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偷看

第三章,偷看

李青跟在后面,眼睛一眯,打量了那个正要摸进厕所的青年一眼。

    一身休闲的阿玛尼,扶着墙壁的手腕上,还戴了一个大金表,一看就价值不菲。

    李青暗自好笑。

    谁踏马见过瞎子戴手表的?

    再说,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都是些朴实的农民,根本没有人会一身名牌。

    他难道是跟着冯青燕过来的?

    李青隐约想起,刚才好像有个车子跟着自己停在了远处。想到此处,李青没有贸然行动,而是悄悄地跟在他的后面,看看这人到底能耍出什么花样,同时也看看对自己不爽的冯青燕怎么处理。

    李青比较熟悉地形,甚至知道在哪个角度,能看到厕所的风光,但是这人却不行了,他刚刚走到厕所的门口,便让里面的冯青燕觉察到动静。

    冯青燕显然把这人当成了李青,娇声呵斥道:“混蛋,别进来,也别找给我送手纸的借口,否则我要你好看!”

    李青心中暗笑。

    这美女果真没有带手纸,但是,自己有这么好心吗?

    然而,下一刻厕所中便响起了冯青燕的惊叫声。

    “啊!你是谁啊!谁让你进来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看不到里面有人!”

    这个身穿名牌青年急忙道歉,而且扶着墙壁,装作惶恐的样子,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瞎子的神情和动作装的惟妙惟肖,连偷偷跟在一旁的李青都自愧不如。

    只是这逼真的表演,让冯青燕疑惑不己。

    “你是瞎子?”

    “准确地说,我是一个盲人。”

    这人面露忧伤,他的眼睛还是直直地盯着远方,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冯青燕有些信了,而且她的心底还是那么柔弱。

    “不好意思,我错怪你了,请问一下,你带着纸吗?我刚才来的急,忘记带手纸了。”

    “带,带了,我这就拿给你。”

    瞎子青年慌忙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纸巾,然后摸摸索索向冯青燕递去。

    冯青燕满脸通红。

    因为瞎子青年递纸巾的手,好几次都触摸到她的身体。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过。

    “盲人大哥,你别乱动。”

    “好,我不乱动,我扶着墙休息一会。”

    他说是扶墙,可是双手却向冯青燕的脸蛋和胸口摸去。

    “啊!你扶错了!”

    冯青燕急忙后撤,由于没有提上黑色短裙,整个身子摔倒在地,顿时春光乍泄。

    “你怎么了?是不是摔倒了?”

    瞎子青年紧跟一步,急忙向冯青燕胸口乱摸过去。 躲在暗处的李青,见这家伙竟然装瞎耍流氓,顿时怒不可遏。

    “住手!”

    然而瞎子青年的手将要抓到冯青燕胸口那团雪白,怎么会半途而废?他的手再次跟进。

    “卧槽!”

    李青大骂一声,一步跃过,抓住这人的后脖领,直接向后甩了出去。

    这人一百多斤的身子,竟然让李青不费吹灰之力,就给摔到了墙上,疼的这人呲牙咧嘴,瞪着呆滞的眼睛还不停地说:“谁在打我!发生什么事了。”

    “卧槽,你还踏马装瞎子呢!我打死你个王八蛋!”

    “住手!李青,你发什么疯!”

    “我发什么疯?你没有看到这人正在占你便宜——”

    那个吗字还没有出口,李青已经变的目瞪口呆,生生地咽了一下干燥的喉咙。脑海里充满了冯青燕圆润翘起的粉臀,还有胸前挣破扣子的雪白。

    “混蛋,给我滚出去!”

    李青尴尬地回头,弯腰拾起地上的那包纸巾,扔在冯青燕的身前,然后默不作声地拉着瞎子青年出去了。

    两人出了厕所,李青松开这人,从怀里掏出了一根叼在嘴上,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心。刚才那个画面真的让他血脉喷张。

    不过,看到眼前这人,不爽地闷声说道:“说吧!敢欺辱我的人,让我怎么惩罚你?”

