一个好皮囊!又是一个好色坯子!

    因为这人的目光,死死地盯在了她32D的胸前。

    想到此行的目的,冯青燕压下心头的厌恶,冷漠地问道:“薛神医是住在这里吗?”

    马扎上的汉子摸了摸怀中的猫头,轻轻一笑,在阳光下竟然有种圣洁的味道。

    “神医确实住在这里,我就是,一般人,我不告诉他。不过,我不姓薛,在下姓李,单字一个青字,请问美女是看病吗?”

    李青说着,上下打量了一下冯青燕,又接着说道:“确实有病,虚火上升,月经不调,不早日治理,必定会卧床不起,要不要我帮你降降火,调理调理?”

    “混蛋!调理你个大头鬼!”

    冯青燕如果放在平常,就冲这人的目光和言语,定会一个嘴巴子扇过去。

    更可恨的是,这人呵呵一声,苦笑摇头,一副不知好人心的表情。不过,为了寻找薛神医,这些,她冯青燕忍了。

    “我问你,薛霸天薛神医住在这里吗?”

    李青默默闭上眼睛,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混蛋,你聋了吗?问你话呢!”

    “混蛋,问谁呢?”

    “混蛋,问——,你——”

    冯青燕气的花枝乱颤,想扭头就走。可是想到自己母亲的病情,她压下心头的怒意,展颜一笑。

    “这位小哥,麻烦您问一下,薛神医薛霸天住着这里吗?我是他故人之女,想请他给我母亲看病,麻烦您给告诉我一下,好吗?”

    李青有些讶然,没有想到这漂亮极品女孩竟然转变的如此之快?他看了看门口的那辆红色的卡宴,心理暗自嘀咕,没有想到师傅这个不问世事的糟老头子,还有土豪故人!

    李青不再为难这个美女,说道:“我师傅确实叫薛霸天,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给人看病,会不会看病,还是另外一回事呢。你真的是找他,而不是我?”

    冯青燕听到薛霸天三个字,直接把后面的话给忽略了,兴奋地说:“他老人家在哪里?带我去见他!”

    “有什么好处?”

    感受到李青那具有侵略性的目光,冯青燕压下心头的不快,优雅地从钱包里,拿出了一打钱,向李青递了过去,淡淡地笑道:“这个好处够吗?”

    “嘿嘿,还是个大方的有钱人啊!”

    李青笑着,从美女的修长的玉手中,接过这打崭新的红票,迎着阳光,照了一下,脸上露出开心的微笑,正要把这打红票揣进破衣服里,一声咳嗽声从远处传来。

    “咳咳!”

    听着这个咳嗽声,李青手臂一抖,这打厚厚的红票差点掉在地上,急忙踹进他的破衣服兜里,尴尬地说到:“师傅,你怎么回来了?我准备找你呢!”

    一个身穿蓝色布衣,留着山羊胡的精瘦老者,正扛着锄头目光犀利的看着李青。

    “拿来!”

    “师傅,有外人在,给我留点面子!”

    薛霸天哼了一声,并不理会李青可怜的样子,严厉地说道:“规矩,你懂得。”

    “规矩我懂,18岁之前,我的一切所得,归你所有,做一个平凡的穷人,可是这不是只有两天,就到18岁了嘛!”

    “别说两天,就是两分钟,也不行!”

    李青见师傅霸道的样子,哀叹一声,从破衣服兜里,把钱摸了出来,懒洋洋地说:“好,都给你,我看你要这么多钱能不能带到棺材里不!你无儿无女的——”

    嗯?

    李青说道这里,心中灵光一现。

    “故人之女?”

    他转身看了冯青燕一样,对着自己的师傅说道:“师傅,她说是你故人之女,来找你的,不会是你在外面的私生女吧?”

    “混账东西,你怎么说话的!”

    李青的师傅,薛霸天怒骂一声,正要说话反驳,当他的目光落在了冯青燕身上的时候,他挺直的身板微微一颤,眼中充满了震惊,连手中的锄头,都掉在了地上。

    “钰儿,你怎么来了?”

    被人称作钰儿,冯青燕明显一愣,因为钰儿,就是自己母亲的乳名,只有异常亲切的人,才会这样称呼的。不过她瞬间明白了,这人是把自己认成了自己的母亲。本来她觉得这个自己母亲口中的薛霸天定然和自己母亲关系匪浅。

    看样子,果然不出所料。

    那这人就是自己要找的神医薛霸天,也是自己母亲的故人。她略微羞涩地,拉进关系地说道:“大叔,我不是钰儿,我是她的女儿青燕。”

    薛霸天收住痴情的模样,意犹未尽地说:“像,真的太像了,简直是一模一样。你母亲最近还好吗?”

    冯青燕有些哽咽地说:“她身患重病,医生说,她活不过一个月。”

    “重病?什么病?哪个混账医生说道的,这天下都没有治不好的病,只有不会治病的医生!”

    旁边的李青,听得暗暗咋舌,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师傅的脸上,出现过除冷漠以外的表情,更没有看到过他为什么事激动过,而且他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谈论医术,而今天这是怎么了?

    看这样子,这个钰儿在他心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啊!

    李青弱弱地问道:“师傅,钰儿是谁啊?是师娘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啊?”

    冯青燕也有些紧张和期待。

    因为她从小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甚至她都没有母亲提到过父亲,而她的姓都是随着母亲的。

    可是薛霸天似乎没有看到两人眼中的期待,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狠狠地瞪了李青一眼,然后,回首对冯青燕和蔼地说:“丫头,你母亲让你找我说什么事没有?”

    “她说你是神医,当今世上,只有你能治好她,如果你有心的话。”

    “有心?”

    薛霸天眼中闪过苦涩。

    “18年前,我就发过誓言,今生再也不为任何人看病!她为什么又要逼我!”

    这时冯青燕噗通一声,跪在了薛霸天的面前。

    “求求你,救救我母亲,我做牛做马报答你!”

    “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你母亲知道我的苦衷,为什么还要来逼我!”

    旁边的李青,看到这场苦情的祈求,拉了拉师傅的衣袖。

    “师傅——”

    “你也不要劝我,我是有苦衷的!”

    李青尴尬了一下,幽幽地说道:“师傅,我没有劝你,我是说,这活我可以接!人家这么有诚意,都要做牛做马了。我这个神医,就勉强出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