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保护费

第5章 保护费

叶轩信步回到洛河城的时候,太阳已经初升,金光照耀着万里大地。十年来,叶轩第一次感觉到生活如此美好,阳光也不再那么刺眼了。

    “还是先回去看看父亲,一夜未归,他应该很担心了。顺便把“清毒丸”拿给父亲服用。”叶轩脸上挂着微笑,急忙朝家里走去。

    洛河城其实也不算小,毕竟也有几千人口,但是叶轩走着路上却是有些显眼。这些年来,废物这个词已经让他出了名了。街上的店铺和街边的小摊都有人开始摆摊了。看到路过的叶轩,都是一脸的不屑。叶轩还能听到远处有人悄悄地议论他。

    叶轩握紧了双拳,暗自告诫自己不要冲动,这些人只不过是平民而已,见风使舵是很正常的事情,谁都喜欢依附强者。

    “嗨哟,这不是叶家的小废物吗?这么早从城外回来,想必是在山上过了一夜吧?你家的大废物怎么没有跟着你?他不怕你被野兽吃了啊?”

    “我看野兽都不屑于吃他,废物有什么好吃的。”

    “是啊,我觉得也是,废物的肉根本不好吃。不过听说这废物昨天竟然回到叶家家族,想要凝气丹。幸好叶家的主事没有给他,给这种废物简直是糟蹋灵丹。一头猪估计都可以凝气,你们说他是不是连猪都不如。”

    叶轩刚走到转角处,突然蹿出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黑胖青年,在他的身后还有两个一脸奸笑的不良青年。

    叶轩皱了皱眉眉头,这三个人是洛河镇有名的无赖,最喜欢欺软怕硬,平时被他们欺负的人也不少。胖子名叫瘪三,凝气期五重的修为,是三个人中的老大。身后的武西和刘涛都是凝气期四重的修为。

    这三人修为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在洛河城也属于中等的实力,但是因为他们平时经常帮助一些大势力做事,所以很多人都不敢招惹他们。

    要是以前,叶轩只能忍住,他们最多也就是骂骂人而已,动手的时候并不多,毕竟叶轩头上还是顶着个叶家的名号。

    可是现在这几个人早已不入他的法眼了。

    他冷眼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个人,沉声道,“我不想伤人,你们赶紧给我消失。”

    “你说什么?你凭什么要我们消失?”

    三个人面面相聚,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平时温顺的小羊羔竟然也敢唬人。

    “让我们离开?我说小废物啊,平时我们很少找你麻烦是因为你姓叶。我们是给叶家面子,你以为自己还是少爷啊?今天我们敢来找你麻烦,就不用担心叶家怪罪于我们。”

    “对,以后你每天都要给我们交保护费,不然的话休想在洛河镇过得安宁。我们见一次打一次。”胖子很自豪地扯了扯衣袖,露出一块长长的刀疤。

    叶轩终于明白了大概,这些人敢明目张胆地找自己的麻烦。肯定是受了叶冒一家的指使,不想让自己好过。叶轩心里一狠,暗道,你们不想让我好过,我还不想放过你们呢。

    “收保护费吗?只怕你有钱没命花。”

    叶轩一声冷喝,伸手就向瘪三的命门抓去,速度之快,瞬间即至。瘪三没有想到叶轩出手如此之快,命脉被死死扣住,根本提不了灵力。

    “这是什么招式?放开我,不然我会叫你死的很难看。”瘪三惊怒交加,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竟然被抓住了死穴。

    叶轩好像没听到一样,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了。

    “哎哟,疼死我了。臭小子,敢这么对我。武西,刘涛,给我砍死他。”瘪三疼的大叫起来。

    身后的两人这才反应过来,拔出随身携带的短刀,朝叶轩的胸口刺去。

    叶轩一记“十步闪”,闪到一旁,他右手一推,把瘪三推倒了自己的位置。

    “赶紧收手,是我啊。哎哟,我去你祖宗的,连我也砍,疼死我了。”瘪三的胳膊又被砍了两刀,加上原来的那道刀疤,以后成了“三道疤”,他也顾不得想以后怎么炫耀三道疤了,此时疼的大呼大骂。

    叶轩不想伤及他们的性命,他不是爱好杀戮之人,除非那些一心想置自己于死地的或者十恶不赦的人,否则教训一下就行了,杀戮太多人的身上也会出现很强的戾气。这三个人看来也是受人驱使,教训一下就行了。

    二人见一击失手,又要再次刺来,叶轩身上突然爆发出强烈的灵压,其他两人也被灵压镇住了,根本动弹不了。

    “灵压?你竟然能够聚气了?”

    “你到底是什么修为,为何我感到胸口这么闷,压力这么大?”

    三个人瞪着叶轩,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们原本以为叶轩只是投机取巧,占了先机而已。没想到他竟然凝气成功了,而且看起来修为比自己还要高出很多。顿时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就不要来招惹这个家伙了。

    叶轩两记“疾风拳”打在武西和刘涛的短刀上,刀身应声而碎。吓得两人直接跪在了地上。看着三个人吓得屁股尿流,他厉声道,“现在还要不要守保护费?”

    “不了,我们哪里还敢收你的保护费,我们给你还差不多。”瘪三已经顾不得疼痛,遇到强者,他习惯点头哈腰。

    “好,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以后每天,不,每天太频繁了,我不想每天都见到你们。每个月给我上交一百两银子。否则我见一次给你放血一次。还有,不能抢贫苦百姓的钱,有本事去抢贪官富豪的钱去。”叶轩淡淡地说道。

    “是,是。我们听你的。”

    瘪三嘴上连连称是,心里却苦的跟黄连似的,自己只不过随口说说,这小子竟然当真了。每个月一百两啊,自己去哪里弄啊?两个小弟心里也在暗骂瘪三这个带头大哥,这是什么世道啊,竟然主动说要给别人交保护费的。而且还是土匪流氓给良民交的。

    叶轩把瘪三放开,三人跌跌撞撞地正要走开。

    “站住”

    “叶二少爷,我们答应给你交保护费,每个月定会准时送到,不知道还有什么事?”瘪三苦笑道。

    “我想知道是什么人叫你们来向我收保护费的?”

    叶轩脸上挂着微笑,看的三人有些不自在。这看起来人兽无害的家伙竟然是个狠角色。

    三个人面面相聚,想说什么又有所顾忌,吞吞吐吐的。

    叶轩猜到了大概,却故意说道,“看来是没人了,是你们自己要找我麻烦的,我是不是该考虑要不要多收点保护费。”

    “不要啊,我们说,是叶冒,叶大少爷叫我们来的。不然我们怎么敢动叶家的人。”瘪三生怕一百两被加到两百,到时候估计连饭都吃不上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走吧。”叶轩朝那三个人说道,随后又自己嘀咕起来,“叶冒,你们父子威风了十年了,是该把属于我们的东西还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