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新书发布,求支持,看看感兴趣不。

弟弟新书发布,求支持,看看感兴趣不。

安澜大厦的旋转玻璃门突然转开,一个二十三岁左右的年轻人,被两个保安架着给扔了出来。

    在他的后面,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抱着一沓文件摔到他的面前,骂道:“周扬,快踏马给我滚蛋!再来公司,打断你的腿。”

    周扬爬了起来,吼道:“把我工资给我结算了!”

    “你还有脸要工资?自从你来的公司,公司接二连三地出事,都到月底了,公司没有做成一单业务!”

    周扬有些虚,自家知道自家事。他就是一个倒霉蛋!

    毕业一年,他找了四个工作,每个公司都因为他黄了,最后这一个公司更倒霉,一个月就三个客户,一个客户正要来公司签合同呢,却出了车祸!另一个签合同前,在公司上了个厕所,却被爆了的下水管淋了一身脏水!合同也跟着黄了。最后一个是可老客户,本来正要发货呢,却被退了一批。说以前的水管,质量有问题,刚刚拉到工地,全被冻裂了。

    可想到晚上要交的房租,周扬不得不狠心说道:“没有提成,基本工资总要发我吧!”

    然后中年人根本不理他,似乎怕沾染晦气一般,扭头就走。

    倒是有一道笑声从旁边传来,周扬投眼望去,只见大厦的墙角处,一个衣服破烂,脏兮兮的老乞丐正在露出一嘴黄牙,正笑话自己。

    周扬气恼骂道:“笑个屁!”

    老乞丐笑的更欢了。

    “笑屁呢!”

    周扬真想揍他一顿,可看老乞丐年龄不小了,不想和他一般见识,再说他还要想办法去弄房租呢!白了老乞丐一眼,收拾地上散落的文件。

    可是老乞丐却没有停下,看着周扬幽幽地说道:“极阴之体,衰神附身,能活到这个年龄,仅仅只是倒霉,真是一个奇迹!”

    周扬心头一震。

    极阴之体不是第一次听说,自从他小学开始,便开始生病,而且他周围的亲戚朋友也跟着生病倒霉,一个路过的道士,说他是极阴之体,不但克自己而且克亲人朋友。

    父母担心之下,便让他认道士为师父,跟道士隐居在山里。

    说来也怪,他走之后,他亲戚朋友的病都好了,而且运气也好了起来,村里还发现煤矿,一个个富得流油,没有人想起,也不愿想起还有一个周扬。

    道士实在了得,周扬跟了他修习功夫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倒霉的事发生,身子也渐渐强壮起来。可天有不测风云,在周扬十八岁那年,天降暴雨,道庙被冲塌,道士也被发疯的野兽踩死。

    周扬遵从师傅临死的遗训,上了一所大学,过着正常的生活,慢慢等待事情的转机。

    此时听到乞丐,一眼看出自己的情况,心中激动。

    难道这就是师傅所说的转机?

    周扬试探地说道:“你可知人之气运,实为阴阳,偏阳富贵,偏阴卑贱,阴阳平衡者,众生相之相?”

    老乞丐浑浊的眼睛微微一亮,恍然笑道:“怪不得你能活着,原来有强者帮你改运!只可惜,他虽然道法高深,但气运岂能轻易改变?更何况是极阴之运!运为命主导,如果强行改变,虽能收一时之效,当长久下去,定会受气反噬!”

    周扬顿时确信,老乞丐就是师父让自己等待的转机,迫切地问道:“老人家,你可有办法帮我去掉霉运?”

    “有是有,不过,你需要拜我为师!这样我才可以帮你!”

    “这!”

    周扬有些为难。

    老乞丐见状,有些急了。

    “怎么?你不愿意?我可告诉你,没有我帮忙,这天下没有第二个人能帮你!”

    周扬急忙说道:“老人家,你误会了。不是我不愿意。我师傅去世了,我怕我拜你为师之后,你也会像我师傅一样被我——”

    周扬说着有些伤心。

    “哟!小子,没有想到像你这么苟活的人,竟然还有一个赤子之心!难得!”

