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最终之战(8)

第1011章 最终之战(8)

三阳阵!

    九大至强者组成的三阳阵,那绝对是当世最强的大阵,没有之一。

    且这还不是一般的三阳阵。

    苏泽还在外,他这位绝世无双的阵法师指点,可以随时变化各种阵型。

    “终于要出手了吗?”

    魔尊两次出手,时间虽然短暂,但神力的消耗可不算小。当然,还远没到影响他实力的地步!

    眼前这九个人本没什么可怕的,可苏泽这位阵道修为还在自己之上的怪胎在就说不好了。

    第一次他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

    解决法祖他们并不是难事,但还有苏泽这个实力不知深浅的天生敌人。

    更兼……那不安的因素似乎愈来愈靠近自己。

    是天机门吗?

    夺取破天石只是他跨出那一步的其中一种途径,若是真的无法达到目的,那他就只能铤而走险,以自身意志取代天道意志!不过那样的话最后的结果难以预测,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中。无论成功与否。

    不过他已经做了另外的准备。

    “让我看看你到底多强——”

    九大领域施展,法祖一人集九大强者之力,化为一道巨斧,誓要开辟天地!

    一斧劈下,日月无光,天地震动。

    相比之前女王集数千年意念之力形成的意念之箭,这一击的威力还要强得多。

    魔尊也明显感受到这一击的威力,“在苏泽的指挥下,这区区小阵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这一刻他不禁将自己和苏泽进行对比,就阵道而言,他确实不如苏泽!

    “一拳,给我破。”

    魔尊再次击出一拳,现在的他任何招式和道法都无需演绎,完全融于到举手投足之中。

    其实修行境界的划分自神力境开始,到尊者,领域,再成为至强者,都只是神力上的变化。其中领域境界和至强者的区分便是至强者将自身的领域实质化。那是一种彻底返璞归真的过程。就像魔尊普通的一拳,各种神力,道法,领域都完全融入进去。

    拳头和斧头的碰撞,至少二十种领域力量上的碰撞,以一敌九,局势顿时发生巨变。

    一斧,一斧,一斧。

    一拳,一拳,一拳。

    一次次的碰撞让千万的神魔大军和傀儡大军被余波冲出整个百花宗的宗地范围,剩下的只有至强者和少数的领域强者,或者至少具备领域实力的修行者还在。

    九人大阵一开始还牢牢不可分割,但在魔尊的拳头之下,法祖等人越来越心惊,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

    “太可怕了。”

    “太厉害了,要不是密维的海洋领域拥有绝强的防御力量,恐怕我们联手都受不了他几下——”

    “不要想太多,拼掉他的力量,现在不拼就没机会。”

    “没错,反正都是一死,拼杀下或许我们还有一两个能活下来。”

    若是在平时,在如此明显的实力差距下,没有哪位至强者会拼命。

    现在他们也才明白,这种程度的战斗,来再多的大军都是没什么用的。

    看看那些被冲击出去的化境大军就知道了。

    之前魔尊根本没将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这是有道理的。双方的差距已经大到不仅仅同称至强者。如果在至强者上面还有境界划分,那魔尊显然要比他们高上一个等阶,甚至更高。

    他们九个人形成的战阵融合三阳阵,九九归一阵等不下十数种阵法奥妙,可竟然还是和魔尊有着如此悬殊的差距,可想而知魔尊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了。

    一次次拼杀,法祖他们也是真的拼命了,完全豁出去了。

    因为谁都明白,拼命都只有这最后一次机会了。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整个百花宗已经没有一片完整的地方。九人形成的战阵看不出情形,但魔尊的脸色在他们的拼命下明显有了变化。脸上的血色没那么浓厚,神力大量消耗,还受了不轻的伤。尤其是之前前女王突如其来,专门为了对付他的那一箭,几乎穿透他的身体,大肆吞噬他的神力。

    他知道必须要速战速决。

    “无我无法,给我破——”

    魔尊附带神秘黑芒的一拳,划破空间,顿时将面前的九人形成的巨人给击得四分五裂。

    咻!咻!咻!

    巨人解体,九道身影分散飞出。

    五死四伤。

    还活着的只有法祖,密维老祖,沃凌子和宗秩四人。

    哪怕活着,也没有一战之力了。

    炽公和亲贤同时飞身过去,无论死亡,将这九人给抢了回来。

    毕竟这些人当中一个是大哥,一个是师尊。

    之前他们去对付神魔大军了,并不在九人战阵中。

    这本是苏泽一开始就准备好的,毕竟他也是有私心的,因为他清楚这一轮下去死忙率很高。所以炽公,亲贤和谢驳这些人都被他支开了。苏泽自己也没想过这一战能活下来,甚至他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嗤!

