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重点工作

第三章 重点工作

李军给张会武撩了个有深刻含意的话,让张会武捉摸不定校长的用意,时刻感觉到小卖部要被停办的威胁。作为回应张会武只得更加亲近校长,马首是瞻,几乎是俯首帖耳,唯命是从,极力维护新校长的权威和尊严。

    学校的开学秩序纳入正规,一个多月的管理和观察,县重点小学确实不同于乡下学校,学生和家长,社会上的人,行政人员,临近教育部门,各方面的来人都有背景,高巅受风寒,一点也不假,应证了好心人的劝告。心身有点疲惫的李军脸色有点憔悴,但他想到自己升迁,家属进城,将要在城里有自己的真正住房,特别是前两天回乡祭祖,叫得城里企业老板的私车,很风光地开进村子,村支书和村民另眼相看,都纷纷投来羡慕和敬仰的目光,好些人希望他能给自己的孩子帮个忙,转进城里去读书。他几乎应接不暇,荣光和得意与心身疲惫,惹人和一些难办的事相比,荣光和得意占据了上风,利益和好处使他想要好好干下去,要干出个样子来,保住这个重点小学校长的位子,还要进一步升迁,光宗耀祖。从内心讲,他心里有一个很大的情结,就是自己的祖上和本县的民族英雄,是死对头,两方斗争的你死我活,双方都有被对方伤害的人,祖上失败了,死在对方手里,解放以后又被人民政府镇压了祖上的兄弟。在当时他们家族虽然富有,是民团首领,但在百姓眼里臭名昭着,百姓咬牙切齿地叫:“狼儿子”。以民族英雄的名字命名的县名,却让他们祖上暗然无光,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后代讳莫如深,一直不敢提祖上,别人讲“狼儿子”的丑事,他们却像听天方夜谭似的不敢有任何反应,麻木的似听别人家的事。改革开放,邓小平摘了所有“地富反坏右”的帽子,他们的祖上虽没有改变性质,但他们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升学、参军、入党,所以他入了党,当民请教师转了正,熬到乡镇学校教导主任级别。进城当了县城重点小学校长,他要证明自己是有才能的,间接证明祖上的基因是好的,祖上的所作所为是社会生活的结果,没必要过分评说,就像现在的争名夺利一样,是是非非难以说清,偶然和必然永远是社会的主旋律。

    如何才能保住校长职位,并能发扬光大,进一步升迁呢?那就是创造成绩,创造政绩。从步入教育领域的第一天起,也就是当民请教师的第一天起,他就清楚学生的成绩,学校的成绩是能最说明问题的。所以在把学校秩序纳入正规之后,李军就决定大抓一把六年级毕业班的成绩,就是夺不了全县第一名,也不能考不过乡下学校。

    这天学校放学以后,学校校务委员和六年级毕业班的班主任、任课老师,在六年级一班教室召开了毕业班工作会议。

    城里的老师大部分是女老师,只有不足三分之一的男老师,被称为“女儿国”的教师队伍,有年老的,中年的,大部分是年轻教师,还有不少黄花姑娘。这让李军如当了“女儿国”国王似的,看着手下一个个打扮时尚,体态丰满的女老师,如同家里有了丰富财产似的,一种占有富有的心理充满心境。

    一个多月的管理让教师们感觉新校长不同于旧校长,新官上任三把火,最起码在三把火燃烧期间不敢怠慢。城里不同于乡下,乡下调来调去还是乡下,城里不好好工作,就可能被调到乡下,好不容易进得城,离家又近,不能再遭怪,所以老师们都谨慎异常,如履薄冰,特别是这一个多月来,新校长的严厉管理,量化记分,量化考评,如一道紧箍咒套在老师们头上,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唯恐被调离。这种气氛如同温疫一样漫延,让人恐怖,在老师们中间,悄悄传播着新校长和新局长关系特别好,而新局长又是一个只要你答应搞好工作,你提出调动谁完全满足你,要调谁就调谁。新局长还在上任之初,一个红文件,全部废除了前任发出的提升、调动、进城、调离教育界的调动文件,使不少经过多年活动,找人,托关系,送红包的精力付之东流,不得不转向再求新局长。

    这些消息据说是来自于男人在教育局工作的女老师之口,可信程度很高。

    六年级老师同样感觉到新气氛的不一样,他们悄无声息地走进来,默默地坐进拥挤的学生桌中间,有的坐不下,干脆把学生桌并在一块,两行空间并成一行空间坐。

    刘艳倒不显得有什么小心翼翼,脸色平静,坐在离校长不远的二人桌上,摊开笔记本。李军认真看着刘艳走进来坐下,丰满的身材有几分性感。刘艳摊开笔记本,端坐的脸上,平视着校长。校长还长得不错,方正的脸上浓浓的眉毛,一口整齐的牙齿。四个眼睛一碰,刘艳赶紧避开,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下开会地点、时间。四个毕业班,李军数了数人数,都到齐了。

    李军翻开笔记本,看着大家说:“咱们开会。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国家都要有形象,有装脸面的工作,我们学校的工作,一是教学秩序,良好的教学工作,可带动整个学校的工作:二是教学质量,教学质量体现在哪?体现在六年级的毕业成绩。所以我们要抓好六年级的毕业班工作,这是当前学校重中之重的工作,我们必须全力以赴抓好这项工作,学校将给予各方面的全力支持。现在六年级年级组长可以谈谈,目前毕业班存在什么问题,希望学校解决什么问题,当然也可以谈谈其他的问题,比如自己有什么现实困难,学校能解决的也尽量解决。这样说的目的是让大家解除后顾之忧,全力投入毕业班的工作,争取打个成绩翻身仗!”

    年级组长被叫做常丽的女老师,好像不善于在这么多的人面前讲话,脸先倒红了,想了一下,说:“也没什么困难,就是六年级下册课本看能不能在新华书店搞到,上册上完,紧接着上下册,上完之后,才能统筹安排复习。”

    李军对教导主任孙越超说:“教导处到新华书店联系一下,看下册能不能到期中回来。咱们两手准备,一是等新书,二是借旧书,叫学生借上一级学生用过的书,抓紧时间去借。”

    孙越超说:“昨天去新华书店了,新华书店说新书最早也得十二月份,借书已经安排了。”

    常丽说:“新书统一,也可能有变化,如果新书没有到,只能借旧书了。”

    一个老师说:“下午延长时间,窑洞教室就黑了,上课后面的学生看不见,安上几个电棒。再把黑板处理一下,光得写不上去,也反光影响后面学生的视线。”

    “这没有问题,明天就安电棒,磨黑板重新刷,争取明天完成。”李军对着事务处会计王力新说,王力新点点头,噢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