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被扔大街上

第四章,被扔大街上

远处,从一辆蓝色的宝马X5上,下来了一个消瘦的小年轻,听到瞎子青年慌张的呼喊,一阵小跑赶了过来。

    “雷少,您这是怎么了?”

    “我看不到了,快扶着我!”

    大志一愣,然后笑道:“雷少,您就别演了,他们没有过来。”

    “麻蛋,老子真的看不见了!快带我上车!”

    大志狐疑不己,不过,还是扶着他向X5走去。

    “等一下!”

    后面传来冯青燕的声音。

    大志看着追上来得冯青燕,笑着说道:“冯姐。”

    冯青燕皱了皱眉头,她只觉得这人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没有想到人竟然认识自己!她心里暗暗警惕,因为在母亲身患绝症这个时期,有很多心怀不轨的人对冯氏产业,有窥觑之心。

    “你是?”

    “额,我是孙少的人,大志。听说你要到六盘山寻找什么神医,替伯母治病。孙少怕你被人骗了,让我悄悄地跟着保护你。”

    冯青燕皱了皱眉,有些不悦,指着雷少说道:“他是瞎子吗?”

    大志楞了一下,看了雷少一眼,笑道:“是,是瞎子。冯姐,是不是刚才雷少有什么冒犯你的地方?”

    冯青燕冷哼一声。

    “你回去告诉孙晨,我的事,他少管!”

    “冯姐,孙少真的很关心你,而且为了你,他花了大价钱,把真正的神医孙怀仁,给请了过来,帮伯母看病。”

    “孙怀仁?那个号称孙思邈37代传人的孙半仙?”

    “嗯,就是他!有他在,伯母的病肯定能治好。”

    冯青燕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他可是真正的神医,不像李青不靠谱。开始她托关系请过孙怀仁,可是,人家根本没鸟她,客气的说:没有时间,要看病的话,需要排号,而且已经排到一年后,可母亲的病连一个月都等不了。

    冯青燕虽然讨厌孙晨,可是,他能帮自己这么大的忙,她还是心怀感激的!

    “孙神医在哪里?带我去见他!”

    此时,冯青燕直接把李青凉在了一边,也懒得管雷少是不是装瞎了。

    李青有些不爽。

    明明自己这个神医就在眼前,还要舍近求远。

    再说,论医术,哪怕是孙思邈在世,也不一定有自己的水平高,更何况还是传了三十七的传人,而且这个传人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李青幽幽地说道:“药王孙思邈,生在唐朝,距离现在一千四百多年,就算传人,最低传了50代,这三十七代,明显是个冒牌货!”

    众人目瞪口呆。

    李青似乎说的有些道理。

    大志有些不甘地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都说他是神医,他定然有些能力。你管他传多少代呢!只有能治好伯母的病,就是神医。”

    得!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冯青燕。

    “嗯!走,带我去见他。”

    李青见冯青燕真的相信了这个大志,急忙提醒道:“如果那个孙少能请来药王的传人,他的这个瞎子朋友,还至于到处乱逛吗”

    大志有些尴尬,他现在也不知道雷少是真瞎还是装瞎。不过,他决不能给孙少丢面子,不屑地对李青说:“孙少是想让雷少揭穿你这个假神医的身份,好让冯姐不上你的当!”

    冯青燕扭头看了李青一眼,有些冷漠地说:“既然你师傅不愿意出手治病,自有神医出手,你就别瞎操心了。你如果不爽,要么回去,要么一句话别说跟着。见到我母亲,也算是给她一个交代。别的事,你还是不要管的好。”

    李青见冯青燕突然变脸,苦笑了一下。

    回去,自然是不行的。

    照顾好冯氏母女,是师傅交代的,李青自然不会放弃。

    他点了点头说:“好,我跟着。不说话。”

    大志扶着瞎子雷少上了那辆蓝色的宝马X5。而冯青燕直接拉开驾驶舱的门,对李青冷淡地说:“去,坐后面去,我来开!”

