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我们来生小宝宝。【全文完】

第96章 我们来生小宝宝。【全文完】

第二天一早的米兰,在下小雨。

    陆夏走到客厅,没人,桌上留了字条。

    席谨衍出去办事了。

    早餐在微波炉里,转一下。

    ……

    这是叶微最后一次见席谨衍籼。

    约的是米兰斯卡拉剧院,一场无声默剧,悲欢离合,黑暗里,透过荧屏上的光影,叶微微微转头看身侧的男人。

    她沉吟着,将目光放回荧幕上,终是说出心里的话:“你知道吗?从你在那场爆炸里救我出来,我就爱上了你。”

    “你该知道,那只是有所图。”

    “我知道,我最终败给的人不是陆夏,是你。我爱了你两年,却终究抵不过你和她几个月的婚姻。”

    默剧结束,席谨衍从座位上起身,身形顿了顿,背过身,蹙了蹙眉头。

    终究抵不过?不,不是。

    而是一定,并且是在意料之中。

    “我对一个人别有用心了将近十五年。”

    一句话,将叶微几乎打进地狱。

    出了剧院,叶微喃喃了一声:“下雨了。不知道这种天气,还适不适合约会。”

    “叶微,我不能再等,我需要一个明确答案。”

    他指的是,换心脏的事情。

    外面空气朦胧,叶微看着流动的车辆,微微勾着唇角,“如果可以用这种方式让你永远记住我,我又有什么好犹豫?”

    席谨衍终是不明白,她对他的用情至深。

    他的声音很是清冷,“一周之后手术。”

    虽然仿佛是一个陈述句,却更像是在问她的意见。

    叶微莞尔,眼角微微湿润,仰头看他的侧脸,“你知道吗?这是两年来,你第一次征求我的意见。”

    席谨衍,蹙了下眉头,径直向雨中走去。

    ……

    席谨衍回来的时候,陆夏正靠在沙发上翻珠宝杂志,见他回来了,跑过去问道:“你去哪儿了?珠宝公司吗?”

    席谨衍沉默,肩头有落雨,陆夏踮脚,用手指碰了碰他的肩头,嘟哝了一声:“都湿了……”

    他一把抓住陆夏的手指,沉声道:“一周后帮你安排一台手术。”

    陆夏狐疑了一下,“嗯?我很好啊,为什么要手术?”

    是,现在是很好,可能活多久,他连想都不敢想。

    他眉眼清冷,比往日更加冷冽,“为了让你和我永远在一起。”

    陆夏根本就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准备,“可,可……我怕。”

    “我、操刀,把你自己放心交给我,嗯?”

    陆夏抿唇,从他身边转身走开,“我是不放心自己。如果我……”

    “没有如果。”

    席谨衍从她背后一把将她抱住,呼吸微凉,仿佛是沾染了外面的雨丝,“别怕,我一定让你平安。”

    陆夏转身,抱住他的手臂,“不是一直都说没有合适的,怎么……”

    “我联系到国内一家监/狱,有个判死刑的犯人,愿意将心脏捐赠出来。我们明早就回国。”

    撒谎,滴水不漏。

    陆夏怎么可能拆穿他的谎言?

    他太谨慎,连一丝情绪也未曾让她察觉。

    陆夏“哦”了一声。

    半夜里,她躺在席谨衍的身侧,睁着眼望着天花板,喃喃道:“二哥,我怕。”

    怕再也见不着他,怕以后再也不能和他在一起。

    席谨衍却拥紧她,“我比你更怕。”

    “二哥……”

    “所以,我们都要坚强。”

    他的吻,落在她眼皮上。

    ……

    回国后的第二天,陆夏就被席谨衍安排住院了,陆夏眼睛红红的,抱着席谨衍的腰,不放,席谨衍的声音都变调了,带着鼻音,拨开她的手,转身亲了亲她的额头哑声道:“你乖一点,我去准备下周的手术,你在我身边,我没办法专心。”

    陆夏轻咬了一下唇,“我能不能不做?”

    “说的什么傻话?这次我有很大的把握,我在美国和先心权威机构一起研究了两年,你信我,好不好?”