    在阵破的瞬间,法祖用最后的力量化作一道神力巨斧在魔尊胸口留下一道一尺长的伤口。

    噗!

    魔尊吐血,这次伤得更重了。

    不过他的眼神已然犀利。

    他死死盯着苏泽,或者说从头至尾他的注意力都没从苏泽身上离开。

    正如他一开始就说过,真正的对手只有苏泽一个。

    “分!”

    嗖!

    两个苏泽,一青一白,头发一白一黑。

    苏泽要动手了,而且一开始就本尊分身齐齐出动。

    “啧啧,好漂亮的分身!”要不是本源波动明显有区别,魔尊都分不清楚。这让他无比的羡慕,“如果我能有这分身之术,这场战争早就结束了。”

    分身术不是不会,可如此完美的分身术的确让人羡慕和嫉妒。

    苏泽没回应,嗖的一生两道身影直接发动分天式和霸天式,完美结合,其动静不比之前的魔尊小多少。

    法祖等人虚弱不堪,和神魔大军的战斗虽然还没结束,他们在后方已然能感受苏泽的强大!

    虽然他们都知道苏泽这些年和他们交手从来没尽过全力,施展的也都是这两式分天和霸天,可现在看到他用这两招来对付魔尊,还是大吃一惊,振奋无比。

    分天式和霸天式,攻击力和领域威能的完美融合,和他交手的任何至强者都坚持不了半柱香,最后分出胜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也是后来苏泽再也没跟他们较量过的原因。

    “来得好!”

    魔尊越发的兴奋,或者这个时候他才完全认真对待。别看他现在有伤,神力也消耗不少,可战力至少高达八成以上,他根本不信谁能击败自己。

    噗!噗!噗!噗!

    两人交手,瞬间便是百招,速度之快,匪夷所思。就连至强者也看不清楚他们的动作!

    只一眨眼的时间,他们便攻击了对方百次。

    再次分开,两人全身都是血痕。

    血液飞溅!

    “哈哈!”魔尊大笑,“从来没这么痛快,痛快啊!”

    从伤痕上来看,深浅差不多,说明两人的神体防御程度差距极小。可从战况来看,苏泽身上的伤痕要多,初次交手便败阵了。

    苏泽脸色很沉,魔尊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许多。刚才交手他的神力消耗比魔尊要恐怖得多!

    继续战下去,他必输无疑。

    就道法而言,魔尊比他这个超脱者精通的大道还要多,而且总体要深厚不少。

    “若再给我千年时间,你不是我的对手!”苏泽冷笑。

    “或许吧。”魔尊竟然没反对,“但我不会再给你时间了。”

    苏泽淡淡道:“我没时间,你的时间也不会太多。”

    就算是死他也会拼掉魔尊绝大部分的实力,只要鞠仓和联盟的援军到来……可惜,只怕很难坚持他们回来了。

    说到底这次失败不是实力上的差距,而是自己算计还是差了一丝。

    应该也说不上算计。和鞠仓谈好罢手,可那个时候谁能相信谁?双方大军对峙是不可避免的!

    但百花宗这里还有千万大军,未必一定会输。

    “关键的时候还可以用半招合天式——”苏泽心中暗暗决定。

    他的第三招合天式在经过八百年的时间后,并非没有参悟。相反,他经过数以万次的推衍,合天式已经非常完整。

    可这一式太可怕了!

    可怕到毁灭天地,毁灭一切生灵,甚至还有可能毁灭自己。因为天地乃是生存之本,在没有彻底堪破天地奥妙之前,他没把握自己是否也能活下来。

    所以他是绝对不会施展合天式的,至少不会施展完整的合天式。

    “现在就用吗?”

    魔尊太强了,这让苏泽的压力前所未有的。

    “师尊,我来!”

    关键时候,李游从身后飞了出去。

    他是众多弟子中最了解师尊的,对苏泽分天式和霸天式也是最了解的,因为他是领教得最多的。看出师尊施展这两式,却还是有着明显差距,他决定以牺牲自己的代价去帮助师尊!

    “砰!”

    一团血雾在魔尊面前爆炸开来,这是李游自爆了。

    “李游!!”

    苏泽的心仿佛被狠狠割了一刀!

    他只是名义上的记名弟子,可他最想做的是苏泽的真传弟子,可惜到最后都没实现这个愿望。

    苏泽心痛,为何不在大战之前将之收下。

    这一幕同样震撼了所有还在乱石堆中的强者。

    他自爆和一般的自爆不同,自爆之后,他的神魂,神力,血肉和贾若如以身布阵一样,将之融入到天地之间,围绕在魔尊身边,经久不散。

    一股诡异的力量压制下来,魔尊大吃一惊:“这什么道法,竟如此的怪异?”