    “你在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欺辱你的人了,再说,我一个盲人,怎么能欺负别人。”

    “呵,这么说,刚才你不是故意摸她吗?”

    “刚才我摸她了吗?”

    李青吐着烟圈笑了。

    “你见过一个瞎子戴手表的吗?”

    这人正要反驳,李青摆了摆手。

    “别急着反驳,想要证明你不是一个瞎子,我有一百种方法,现在我不会在和你讨论你是不是瞎子,而是该怎么处置你。”

    李青声音清冷,缥缈的烟雾下,笼罩着一张冷漠的脸。他的身上,隐隐有股压迫的气势,向这人袭去。

    这个衣着富贵的青年,想到李青一把把他提起的样子,脸色一变,急忙大喊道:“你不能欺负一个盲人!”

    “呵呵,在我眼中,可没有盲人不盲人的,只有好人和坏人,而且坏人必须受到惩罚。”

    李青扔掉手中的烟头,狠狠地踩了一下,冷笑着向他走了过去。

    正在这时,整理好衣服的冯青燕,从厕所里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不高兴地说道:“李青,你又要干什么?你和一个盲人较什么劲。”

    李青没有想到,冯青燕竟然不生气了,似乎不想再计较这件事了。

    李青眼睛一转。

    “他说他是个瞎子,我看看能不能帮他治好,省的他以后,老走错女厕所。”

    “哦?”

    冯青燕很感兴趣,她正想看看李青的医术如何呢。

    “那你帮他看看吧!也算是积德行善。”

    但是这个青年却有些不干了,说这眼疾是从小生的老毛病了,根本治不好。

    “哦,我怎么觉得你怕我扯破你的谎言?”

    冯青燕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如果这人真的是装瞎子,那在厕所,岂不是被这人故意占了便宜?!

    “你怕什么?难道真的是装的!”

    “不不不,我是怕他看不好,白白地浪费时间。”

    这个青年不再推脱,老实地站在李青的面前,似乎真的是瞎子一般。 李青知道他打的什么注意,心头冷笑,既然如此,我就圆了你的瞎子梦!

    李青抓起他的手臂,摸了一下脉搏,然后顺着胳膊,在他的身上捏了起来,引得瞎子青年一阵紧张。

    “你干什么?看眼睛有没有问题,跟我的身体有什么关系?”

    李青呵呵一笑。

    “这你就不懂了,一般的医生都是头痛看头,脚痛看脚,他们忽略了人体是一个有机的循环,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是相互影响的。而真正的医生,都会检查身体的各个部位,看到底是哪里个部位出了问题。”

    瞎子青年脸色难看,闷声说道:“那你看好了吗?我的眼睛有没有问题?”

    李青在他的身上摸了几下,便抽去手臂,然后恭敬地给这人鞠了一躬。

    “对不起,刚才是我误会你了。你确实是一个瞎子!”

    李青话音一落,这人的心中似有一声闷雷炸起,他突然觉得自己眼前的视线暗了下来,似变天了一般。他的身子踉跄了一下,差一点摔倒在地。

    听说这人是个瞎子,冯青燕刚刚松了一口气,却见这人失魂落魄的样子,急忙上前关心地问道。

    “你怎么了?”

    “没事,我没事!”

    他摆脱冯青燕,向这大路的方向,踉踉跄跄地跑了过去,边跑嘴里边骂道:“大志,大志,你踏马快点扶老子一把!”

    冯青燕看着这人离开的样子有些奇怪,便问李青。

    “他怎么了,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让他从一个假瞎子,变成了一真瞎子。”

    “啊!你怎么歹毒啊!”

    “什么叫我歹毒啊!他装瞎子欺辱你,我怎么能不教训他?我师傅可是让我好好照顾你的!再说,他一个衣着华贵的富家子弟,出现在这里,你不觉得可疑吗?”

    冯青燕听到李青的提醒,冷静了下来。

    看着远处停着的那辆宝马X5,还有从车上跑下来的年轻人,她觉得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