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4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肉体凡胎,承受力果然有限。”

    走回君家大院的时候,君落花露出一抹苦笑,刚刚他虽然用一指便击败了君平,但是因为贸然将玄气凝聚一指,这让他的右手食指彻底崩裂,鲜血直流。

    若非他的操控力极强,换作他人,手指在凝聚玄气的瞬间,恐怕已经断了,更别说用这一招来对敌。

    “青岚,你拿着我的玉佩,去我房间书架背后的密室中,通知我爷爷来祠堂!今天若是他不出关,我和父亲的命恐怕都保不住了!”

    君落花将一枚白色玉佩,交给身后的君青岚。

    君青岚接过玉佩问道:“你爷爷?你是说太上长老?”

    君落花点头肯定道:“没错!”

    君青岚双眸之中,露出惊疑之色:“可太上长老,不是四年前就已经……”

    君落花摇头道:“我爷爷并没有死!你快点去找他!”

    “好!你一定要小心!”

    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君青岚还是十分相信君落花,两人立刻兵分两路。

    “希望赶得上!”

    君家的重要会议,一般都在君家祠堂举行,君落花不顾手指伤势,加快脚步走向祠堂。

    “站住!祠堂重地,不能随便入内!”

    在君落花即将踏入祠堂的时候,一位约莫十七八岁的黑衣男子直接挡住了君落花的去路。

    这黑衣男子名为君广,虽然天赋不出众,但也拥有炼心九重的实力,不是君落花能够抗衡的。

    “君广你难道忘了!我乃君家少主,拥有随时出入祠堂的资格!”

    被君广挡住去路,心急如焚的君落花,露出阴沉之色。

    “大长老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就算你是少主也不行!更何况,你很快就不是了!呵呵!”

    君广冷笑一声,并不打算给君落花让路。

    原来是大长老的走狗!

    君落花心中暗骂一声,立刻露出冷峻目光:“君家家规第七条规定,家族少主的权利与大长老相同!

    不管以后如何,现在我还是少主!若你想背叛君家,我便能以家规处置你!”

    君落花此刻宛若一般傲立天地的长剑,浑身凌厉的杀伐之气,令君广心中一震。

    尤其家规二字,宛若泰山压顶一般,直接砸在了他的头上。

    当君广被君落花一番话震的失了神的时候,君落花趁此,一步绕过了君广。

    君落花的动作干净利索,脚步飞快,在君广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君落花已经走入君家祠堂。

    祠堂内,刚刚入眼的便是君家列祖列宗的牌位。

    随后,祖先牌位之下的家主之位上,坐着一位身穿棕色劲装,约莫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这就是君落花此生的父亲,君家家主君天宇!

    君落花的母亲去世的早,从小与父亲相依为命。

    他的父亲年少时,就是君家的一方天才,还进入过更大的城池中修炼过,修为一直压在四大长老之上,到达凝丹四重!

    昔日的君天宇,不论遇到什么困难,双眼中,都充斥着无比自信的神色。

    但现在,君天宇脸色苍白虚弱,有气无力的靠在木椅上,但目光之内还有着不可动摇的坚毅神色:“要我让出家主之位可以!但落花的赤阳令,绝对不能让出来!赤阳学宫,将是落花最后的希望!”

    家主之位之下,有着四位身穿乌袍的老者,年龄最大的老者,头发已经完全花白,年入古稀,这就是君家现任大长老君秋阳!

    此外便是,二长老君华,三长老君岩,四长老君宾。

    这四人,皆是凝丹境强者,向来同气连枝,穿同一条裤子,六年前,君落花武道心宫被废,就与这四人脱不了关系。

    但苦于没有证据,君天宇虽然怀疑四人,却没有办法动手。

    “君天宇,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若是今天不交出赤阳令,你们父子,都别想善终!”

    君秋阳脸色阴沉,苍老的手威胁的敲击着桌面。

    “我可以死!但赤阳令,绝不交给你们!”

    君天宇恨恨咬牙,君落花的武道心宫碎裂多年,赤阳学宫是君落花修复武道心宫的唯一希望!

    而只有手持赤阳令,才能进入赤阳学宫!

    他宁死,也绝对不能将赤阳令,交给四大长老。

    否则,君落花的一生,就彻底没了希望。

    “爷爷,别跟他废话了,我看直接动手算了!”

    站在君秋阳背后的一位约莫十六七岁的青衣少年,有些不耐烦道。

    “君寒,你说话给我注意一点!”

    站在门口的君落花,看到这一幕,双目中闪过凌厉光芒。

    这青衣少年,名为君寒,乃是现在的君家第一天才,十六岁就已经踏入玄气四重!在整个武宁镇的十六岁少年中,都是名列前五!