    他急忙施展神力,想要将周围的血腥之气压制。可惜这股血腥之气实在是太诡异了,仿佛空气和水一样,普通人不能缺少。也像天地灵气,修行者也无法缺少。李游曾经用过类似的道法,但没有如此极致,跟苏泽交战,对苏泽没什么用。因为苏泽经历过混沌心劫,天道都无法阻拦。可魔尊哪怕实力再强,毕竟还在天道规则之内,无法完全驱逐!

    这一刻,李游的无为大道就是最恐怖的毒药!

    在血腥之气进入到魔尊体内的时候,他的脸色一变再变。

    “杀!”

    “我们也上——”

    炽公和谢驳等人,剩下的几位至强者,领域修士,苏泽几个相当不错的弟子如纪晓彤,金甲,程泷等都冲了出去。

    “星火燎原!”

    “金光之箭!”

    “冰封天地!”

    “……”

    一道道最强攻击,全部朝魔尊而去。

    “吼!”

    魔尊冲天而起,发出惊天怒吼,此时他不再理会血腥之气对自己的压制,愤而出手,一拳一拳击出,也不知道击出多少拳,只看到一道道身影被击飞,击爆,血肉横飞。

    这些人没一个能挡住他一拳!

    一大半强者都陨落了!

    一个,一个。都死在他听阑居士的手下!

    所有人都拼命了。是的,他们拼掉了自己的性命,且都不给苏泽出手的机会。

    因为他们都清楚,只有自己这些人充当炮灰,消耗魔尊的神力,甚至给予他重创,苏泽才有胜的可能。

    “苏泽,你一定要杀了他,你是人族的希望——”

    “无双庄主,不要让我们失望。”

    “你小子就算死也要拉着魔尊垫背!”

    “不能让我们白死——”

    一个个声音阻止着苏泽拼命。

    他们的伤亡是值得的,大战过后,魔尊一条手笔都麻木了,全身凹凸之处布满了血光,脸上都看不清楚容貌了。

    这一轮轮的攻击给他确实足够猛烈的重创。

    但……他还屹立在乱石堆,屹立在百花宗的禁地大门之前!

    “哈哈哈!”

    “哈哈哈!”

    魔尊狂笑,他的笑声穿透云霄,经久不散。

    他不得不笑,因为除了苏泽,其他人的攻击给他的只不过是伤,轻重不同的伤而已。想要他的命,除了苏泽,没人有这个能力!

    他盯着苏泽,冷冷道:“出手吧,我知道你还有一招!”

    魔尊的声音凌冽,无情。

    苏泽的心十分沉重,比大山还重。

    他的心很深沉,比大海还要深。

    “那我就成全你!”

    他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挤出来。

    “合-天-式!”

    苏泽化身擎天巨人,身躯还在涨大,涨大。

    身上的气势无语伦比的恐怖起来。

    突然——

    他身处一指,一根手指,比大山还要粗壮的手指。

    “好,让我看看最强超脱的一招到底有多强!”

    魔尊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将剩下的神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的拳头之上,这一刻他也没有任何保留了!

    一千多年的战争,陨落的生灵何止亿万那么多,终于等到这灭世的对决!

    魔尊没保留,但苏泽不行,他只施展了半招合天式。

    只能施展,半招。

    这一刻,天道秩序完全消失,两人同时感受到了天道的退让。

    不是天道法则完全崩塌,而是‘他’退却了,隐藏起来了。

    与此同时,失去天道规则的两支向百花宗疾驰的大军突然失去了光明,四周一片黑暗,没有半点光。周围的空间完全碎裂,完全化作虚空乱流。

    大军停滞不前,纷纷抵挡空间乱流的侵袭。

    哪怕强如鞠仓等人,也不敢再往前冲了。

    数千万强者感受到百花宗方向那种毁天灭地的威能,知道那是苏泽和魔尊的对决开始了。

    不,应该是快要结束了。

    嗡~~~~

    天地在这一刻都裂开了。

    裂开,不断被撕裂。

    那数千万至少半步修为的将士,隔着亿万里,不断有人在空间炸裂中死去,尸骨无存。

    太恐怖了!

    好在这种恐惧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天地便恢复了平静。

    乱石堆上空,禁地大门之前。

    苏泽和魔尊都倒下了,灭世的一招过后,残破的天道似乎强盛了许多。

    咳咳!

    两人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那两招将他们身体里的神力几乎抽空。

    “这一招,叫合天式……”魔尊双眼并无多少神采,却还紧紧盯着苏泽,“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

    他知道自己败了,没胜就是败。

    他不可能再发动一次世纪大战。

    苏泽断断续续道:“你……不该选择……这种方式。”

    之前他就说过,哪怕选择最正常的方式,魔尊也有可能踏出那一步。他的确是绝世的天才人物!

