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小试身手

第五章,小试身手

女孩似乎乐在其中。

    她抱着猫刚刚挤上公交,便对后面的李青大声喊道:“怪人哥哥,你快点,再慢,就没有座位了。”

    李青苦笑,这丫头竟然没有一点刚才糯糯的样子。

    李青扫了车厢一眼,哪里还有座位?不过,李青还是挤了上去,毕竟这丫头还抱着自己的猫呢!

    只是他刚刚挤上车,司机大叔一脸不善地说:“投币!”

    李青摸了摸怀里,苦笑着说:“大叔,我没有零钱,能不能不投啊!”

    “没零钱?如果大家都和你一样,都没有零钱,是不是都不用投币了?这公交还开不开?真没素质,不投币,赶快下去!”

    “就是,没钱就是没钱,还说没零钱!可笑!”

    戴着耳机的美女不知何时上了公交,不屑地打击着李青。

    李青暗叹,一块钱,至于说这么难听的话吗?

    自己真没零钱,兜里除了一百的,就再也没有钱了。

    “我,我有,我帮你投吧!”

    已经挤到里面的女孩又重新挤了回来,有些气喘地说道。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五十的,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下,毫不在意地投进了钱箱里。

    李青尴尬。

    “你这也不是零钱啊!”

    “没事,大家都不容易,何必斤斤计较呢!”

    得,这丫头一句话把所有人给教育了一顿,李青看着众人不自然的表情,心中一乐,笑道:“对不起,是我斤斤计较了,虽然我没有零钱,但投币还是要投的!”

    李青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红票,淡然地投进了钱箱里。

    “后面的,不用投币了!今天我请大家坐公交!”

    后面的人轰然叫好,司机和耳机美女,脸色极为难看,李青管不了那么多,护着瘦弱的女孩向后面挤去。公交车上,实在拥挤,女孩有些呼吸不畅,脸色变的通红。

    李青问道:“你怎么样?”

    “我还好,就是今天有些高兴,心跳加速。”

    李青看着她越来越来越红的脸蛋,对旁边的座位上的小年轻说道:“哥们,能不能让个座,她有点不舒服。”

    这人白了李青一眼,扭头看向窗外,嘴里喃喃地说道:“这么有钱,挤什么公交!既然挤公交,就做好站着的准备!”

    “不让座就不让座,怎么说话的?”

    李青正要和这个小年轻理论一番,他怀中的女孩突然秃噜到地上,她怀里的猫直接蹿到了李青的肩膀上。

    “丫头,你怎么了?你怎么晕倒了?”

    本来拥挤的人群,直接一下闪开了位置,生怕这女孩沾上他们一般。连坐着的小年轻,吓的都站了起来,慌忙说道:“不怪我啊!这可不怪我!”

    李青眉头一皱,也懒得理会这个小年轻,急忙蹲下身,拉起女孩的胳膊查看她身体的状况。

    李青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

    女孩的脉搏已经变得时有时无,身体中的机能也迅速停止了运转,如果不进行紧急处理,五分钟之内,身体机能定会全部衰竭,连华佗在世也救不她。

    而且她这种病并不是后天形成的,而是先天遗传,似乎生来短命。按照李青的推断,这个女孩正常的情下,根本活不到这个年龄!

    李青的心一下地悬了起来。他第一次觉得棘手起来,不过,也不是束手无策。思量之下,李青只好先用活血十三式,稳定唤醒她身体的机能。

    当李青正在施展的时候,耳机美女直接喊住了他。

    “喂喂!你干吗呢!你在她身上乱摸什么!”

    “我在救她!”

    “救她?你不知道晕倒的人,不能随便乱动吗?你在她身上乱摸,是不是想占人家便宜!”

    连旁边的人,听了耳机美女的话,也开始指指点点。

    “就是,有这样治病的吗?”

    “我只见过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还真没有见过在人家姑娘身上乱摸的。”

    公交车上的人七嘴八舌,顿时乱糟糟的。

    李青懒得和他们解释,直接吼道:“都踏马给我闭嘴!”