    听到这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君落花的方向看来。

    “君落花?你这个家族废人,有什么资格进入祠堂?”看到打断自己说话的,竟然是君落花,君寒的脸上便闪过不悦之色。

    他乃是家族天骄,而君落花不过是个废了六年的废人,竟然敢打断他说话,这让他很不爽。

    “你是狗么?只会狂吠废物二字?”

    君落花双眸微凝,毫不示弱道。

    “找死!”

    君落花竟敢骂自己是狗,君寒顿时恼怒,聚力向君落花轰出一掌。

    玄气四重的武者,已经能将玄气外放,举手投足之前,可产生上万斤的破坏力,绝非炼心境武者能够抵挡!

    “放肆!”

    君天宇冷哼一声,屈指一弹,将君寒的攻击破去,虽然修为滑落,但君天宇还有着玄气八重的修为,君寒的攻击在君天宇的面前不堪一击!

    君寒虽然不服,但四大长老没有动手,他只能咬牙的看着君落花:“废物就是废物,永远只会躲在别人背后!”

    “貌似现在站在你爷爷背后的是你吧!难道你在骂自己废物?哈哈!”

    君落花不但不怒,还反过来嘲笑君寒!

    “哼!只会趁口舌之利,有种跟我一战么?”

    发现自己竟然反被君落花耍了,君寒顿时脸色一沉,冷哼道。

    君落花一笑置之,他现在不过刚刚到炼心三重,虽然可以借助技巧打败炼心五重的君平,但想要跟玄气境的武者交手,完全不可能!

    “落花,你怎么来了。”

    破去君寒的攻击后,君天宇看向君落花问道。

    “父亲,我听君平说,这些老家伙在为难你。若是我置之不理的话,我就不是我君落花了。”

    君落花抱拳回道,口中对四大长老完全毫无敬意。

    君秋阳脸色阴沉,微怒道:“君落花你竟敢擅闯祠堂,你可知罪?”

    “我乃少主,本就拥有随意进入祠堂资格!更何况,我这次来,乃是奉了我爹之令!我爹还是家主!你又有什么资格问我罪呢?”

    君落花不卑不亢,丝毫未将君秋阳放在眼里!

    “竖子无知,竟敢如此造次,看来今天要先好好教训你了!”

    君秋阳掌中玄气凝聚,凝丹境的强横气息随之爆涌而出。

    若是之前,四大长老加起来未必是君天宇的对手,但如今君天宇修为跌落玄气境,根本没办法保护君落花。

    形势比人强,君天宇立刻呵道:“落花快点道歉!这是君家祠堂之内,只要你道歉,大长老不会对你如何!”

    一方面提醒君落花收敛一点,一方面提醒大长老,现在还在祠堂之中,

    君秋阳听出了君天宇的话外之意,身上的气息顿减,根据君家家规,就算他是长老,也不能在祠堂动武,更何况还是对一个后辈动手,实在有失身份:“君落花我不想给你多费口舌!只要你老老实实交出赤阳令,我可以让你在君家安度一生!”

    虽然没有直接动手,但是君秋阳的语气之中暗藏杀意,若是君落花今天不交出赤阳令,恐怕连君家祠堂的门都走不出去。

    “赤阳令乃是赤阳学宫授予我个人的荣耀,跟你们没有半毛钱关系,你们凭什么让我交出来?”

    君落花冷眼看向四大长老,还有那个不可一世的君寒!

    “看来你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寒儿,就由你出手,好好教训这君落花!”

    君秋阳碍于面子不好出手,直接授意君寒出手。

    “多谢爷爷!”

    君寒冷冷一笑,他早就想要把君落花打成死狗,等的就是君秋阳开口!

    “落花快点离开!你不是君寒的对手!”

    君天宇立刻起身,想要掩护君落花离开这里,却被君秋阳挡住了去路:“君天宇,你现在自身难保!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父亲你放心!虽千万人吾往矣,这些老家伙杀不了我!”

    君落花宛若泰山矗立于地,没有半分后退之意!

    “区区废物,大言不惭!我一掌就能拍死你!”

    君寒轻哼一声,身影朝着君落花暴掠而来,右掌玄气一聚,上万斤的力道轰然爆发!

    “落花!”

    君天宇心中一紧,仰天一吼,想要绕开君秋阳,却被君秋阳死死挡住!

    在那君寒的掌劲即将轰中君落花的瞬间,一道强悍的光芒,猛的从旁边弹射而来。

    旋即,一道浑厚响亮如同狮子吼般的声音,在整个祠堂回荡起来:“老夫要看看,今天谁敢欺负我的孙儿!”

    话音未落,一位身穿白袍的枯瘦老者,缓步走进祠堂之中,深邃目光不怒而威,令所有人身形剧颤,如同见了鬼一般,差点没有吓尿。

    “太上长老!君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