    李青再次苦笑。

    此时,他就是一个偷看冯青燕上厕所的无用之人,被打入冷宫,也不奇怪。

    李青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没有说话,一屁股坐在后排座,抱着猫开始假寐,他到要看看,这个孙半仙是怎么治好癌症的。

    红色的卡宴在高速上飞驰,冯青燕激情四射,没有丝毫疲惫,紧紧地跟在X5的后面。

    李青半睡半醒,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道紧急的刹车,李青睁开惺忪的眼。

    “到了吗?”

    “下车!”

    李青见冯青燕态度冷淡,也不再说话,拉开车门,探身钻出车厢,正要伸下懒腰,被眼前的情景惊着了。

    卧槽!这是大街上啊!

    既不是小区,也不是别墅区,而是一个公交站。

    他正要问冯青燕怎么回事,冯青燕滑下车窗,清冷地说:“你自已先坐公交去我家,维多利亚18号。”

    李青楞了一下问道:“你去哪里?”

    然而回答他的是发动机的轰鸣声,还有红色卡宴的背影。

    “喂,别走,坐几路车到维多利亚?”

    冯青燕早已经绝尘而去。

    “卧槽!坑爹啊!”

    李青想问师傅知不知道冯青燕的家,可是他根本没有手机。看着川流不息的大马路,李青有种被遗弃的感觉。

    “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和这丫头一般见识!”

    李青走到旁边的公交站,看到一个戴着耳机的美女,上前问道:“喂,美女,向你打听一个地方,去维多利亚坐几路车?”

    美女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远远地躲开。

    “哎,帮帮忙!”

    李青急忙跟上。

    “你再过来,我报警了!”

    李青愣了,自己像坏人吗?当他扭头看了一下周围,顿时傻眼。

    旁边的人像避瘟疫一般,纷纷躲开自己。

    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还报警!

    正当李青苦闷的时候,一个糯糯的声音,在他旁边响起。

    “这是你养的猫吗?能不能让我抱抱?”

    李青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一米六左右的娇弱女孩,正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怀中的猫咪。她身材虽然瘦弱,但一张精妙绝伦的脸蛋,足以让在世西施,都自惭形秽。

    而且这女孩,并不像别人一样,认为自己是坏人。

    李青微微笑道:“你不害怕我是个坏人?”

    这女孩灿烂一笑。

    “我只是发现你的猫很可爱,没有去想你是不是一个坏人。你是个坏人吗?”

    “当然不是。”

    “但你是个怪人,有谁会像你这样?这么不注意形象,腰中还挂着木刀。”

    李青突然明白,周围的人为什么躲避自己了,原来是把自己当成神经病了。不过,李青心里却腹议不己,穿的破怎么了?挂个木刀怎么了?这是神医风范!

    哎,不怪我太疯癫,只笑世人看不穿。

    李青没有解释,摸了一下猫头,把怀中的猫递给了小女孩。

    “丫头,你知道维多利亚坐几路车吗?”

    女孩欣喜地抚摸这猫的皮肤,随意说道:“你跟着我就行,我就在那里住!”

    黑猫任由女孩抱着,两人安静地等着公交。

    那个戴着耳机的美女,白了李青一样,对着女孩关心道:“小妹妹,你好心,可别被人骗了。”

    女孩展颜一笑。

    “没事,怪人哥哥是不会骗我的,就算骗我,我也会怀念生活的美好。”

    戴着耳机的美女不再说什么,远远躲开。

    李青一阵无语,听这丫头的怪话,似乎她也不确定自己是好人啊?

    不过,看她一脸灿烂的笑容,李青知道她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坏人。只是正当李青收回目光的时候,他眼底微微一缩。

    怪不得女孩说她会怀念生活的美好,原来女孩的身体真的有些问题,如果李青所料不错的话,她定是得了不治之症。

    相见是缘,李青正想问她的时候,她灿烂一笑,对着李青喊道:“快,车来了。”

    她说着一马当先,向停下的公交冲去。

    “别挤,让一让!排队!”

    她虽然如此说,可还是冲到了前面,很难想象她一个瘦弱的身子,竟然能冲动最前面,而且还抱着一只猫。

    李青苦笑。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