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新年快乐

第415章:新年快乐

午夜的寒风吹过人的脸颊,像是刀子在人的肌肉上一刀刀的割着。

    东方婉儿站在院子里,洁白色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像是给她披上了一层洁白的薄纱。

    元涛站在她身后没有说话,眼神复杂的看着东方婉儿。

    一个“妈”字在他的喉咙里像是扎了根刺一样,怎么都说不出口。

    元恒生的死原元涛已经了解了,不是东方婉儿下的手。

    但如果不是她步步紧逼,元恒生也不会死。

    正应了那句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你恨我吗?”

    最终还是东方婉儿先开了口。

    “谈不上恨。也谈不上不恨!”元涛走到一颗粗大的梨树下,蹲在梨树前用手摸了摸已经干枯的树干。

    这可梨树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不过却没有被砍掉。

    在元家所有人都知道,这可梨树很宝贵,但是宝贵在哪儿却不知道。

    虽然梨树已经死了,不过却被很好的保护起来,任何人都不能接近。

    “在我很小的时候,这棵树是你亲手教我栽下的,也是唯一一次,让我感觉到你是我母亲的时候。”元涛摸着树干,陷入了沉思,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回忆的笑容。

    “你还记得。”东方婉儿缓缓转过身,看着蹲在树下的元涛,心神狠狠一颤。

    原来。他已经长大了,也长高了,已经娶了老婆。

    孩子终究已经长大了,不过她却没有陪伴他成长,没有照顾过他。

    “是啊!”元涛重重的叹了口气,“当年每长高一点,我都会在树上刻下一道杠,不过这些杠已经不见了!”

    东方婉儿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面前和他面对面站着的元涛。

    她知道元涛是在怪她,怪她的狠心,怪她没有陪伴他成长,怪她害死了元恒生。

    东方婉儿很想说对不起,但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最后却变成了:“如果你想为你父亲报仇,你现在可以杀了我!”

    说完,东方婉儿缓缓闭上眼睛。

    “其实当初我很恨你,真的,也很想杀了你!”元涛缓缓摇头,看着远方出神。

    “可是这几年来,我想的很多,很多,其实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耳朵听到的爷不一定是真的。”

    “这几年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是对,什么事错?你你误以为爸杀了外公外婆,你费尽心思要杀他替自己父母报仇,是错吗?不!这是孝顺?其实你的内心比任何人都痛苦吧,毕竟他是你心爱的男人!”

    东方婉儿心头狠狠一颤,感觉喉咙有些干涩,想要说话,可是张开嘴巴却是长长一叹。

    “我恨你,是因为爸因你而死。可是你终究是我母亲,我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下不了手!可能这就是因果循环,是个报应吧!上一辈子的仇恨,终究要让我来偿还。这是对是错?”

    不知不觉间,元涛的双眼逐渐模糊。

    “所以我不恨你,现在真的不恨了。真的,都过去了。我现在只想好好的陪伴着我的女人,陪着她们好好的度过完这一生。不想在顶着所谓元家少主的身份,就想做一个普通人,仅此而已。”

    “对不起!”

    两行清泪顺着东方婉儿的眼角缓缓滑落。

    对不起?

    听到这三个字,元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像是什么东西随着自己远去。

    这种感觉很模糊,就像是压抑在心头多年的积怨在这一刻突然烟消云散。

    “你没有对不起我,就像是刚才我说的,你从来都没有对不起过我!”元涛淡淡一笑,迈开脚朝着院外走去。

    “夜深了,小心着凉!”

    “你……你到现在还不愿意叫我一声妈妈吗?”

    看着元涛的背影即将消失在眼前,东方婉儿再也控制不住心头的悲愤。有些不符合她气质的冷静,大声道。

    元涛的身子微微一顿,却没有转过头来。

    他终究还是恨我的,他还是没有原谅我。

    东方婉儿脸上露出个凄凉的笑容。

    “妈!”

    一声轻如蚊声的声音传入东方婉儿的耳边。

    如果不是她功力高深,都听不到这个如同蚊呐般的声音。

    下一秒,东方婉儿泪流满面。

    ……

    五年后的大年三十。

    在一处偏远的山区。

    一个身材修长,眉目清秀的中年男人抱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孩子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乖乖,不哭,妈妈在给你包饺子,你二姐还有大哥跟着你青青妈妈去买炮仗了。很快就回来了,放大烟花,乖!”

    男人手忙脚乱的哄着怀里精雕玉镯的小丫头,说的口水都干了。

    在看他怀里的这小丫头,长得粉嫩的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可爱,穿着粉红色的公主裙,就像是童话里的小公主。

    眉宇间和中年男人很相识。

    “涛哥哥,你又把思卉弄哭了,等会儿青青姐回来又要收拾你,让你三天不能上床!”

