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意外的艳遇

第3章 意外的艳遇

“苏杭,你明天准备一些祭品,去给你父母扫扫墓吧!”

    席间,苏大伯热情的招待好李露雪,一一给他们倒满酒后语重心长的对苏杭说:“你一消失就是十六年,今天才回来,所以应该去拜祭一下。”

    “嗯。”苏杭看了看跟他对坐的李露雪等人之后点头道:“我知道了。”

    两叔侄的对话,让这顿饭吃得比较压抑。

    吴雨霏在听完他们的对话之后,脸上的怒气消了不少,因为苏大伯的话至少这个专科生能听懂,她现在才知道眼前这个帅气阳光的男人竟然经历了那么多的沧桑,而李露雪的心中更是百感交集,如今她也是一个没有父母的人,深深的能体会那种对亲人思念的痛楚。

    “大伯,吃饭吧,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苏杭说完举起酒杯冲吴雨霏和王伟说:“今天的事是我不对,在这里给你们两位道歉。”然后将一杯52度的白酒一饮而尽。

    “原谅你想得美!”吴雨霏在心里腹诽道:“除非天塌下来。”不过她还是不情愿的举起酒杯将酒给喝了下去。

    毕竟此时她再赌气就显得不那么高贵了。

    “苏大伯。”李露雪放下手中的筷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道:“你们平时都是吃这么麻这么拉的菜吗?”

    这时苏大伯跟苏杭才注意到,她们三个脸上都是汗水,都在不停的往嘴边扇风.......

    四川人烧菜的时候都会放上‘麻椒,辣椒,陈皮,桂皮,八角,’等调料,特别是烧鸡和兔子,辣椒和麻椒等用的特别多,苏杭虽然在外面呆了16年可是他吃辣的本性却没有改,因此觉得没什么。

    李露雪她们三人就完全不同了,在吃辣这方面那简直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说呢,一壶茶怎么一会儿工夫就没了。”苏老伯憨厚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没有注意到这点。”

    “没关系的。”李露雪艰难的咽下食物后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道:“也怪我们事先没有申明。”

    “嗯,对了。”苏杭一边没心没肺的大吃,一边对李露雪说:“看你们的打扮非富即贵,怎么跑到这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来了?”苏杭心里早有疑惑,只是都没有机会问,他见大家都在一起吃饭这才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的随口问问。

    “我们是来投....”

    “也没什么,只是早就听说这里十里桃花,因此想来旅游而已。”李露雪投给吴雨霏一记严厉的眼神后抢白道。

    “看桃花?”苏杭瞪大眼睛一副吃惊的样子道:“看桃花也不是这个季节啊,现在才2月初,离桃花盛开还有一个多两个月呢!”

    “啊?”注意到自己言辞中有纰漏的李露雪,微微一怔后道:“我们平时不看日历的,再说没有桃花也可以欣赏这里的山山水水啊!”

    李露雪跟苏杭说话的时候,一旁的吴雨霏和王伟两个人脸上都浮现出一丝不解,他们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李露雪要隐瞒前来投资的事,这次铭龙控股前来投资不是村招商办引来的,而是四川省旅游资源开发和苏杭户籍所在的市旅游局从浙江招商引资过来的,乡政府只是知道要建设桃花旅游区,但是什么人来投资和什么人来建造他们却不知道。

    这些他们也不用知道,村里人关心的是自己能拿到多少土地占用补贴.....

    “这样啊!”苏杭看了看李露雪和吴雨霏两人后点头道:“大都市的人就是不一样,有品位。”苏杭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多少有那么一丝不屑和鄙视感。

    他知道李露雪在话假话,想想在这个真话都被上帝枪决了的年代,假话也是真话了。

    因为不管他的事也没有深究下去的必要,所以便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这顿饭让苏杭捏了把冷汗,他一直都担心苏大伯会在吃饭的时候问他这些年的去向,为了这个他早已在心里编好了一套说辞。这16年对于苏杭来说可能是一个永远也无法忘怀的噩梦,而他一直都生活在噩梦的阴影之下。

    所以他的性格是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苏杭,你一会儿把这袋米给山上的孙二叔送去。”饭后洗好碗筷的苏大伯从偏房中拎出一袋子四五十斤的米对苏杭说:“他们家的打米机坏了,昨天拿到我这里打的,估计家里有事忙没来拿你给送上去,旁边小路一直走到尽头,山上就他们一户人家,很少找的。”

    “嗯。”苏杭将手中的烟蒂丢到一旁的角落里,拍拍手道:“没问题。”

    然后将米扛在肩膀上便出门了。

    “嗯?”苏杭出门走到池塘拐角处的时候,看见吴雨霏鬼鬼祟祟神神秘秘的在池塘另一边的田埂上打电话。

    苏杭心里微微一颤道:“什么电话要避开所有人跑那么远去打?”

