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遇袭

第3章 遇袭

服用了圣龙丹之后,叶轩发现脑子里多出了很多记忆信息,难道是圣龙留下的,圣龙传承吗?

    圣龙传承的记忆力,记载着整个界面的信息。这个大陆属于天元大陆,有着几十万年的历史,而在大陆北侧,是凶险至极的蛮荒之地。在大陆的南边,是神秘莫测的修罗圣地,而灵界的入口,就是在修罗殿的地宫之内。天元大陆还有很多神秘之地,因为圣龙从灵界来到天元大陆不久后就死了,所以传承的记忆里也是一团模糊。

    圣龙丹里面有圣龙的精血,已经融入了叶轩的身体,只要慢慢地炼化掉之后,就拥有了圣龙血脉。

    在传承的记忆里,叶轩发现了一部名叫“斗转星移诀”的功法,能将一切的本身具有能量的气转化成灵气存储在气海内,以提升自己的修为。

    天地之间,除了灵气以外,还有魔气,戾气,煞气等气体,正常的修真者只能够吸收灵气化为己用。只有魔修和其他种类的修真者才吸收魔气,戾气和煞气。

    而灵气只占天地间气体的五分之一,其他有能量的气体占五分之三,剩下的是空气,也就是说“斗转星移诀”的修炼速度是常人的四倍。

    修真者除了一些机缘之外,靠的就是与时间赛跑。很多修真者本来有机会进入下个境界的,可是因为寿元已尽,只能含恨而终。当然,每提升一个境界后,寿元也会大幅度的提高。一般的低阶修真者寿命只有一百多到三百多岁,而那些高阶的修真者能活几千岁。传说那些修成大道的修真者,已经摆脱了轮回的束缚,获得无尽的寿元。他们最大的危机是天劫。

    叶轩知道自己遇到宝物了,本来自己的资质就已经不错了,再加上“斗转星移诀”,那修炼的速度起码是常人的五倍以上,他修炼一年的时间可以顶的上别人修炼五年的时间。这种逆天的功法就算是猪也能练出不凡的灵力吧。

    修炼的速度不用发愁了,叶轩开始考虑自己的斗技问题。一个人实力的强弱除了绝对的境界压制之外,最主要的就是斗技了。

    斗技,是与人打斗时所使用的法术,从高到低有天,地,玄,黄,凡品五种,每一种又有高级,中级,初级之分。斗技的等级越高,威力就越大。

    叶轩还在叶家的时候学到了两门斗技,“疾风拳”和“十步闪”。这两种都是凡品初级的斗技,叶家在洛河城虽然是大家族,但是在修真界也是如蝼蚁般的存在。

    叶轩在几岁的时候就能够得到凡品初级的斗技已经是很不错了,要知道很多修真者要积累很多年的积蓄才能买到一部低级的斗技。而就算是同一等级的斗技,威力也是有强弱之分的,“疾风拳”和“十步闪”在凡品初级里面也是属于中上等的威力。

    “疾风拳”是属于攻击类型的斗技,而“十步闪”是躲避类型的。这些年叶轩体内没有凝聚到灵力,根本就施展不出任何威力。但他每天也都在练习,只是都是徒有其形。

    叶轩从大石上站了起来,此时体内的灵力和神识都达到了最佳的状态。他打算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也让父亲高兴一把。

    正要转身离去,突然听到不远处有打斗的声音,叶轩毫不犹如地把神识放了出去。森林中,有一个少年和一位鹰鼻老者在追杀一位中年布衣者。

    那少年年纪和自己一般大小,面如冠玉,穿着一身白衣,修为已经到了凝气期八重了。这么年轻就有如此修为,看样子也是哪个修真世家的公子哥。而他身边的鹰鼻老者的修为更是到了凝气期九重。

    被追杀的人只有凝气期八重的修为,看起来已经精疲力竭了,很快就要被那两个人斩杀。

    叶轩没见过那三个人,想必不是洛河镇的人。这种事他生平没遇到过,但是也听说了不少,要不就是就是仇杀,否则就是杀人夺宝。他不是多事之人,也不是胆小怕事之徒。他决定先隐藏起来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张天易,快把东西交出来,我留你个全尸,否则的话,就是形神俱灭。”鹰鼻老者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你放屁,这升灵丹本来就是我师父留给我进阶灵者期用的,你们竟然想要杀人夺宝,我师父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被叫做张天易的中年男子身上全是鲜血,面色狰狞,声音已经很微弱了。

    果然是杀人夺宝,我要不要去救他呢,叶轩正在迟疑,突然寒光一闪,旁边的少年竟然向张天易施展暗器,那速度太快了,重伤的张天易根本无法躲避,而自己又离得比较远,根本来不及出手了。

    “啊。”张天易一声惨叫,已经死于那少年的毒手了。

    这种杀人夺宝的事在修真界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叶轩虽然对他们所说的升灵丹也很感兴趣,可是自己还没残忍到去杀人夺宝,所以他也不打算从那两人手里夺过来,再说了自己也没有把握打得过他们两个。

    正准备悄悄地溜走,突然感觉到有点奇怪,既然把那个张天易打死了,为什么他们两人还不去搜,在那嘀咕着什么呢?

    叶轩暗叫不好,人已经施展“十步闪”闪到一边去了。而他刚一离开,原地赫然出现五枚毒针。又是暗器,幸好自己一直释放着神识。

    在叶轩不远处,白衣少年和鹰鼻老者正冷冷地看着他。

    “两位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像不认识你们,我们应该没有仇吧?”叶轩有些愤怒,要不是自己反应的快,肯定就遭了他们的毒手了。

    “小子,你隐藏的倒是挺好的,要不是我有独门秘法,倒是很难发现你。你说的没错,我们是不认识,也没有仇。要怪只能怪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鹰鼻老者气势逼人,好像在看待一个束手就擒的猎物。

    “我只是路过而已,我不会说出去的。”

    “只有死人才会永远的闭嘴。”

    “你以为我会怕了你们吗?我只是不想多生事端。”被人当成废物十年,再好的脾气也有爆发的时候,此时两个陌生人明显不想放过自己,那只能拼一拼了,反正这里离洛河镇也不算很远,要是敌不过再跑就是了。

    鹰鼻老者哈哈大笑,“好狂妄的小子,那我就要领教一下你这个凝气期八重的小子,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