    扎着马尾,身上披着一件卡通围裙的刘诗韵嗔怪的走了上来,从元涛的手里接过小女孩。

    这独特的称呼,也只有她会这么叫。

    虽然已经结婚了很多年,可是刘诗韵还是改不了口,一直叫元涛做涛哥哥,她说这是她的专用称呼,就算是老掉牙了,也会这么叫,一直叫到来世。

    这样才好和元涛再次相遇。

    值得一说的是,刘诗韵在三年前已经彻底的告别了歌坛。因为但是她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生命。

    当时那群歌迷哭得死去活来,还有不少好事者把元涛挂了出来,要声讨他。

    不过事情很快就被平息下去了,这当然是东方婉儿的手段。

    元涛离开以后,东方婉儿坐镇原价。把所有窥视元家的竞争对手全都打垮,一个不留。

    如果不是李佳琪和元涛有些不清不白的关系,估计李家也要灭亡。

    至于刘奇志,他因为和元涛的关系,导致刘家已经代替了李家的地位。稳坐燕京第二家族的宝座。

    最近听说他也和茉莉结婚了,还生了个儿子。

    而刘雨薇也到了结婚的年纪,不知道有多少人踏破刘家的大门,要娶她做老婆。

    不过刘雨薇却没有同意,每天独自的走到小吃街上,点上击穿小串,喝着啤酒。

    这里,是她和李佳琪和元涛相遇的地方。

    也是在这里,她第一次碰到了元涛,也是在这里。爱上了元涛。

    有很多之情的人都再说,她是在等元涛回来找她。

    只不过元涛一直都没有去,也许有一天,她们会在小吃街相遇吧……

    就在这时候,两个清脆而欢乐的声音传来。

    “小妹赶紧的,我已经闻到若霜妈妈包的饺子了。”

    “哥,你就不会帮我拿一下这个烟花,好重啊!”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响起。

    “小妹,我妈和若霜妈说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谁让你刚才买这么多!”这是个小男孩的声音,说完他又接着接着道:“妈妈,是不是?”

    “对!”一个女人溺爱的声音响起。

    接着门被打开。

    已经年过三十的赵青青出现在门外。

    此时的她已经没有穿上以前最钟爱的红裙子,头发也高高的盘起,成了一个标准的妇人打扮。

    没有了世界一线品牌的衣服,没有了浓妆艳抹,没有了身后一呼百应的小弟,可是却掩盖不住她的绝世风华。

    反而多出了一股成熟的魅力。

    在她的身边,一左一右的站在两个小孩。

    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爸爸!”

    “爸爸!”

    两个小孩一看到元涛,兴奋的喊了声。把手里的东西全都丢在地上,欢呼一声朝着元涛跑了过去。

    抱起两个小孩,元涛分别在两人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看着眼前的赵青青,嘴角微微扬起。

    “都回来了?好了好了。饺子已经包好了,可以上桌了!”

    这时,身穿着围裙,头发高高扎起的凌若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冷若冰霜,浑身充满高冷气息的商业女强人。

    此时的她只是一个妻子。孩子的母亲。

    她已经丢下了手里的工作,在家里养儿育女,陪伴着元涛。

    她说这就是她毕生的愿望,也是她一直在梦中所梦到的一幕,这也是她的归宿。

    “妈!”

    那个小女孩扑腾两下从元涛的怀里跳了下来,朝着凌若霜跑了过去,也不顾她身上还粘着面粉,吧唧吧唧几口亲在她的脸上,嘴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容。

    ……

    晚上九点半,全家人坐在一起盘着腿。持着热腾腾的饺子,看着春晚。

    在吃饭的时候尤佳也来了。

    因为李家被东方婉儿整垮的原因,她最终还是没有嫁给李俊杰,这算是东方婉儿给元涛的歉礼吧。

    这些年,尤佳像是一家人一样。隔三差五的来元涛这儿,有时候也在这里住下。

    和几个孩子打得火热。

    外边呼呼地下着厚厚的鹅毛大雪。

    元涛,赵青青,尤佳,凌若霜,刘诗韵,还有几个孩子们热热闹闹的坐在沙发上看春晚,其乐融融,欢乐无间!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你们吃!我去开门!”

    元涛疑惑地道了声,站起身走向门口,打开了房门。

    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那精致的五官就像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不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厚厚的雪花缓缓从天而降,染白了她的鬓角,也冻红了她的小脸。

    木卉朝着愣神的元涛莞尔一笑,俏皮的歪着脑袋眨巴着眼睛。

    “涛哥哥,新年快乐!”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