    周扬心头一暗。

    他确实是苟活!师傅死时的一幕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上,让他一辈子无法释怀。如果不是答应过师傅要好好活下去,他真的坚持不下来!

    老乞丐见周扬真情流露,不好打击他,安慰道:“好了!这种事不要介怀,受你霉气的人,都是他们命该如此!你放心,你拜我为师,绝不会影响我!因为我也是极阴之体!”

    “啊!”

    周扬打量了老乞丐一眼,细思极恐。如果有一天他变成老乞丐这样,不知道师父让他坚持还有什么意义!

    老乞丐似乎看透了周扬的心思,有些不爽地说:“放心,你不会像我一样,咱们虽然都是极阴之体,可命不相同。你像我这样悟透人生,还差一段路呢!快快拜师,我传你控气术,到时候,你可以控制这些霉气,让它们受你的心意驱使,可以有选择地让某些人倒霉。”

    周扬见就要搬开压在心头多年的巨石,扑身便拜。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好好!乖徒儿,快快起来,我这有一本我多年的控气心得,你慢慢感悟!”

    老乞丐说着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黄纸册子,塞到了周扬的手中。

    周扬打开一看。

    上面第一句话写着:控气之要,在于心。心诚,则天眼开,天眼开,便看得阴阳二气!看的见才能控!

    周扬心神一震,他和道士师傅修行多年,道心已开,自然理解其中含义,于是迫不及待地看了下去。

    老乞丐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道:“乖徒儿,不急不急,你收起来,慢慢看。师傅我已经很多天没有开荤了,你有没有钱?请我大吃一顿?”

    周扬掏出干瘪的钱包,有些为难地说道:“师父,我只有二十一了!”

    老乞丐一把夺过周扬的全部家产,笑道:“刚好够我吃碗牛肉面!”

    周扬吧唧了一下嘴,说真的,他也很久没有沾荤了!可刚认了一个师父,他又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怎么也要满足一下他。

    周扬恭敬地说道:“那先委屈师父吃牛肉面吧,等我学会了控气术,定让师父吃香的喝辣的!”

    老乞丐目眼微亮。

    “小子,遇见我算你走运,你不用等学会控气术,你只需到前面第二个红绿灯路口,你的好运就会来了,到时候,你不仅有饭吃,而且连房租都有了,你一定要答应他的条件啊!要不然师父我就食言了!”

    老乞丐说着,便挥舞着周扬仅有的二十一块钱,催促周扬快去。

    周扬答应一声,把捡起的文件扔进垃圾桶里,向老乞丐说的地方赶去。

    大厦门口一直注意他们的保安,见状忍不住摇头嘲笑。

    “傻子,竟然被一个乞丐骗了,还霉运,控气术,以为是神话呢!就你这智商,不倒霉才怪呢!第二个红绿灯路口,要是有好事,他怎么不自己去呢!”

    周扬一听,心中一动,连师父那样高明的人对自己的霉运都没有办法,这个老乞丐会有办法吗?如果有办法,他怎么就成了乞丐呢。

    周扬想着,忍不住地回头看了新认的师父一眼。

    我去!人呢!

    老乞丐已经没有了踪影。

    他不会真的骗自己的吧?

    不过,周扬见自己只是损失二十一块钱,便不再纠结。虽然那是自己的全部身家,但和一顿饭没有多少区别,房租还是没有。

    周扬选在相信老乞丐的话,急忙向东面第二个红绿灯路口走去,只是他刚到路口,一个蓝色的玛莎拉蒂,带着一道尖锐的刹车声,直接甩到了他的面前。

    车上戴着墨镜的公子哥,对着周扬骂道:“找死啊!没看着红绿灯!”

    周扬惊魂未定地说道:“我走的就是绿灯啊!是你戴着墨镜没有看到吧!”

    “尼玛!还敢顶嘴,我抽死你个混蛋!”

    他说着便推开车门,蹬着锃亮的皮鞋,迈着紧身花裤腿,走到周扬的面前,正要动手,后面一个保镖的样子,急忙拦住了他。

    “少爷,他好像就是咱们要找的人!”

    保镖恭敬地拿着一张照片,放到了公子哥的脸前。

    感兴趣的请搜——最后一个衰神。

    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