    李青的声音,如同一声炸雷一般,吓了众人一跳。实在让人无法相信,这么高的分贝竟然出自这个衣着古怪的年轻人的口中。

    一时之间,众人静了起来。

    李青冷冷地对着惊在一旁的耳机美女说道:“你过来,帮我摁住她的这个位置!”

    “哦。”

    耳机美女木然地听从了李青的命令。

    李青迅速打开背着的木箱,从牛皮匣子里,拔下三根银针,用火机烧了一下,一手抚平女孩的衣服,在她的胸口扎了下去。

    此时,众人从震惊中惊醒了过来,见这个古怪的年轻人,竟然会使用银针,不由地相信李青刚才的话了。

    耳机美女半蹲着,按着女孩的脖子,问道:“能行吗?”

    李青眉头紧皱,没有说话。手中的银针不断地旋转。

    正当众人焦躁不安的时候,女孩嘤地一声,醒了过来。看着李青,勉强一笑:“怪人哥哥,是你救了我吗?”

    李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收去银针,淡淡地说道:“救,算不上,只能帮你缓解!”

    “谢谢你,怪人哥哥,谢谢!我没有想到还能活过来!”

    女孩扑到李青的怀里,糯糯地说道,似乎又变成了开始那个柔弱的女孩。

    这时车厢中响起了一阵掌声。

    一个年长的老人说道:“年轻人,你了不起啊!年纪轻轻竟然会这种针灸之法,看样子,你有名师传承啊!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老人家,你说笑了!”

    李青扶起女孩,说道:“不要光谢我,也要谢谢这位姐姐,刚才如果不是她帮你按住穴位,我根本腾不出手,使用银针。”

    “姐姐,谢谢你。我一看你就是一个好心人!”

    耳机美女漂亮的脸蛋有些绯红。

    “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不用客气。”

    她推辞的时候,还不忘偷偷地瞄了李青一眼,似乎想再次确定一下李青是不是好人。这一看不要紧,她突然发现这个穿着破旧而古怪的年轻人,还是一个帅哥!

    李青并没有在意耳机美女眼神的变化,而是对醒过来的丫头说:“多运动虽然对你有好处,可你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再挤公交了,你下车吧!你告诉我到维多利亚是那一站下车,我自己去吧!”

    此时刚好公交到站,这丫头拉着李青和耳机美女,说道:“到了,咱们就在这里下车吧!”

    李青有些疑惑。

    “到了吗?”

    “小妹妹,这不是维多利亚啊!”

    耳机美女似乎也知道维多利亚在哪里,疑惑地说道。

    小丫头不理会两人,直接把两人拉下车,对着川流不息的马路笑道:“嘻嘻,今天本姑奶奶大难不死!决定请你们这两个救命恩人吃大餐!”

    然后回头对李青两人说道:“你们还有什么想玩的,想要的,和我说,我统统帮你们实现!”

    李青看着女孩强颜欢笑的面孔,暗叹一声。只有对生命有着无限眷恋的富家女孩,才会如此放荡不羁吧!

    李青说道:“不好意思,我真的要去维多利亚,不能陪你们吃饭了,你们去吧!”

    女孩急忙挽住李青的胳膊说道:“怪人哥哥,咱们一起嘛!我知道你去维多利亚,肯定是找人的,你放心,有我赵诗雅在,肯定帮你找到的。再说,晚一会早一会,也没有什么吧?”

    李青不知道师傅的相好冯钰的身体情况,不敢耽误,如果一不小心,让她归天了,到时候真的无法和师傅交代。

    “丫头,实在不好意思。我去维多利亚真的有事,人命关天的大事,等我办好了,再回头找你,怎么样?”

    小丫头突然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才弱弱地说:“怪人哥哥,我知道你是个神医,能不能也帮我看看?专家说,我随时都会死掉,可是我不想死,我才十六岁,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说着,她的两只大眼睛变得红红的,可怜巴巴。

    李青也沉默了。

    说实话,他不是那种善心泛滥的人,而且不会轻易给人看病。因为一旦出名,就会有很多人请求,如果每个人都帮忙,那岂不是要累死?

    再说,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就算是神医也不能全部逆转。

    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赵诗雅的病,很棘手,并不是一下就能根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