    自己的合天式虽然只有半招,但那确实是超脱的无双道衍化的道法。苏泽半只脚已经跨进永生之境,他缺的是时间。之前他还说过再给他一千年的时间,魔尊不是他的对手。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跨出那一步了!

    “哈哈……咳咳……”

    魔尊放声大笑,抬起手指着苏泽,“我的确没想到自己一定会成功。但我却没想到到你这里我就败了。难道你没发现,幕后还有一只手吗?这八百年大战,除了我,还有一只手再操控着这场大战?”

    苏泽的脸色大变,抬头看了看,若有所思。

    轰!

    突然,天地再次发出怒吼。

    是天道!

    撕裂的天地慢慢合拢,阳光重现,天地似乎又恢复秩序。

    一道身影从裂缝中缓缓降临。

    那是一个戴着面纱,身材曼妙的女子。

    可苏泽和魔尊都没法从她身上感受到半点仙气,有的只是毁灭性的杀意!

    “徐沁音!?”

    苏泽的瞳孔猛然扩张,这个人不是和他同样来自地球的苏泽又能是谁?

    不,不是她!

    很快他便发现这不是徐沁音!

    眼前的只是她的躯壳。

    “天机门......”

    魔尊眯着眼睛,“果然,天机门就是天道,天道就是天机门!天机门不过是你这狗屁天道的傀儡,不然以半步修为如何能活万年甚至数万年之久?你——就是这幕后操控的真正黑手!”

    “嗡~~~”

    “嗡~~~”

    一声声怒吼自徐沁音口中发出,虽然没有只言片语,但苏泽和魔尊都能明白‘她’的愤怒和意思。

    天机门本就是天道影响修行界的代表,负有监察之责。

    之前天道退却,那是因为他知道在苏泽和魔尊面前,他没有胜算。本来就法祖崩坏,相当于实力损失严重。

    在徐沁音发出怒吼之后,苏泽和魔尊的身体立刻被一股绝强的力量控制。

    挤压,挤压,再挤压。

    很快,两人就感受到了窒息。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你,以为,真的能笑,到最后吗——”

    魔尊挤出声音,发出低吼,“魔机子,你还在等什么!!!”

    就在这时,一团黑气自魔尊体内冲出,瞬间将徐沁音包裹。

    如果在以前,魔机子在天机门——不,应该是在天道面前,只是一个弃子,别说冲上去,连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可魔尊早就料算到天机有可能出现的变故,将自身道法改良,注入到魔机子这个是傀儡又不是傀儡的身躯里面,借此来抵抗天道压迫。本来他没算得这么清楚,魔机子只不过是他的一步退路,在无法夺取禁地破天石之后强行夺取天道的准备。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还没到那一步就被苏泽给击败了。

    他最大的失算就是低估了苏泽的实力。

    不,他低估还有天道。

    魔机子哪怕舍弃因果,打算和代表天道的徐沁音同归于尽,但他还是不够强。

    在此天地秩序崩塌之后,魔机子这团黑气彻底被徐沁音收服。在她的头顶出现的正是代表天道的天机图!

    不过在吞噬魔机子之后,她的气息也变弱了许多。

    魔尊和苏泽的窒息感轻了许多。

    可这个时候,没人能再去阻拦徐沁音这个天道,很快魔尊便被彻底灭杀,化作青烟消失在天地之间。

    魔尊,陨落了。

    可天道显然不想放过苏泽,‘她’似乎更想要苏泽死掉!

    苏泽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模糊。

    “不,我不能死!”

    本来即将放弃抵抗的苏泽突然睁开双眼,“合天式,给我开!”

    十成合天式瞬间激发。

    徐沁音的眼中猛然露出一丝恐惧。

    噗!

    她化作一团血雾,同样消失了。

    至于天道,再度隐藏起来。

    无数还活在这片天地的生灵都在感觉天在颤抖。

    没错,他在颤抖,他在害怕。

    天也有害怕的时候?

    有,就是现在。

    苏泽终于在生死之际下意识地施展出完整的合天式。

    所谓合天,那是能将天道合并,化为己有。

    苏泽立身在天际,很久,很久。

    没人知道他这一刻是多么想将天道给吞噬,多么想踏出那一步。他知道,只要自己做了,或许不仅能永生,还能进入魔尊所说的天域,去往生命层次更高的宇宙。

    最后,他强忍着这股诱惑,消失在天际。

    原因很简单,因为天道若是不再,那天地之间的任何生灵都将不存在。

    其中就包括自己的至亲之人。

    “这样就很好,总有一天我会凭借自己的实力踏出那一步——”

    他和魔尊不同,虽然两人都想要超脱,但苏泽绝不会将自身的道建立在亿万生灵的陨落之中。

    “诗雨,云溪,茗筠,萧离,月婵......”

    “若如,许丁,李游......”

    “我来找你们了!”

    大战过后,苏泽要将他们一一找回。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