    这里有护士,还有最专业的医生,陆夏待在这里,很安全。

    陆夏哭的很厉害,席谨衍原本要走了,却硬是坐了回来,将她抱到腿上,安抚着。

    也不并不顾忌身边的护士和医生。

    陆夏抱着他的脖子哽咽,这一刻,生离死别,是真的了。

    席谨衍啄了下她的唇,最终埋在她颈窝边只叹息了一声:“小乖,听话。”

    陆夏被席谨衍抱着放在病床上,席谨衍转身,就决绝走掉,再也不回头。

    陆夏被护士拉住,眼睁睁望着他走出自己模糊的视线里。

    ……

    陆夏睡得很不自在,也并不安稳,眉心微微蹙着,席谨衍在外面伫立了很久,陆夏忽然往病床边的一侧挪了挪,仿佛在找一个怀抱,席谨衍心里一惊,怕她掉下床,可她已经睁开眼睛,席谨衍立刻站到门边,门板挡住了陆夏的视线。

    她看不见他。

    席谨衍看见,陆夏在对那空着的半边床,发呆。

    手指摩挲了过去,仿佛有些难过。

    席谨衍顿时明白,她在想他。

    闭了闭眼,不能再看了,否则,真的会忍不住跑进去见她。

    转身,按了按眉心,大步流星的走开。

    两个人被分隔,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难熬的。

    ……

    叶新凉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口气很不好,几乎是在震怒,还含着某种悲愤——

    “席谨衍,是不是你让叶微去和陆夏换心脏?!叶微怎么无缘无故发生车祸?!”

    席谨衍一怔,按住额头,关掉电话。

    叶微被推进来的时候,满身的血,她抓住席谨衍的手,唇角在笑,“我已经签下……捐赠心脏的……”

    车祸,只是意外。

    席谨衍说:“准备手术!”

    ……

    两年后,日本东京。

    珠宝设计展。

    这里所有的珠宝,都只有一个署名,.xia

    后台模特正忙碌着,化妆师也是。

    陆夏在后台,紧张又激动。

    只是,又有点失落,刚才,她打/电话给席谨衍,他说,公事忙,走不开,所以到不了现场。

    她最想的,就是在他面前证明自己的成长。而他,却不能。

    离上场还有五分钟,亚当来到后台,给了她一个鼓励的拥抱。

    t台之上,模特佩戴各式珠宝,走完全程。

    最后,陆夏穿着一袭黑色及脚踝的连衣裙,衬得皮肤越发白皙,她走上台,站在模特中间,刚拿过麦,要介绍自己的作品,目光一瞥,就看见亚当身边的男人,风姿绰绰,一双幽深的狭眸,正玩味的看着她。

    陆夏心头,一松,所有的紧张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喜悦。

    对台下的他,轻轻绽放一个微笑。

    ……

    珠宝展结束。

    “嗳,你怎么骗我?你不是说不能来了吗?”

    某人将蝶蝶不休的小人压倒在车座里,呼吸灼热,“本来不能,可想过来和你睡一觉。”

    陆夏笑着骂:“流~氓!”

    席谨衍吻着她踝白的肩头,“小乖,我们来生宝宝。”

    他仿佛带着电流的手掌,游弋在她微凉的肌肤上。

    陆夏一蒙,推搡之间,“你别动,别动!”

    席谨衍眼角猩红,狐疑的望着她。

    陆夏朝着他神秘一笑,牵引着他的手掌,来到自己还很平坦的小腹上,“这里,应该已经有个小宝宝了。”

    席谨衍眸色在瞬间千变万化,蹙眉,“什么叫应该?到底有还是没有?”

    陆夏有点害羞,红了下脸,“用验孕棒验的,应该是有了,不会错的吧?”

    “什么时候的事?”

    他们,算算,也有一个月没见了。

    “就,就那次你,你非要在厨房那次……”

    席谨衍瞧着她红透的小脸,半晌,轻笑出声,拍了下她的脸,整理好她的衣衫,将她抱上腿,“看来还是厨房效率高。”

    “……”

    席谨衍这才注意到,她脚上穿的是平底鞋。

    t台上,哪里有穿平底鞋的?

    陆夏顺着他的目光望向自己的脚,俏皮的动了动自己的脚,搂着他的脖子,笑了起来。

    席谨衍说:“我们现在回国,嗯?”

    “为什么?你刚来,我们还没在这里玩儿呢!”

    “回去养胎。”

    “……”

    ——————全文完——————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