    尽管觉得可疑,苏杭还是转身迈步向上山的小路走去。

    其实苏杭家不算是什么山沟沟,只能算是丘林地带,山都不怎么高的,他目测了一下,到孙二叔的家顶多三百米,只是路比较弯曲,走起来有些困难,很快一栋装饰较新的三层小楼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小楼坐落在山顶,四周都是土地,刚刚发芽的桑树已经长出了小小的嫩叶,小楼门口有一块小田,水了一米多深,苏杭一看就知道是农家用来养鱼的小池塘,土埂上已经打了种胡豆,豌豆之类用的窝,旁边的地里盖着一层白色的薄膜,薄膜下的玉米种子的芽已经冒出了地面。

    小时候苏杭经常到山上来抓蝈蝈,眼前的一切在他脑海中并不陌生。

    苏杭看了看四周后便径直的走到小楼前,见大门是开着的便扯开嗓子叫了两声:“有人吗?”结果没人搭理他。

    他站在院子里看了看,小楼的正门左侧有一间不大的屋子,看样子是厨房。

    农村的厨房一般都是建在外面的,房子造好之后会在正面的侧面建一个厨房,这样建造的好处就是油烟不会跑到家里去。

    苏杭见塑钢玻璃门内亮着灯光,赞叹一句:“想不到现代的农村厨房也装饰得这么好。”后便将们给拉开了。

    “砰...”

    拉开门后,屋内的场景让他吃惊得合不拢嘴不说,连肩膀上扛着的米掉到了地上他都不知道。

    眼前的屋子,哪是什么厨房啊!

    分明就是一个浴室嘛!

    浴室中一名裸露的美女,正戴着耳机听着音乐闭着眼睛躺在浴缸里泡澡。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浴缸里并没有像电视里那样都是泡沫,眼前的浴缸只是清澈的热水,美女的每一寸肌肤都被他一览无余。

    那吹弹可破,白皙嫩滑如玉一般的肌肤,那高耸屹立的胸部,还有那两颗镶嵌在双峰上的粉红宝石,是那么的璀璨夺目,那么的令人心旷神怡........

    特别是浴缸中的美女因泡澡的舒爽感而陶醉如春的面相,贝齿若隐若现,一对樱桃小嘴欲开愈合。

    美女身体中央那块不曾被人染指的湿地,一抹桃花红若隐若现....

    站在门外的苏杭看得那叫一个血液沸腾,那叫一个爽啊!

    这时,一阵冷风袭来..........

    “啊!!!!”浴缸中的美女感到一丝凉意睁开眼转过头的一刹那,瞬间睁大眼睛石化了。

    “流氓啊!小偷啊!”

    孙怡然在浴缸中使劲的用腿拍打着浴缸里的水,一边尖叫一边想要挡住自己的关键的部位,可是情急之下越想遮掩就越是一览无余。

    说起来她也是够倒霉的,早上去村委老年活动室搓了几个小时的麻将,输了几百块,回来遇见一偷菜的贼,占了她的便宜不说还把她昨天买的衣服给弄脏了,慌慌张张跑回家里,将衣服换下洗赶紧吃好午饭后便打算洗个澡把霉运都给冲走。

    如果她没有遇见苏杭,那么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发生了。

    本来她回家是不会路过苏大伯侧面的池塘的,还有一条近路回家的,她本来是准备回去顺路将她老爸昨天拿到苏大伯家加工的大米的,结果经跟苏杭那么一个插曲她就给忘了.....

    于是这才有了苏杭送大米误入佳人浴室的一处。

    对于苏杭来说这也印证了那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当然这也怪孙怡然的老爸,当初建好房子本来打算是用来做厨房的,可是房间太小便改成了浴室,厨房则被建到了后院中....

    “你...你想做什么?....”孙怡然在挣扎一番,发现附近没有遮挡物后便眼含热泪的望着苏杭说:“刚刚说你是小偷是我的不对,你就放过我吧!”孙怡然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她早知道苏杭会来报复打死她也不多嘴,不就是几颗青菜嘛!谁家地里没有啊?孙怡然的老爸昨天下午去了县城办事,得两三天才回来,现在家里又没人,她不得不怕啊!

    “那个...你误会了...”苏杭有些吃紧道:“我是...来给你送米的..我叫苏杭...”血液沸腾涌上了他脑子,一时之间言辞逻辑都变得模糊,连他一直随身携带的节操都快土崩瓦解了。

    听完苏杭的话,孙怡然将信将疑的看了看,当她看见苏杭脚下那装米的袋子之后便相信了,因为那袋子是她们家一直用来装米的,上面还写有一个‘孙’字呢。

    “那你还不快点儿把门给我关上?”孙怡然确定之后咆哮道。

    “是,是...”苏杭猛的点头,一连说了几个‘是’然后将浴室门给拉上。

    “看老娘这次怎么收拾你。”孙怡然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道。

    门一合上她便猛的从浴缸中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一米远摆放衣物的地方,也不管身上有没有擦干了,孙怡然快速的穿好衣服之后,拎起浴室门口的砍柴刀便追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