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前去相亲

第3章 前去相亲

待那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离开之时,韩轩就从他的房间内走了出来。

    他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道消失的身影。自语的说道:“这十年来,这条狗形影不离的在窥视着我,看来以后行事得万分的小心了?”

    韩轩缓缓的关上了房门,然后独自坐在自己那普通的木椅上。

    此时他瞬间就想起一件另他匪夷所思的事?就是他的二姨蒋春华为什么会拥有黄帝内经?

    因为黄帝内经是地球上黄帝所创,黄帝内经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星球?

    如果他记得没有错的话,传言黄帝死后被九条黄金的龙给带走了,难道是那九条黄金龙将黄帝给带到了这个世界来?这一切都是个迷,他不断的在推理……

    既然二姨早就有黄帝内经,为什么要等到我十四岁再给我?若是能提前将黄帝内经给我一年,那么我也不会只有现在这么点实力。

    而二姨今天为何又将她的传家之宝,若恋项链给我?这项链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可是二姨的体内根本没有任何的灵力,她就是一个普通而美丽的女人,怎么会拥有这么强大的项链,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韩轩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其中的原因,他自语的说道:“既然想不明白,那我就自己来探查一下。”

    说完他就运转体内的灵力然后就将灵力输入到脖子上若恋项链内,可是任由他怎么来探查若恋项链,这条项链根本就如同普通的装饰物一般没有任何的动静。

    他也没有搜索到任何的信息,他满脸露出无奈之色,无奈的摇了摇头。

    最后放下了一切想不明白的事情,开始修炼刚刚领悟的太虚经第一重。

    ……

    韩家东院的一间豪华的书房里,坐着一位相貌堂堂,虎背熊腰,眉清目秀中年男子。

    这位男子正是韩文佶,他是韩轩的大伯。

    他身穿一件白色的书生服,他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手里那本黑色的书。

    这本黑色书的封面上写着《不死魔功》这四个大字,就在此时突然一道阴深而嘶哑的声音响起:“禀告老爷,小姐说得没有错,韩轩那小畜牲,果然能修炼了。”

    只见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出现在了书房里,他的模样看起来是凶神恶煞。

    他的左脸上有一条刀疤,他名叫黑鹰,对韩文佶是忠心耿耿,愿为韩文佶做任何的事情情。他静静的站在了那里,正在等待韩文佶的回答。

    “嗯!”韩文佶只是轻声的应了一声。他连头都没有抬一下,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手里那本黑色的书。

    黑鹰看见韩文佶根本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里,他有点心急如焚了。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即开口说道:“老爷,韩轩现在能修炼了,要不要我马上就去,将他抹杀于摇篮之中。倘若韩轩能修炼之事让韩霸家主知道了,就不好办了?”

    韩文佶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书,他抬起头来微笑的说道:“呵呵,黑鹰啊!你的为人很不错,就是性子太急了。父亲对韩轩怎么样,韩家上上下下都知道,就连韩轩居住在什么地方,父亲早已心知肚明。现在你都知道韩轩能修炼了,你难道真的认为我父亲目前还会不知道?”

    黑鹰听了之后,突然就明白其中的原因了,他抬头看着韩文佶那满脸微笑,胸有成竹的样子。立即开口问道:“属下愚钝,难道老爷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能将韩轩给……”

    韩文佶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走到黑鹰的身边,轻声的在黑鹰的耳边说道:“……”

    转眼之间三天就这样过去了,韩轩这三天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房间半步,他全神贯注的在修炼太虚经的第一重,此时突然一道欺凌苍凉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天地为牢,众生为药,血流成河,龙凤朝阳……昙花一现。震天出,乾坤崩,万族出,刀中武霸萧声绝……血路争帝……九死一生……苍天已死……”

    他猛然的睁开双眼,独自走到了房门边抬头看着天空中黎明的霞光却渐渐显出了紫蓝青绿诸色,自语的说道:“怎么一修练,脑海中就会出现这一段话语?哎!不管了,还是欣赏一下日出吧!”

    初升的太阳透露出第一道光芒。一刹间火球腾空,凝眸处彩霞掩映,光影有了千变万化,空间射下百道光柱。

    他满脸露出喜悦的笑容,看样子是这三天修炼太虚经的收获不小。

    自从修炼太虚经之后,韩轩感觉自己的嗅觉、感知、肉体全部都提升了不少,使他全身舒畅无比,在这短短的三天内韩轩的实力却达到了踏灵中期。

    他微笑的说道:“不知道,现在我能不能打得过韩虎。原来修炼竟然是如此的神奇,可以让人神清气爽,废倾忘食。”

    不过就在此时他的眉头微微一皱,清晰的感受到了有四个侍卫。

    这四位侍卫的实力都是踏灵初期左右,他们正快速的向着他居然的四合院跑来。

    他满脸诧异的看着远处跑来的侍卫,因为平时很少有人来这破旧的四合院来?今天怎么会有侍卫前来,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一位身穿黑色盔甲的男子,看见韩轩正在看日出,还十分悠闲的样子,他愤怒的吼道:“哼!你个小废物日子到是过得潇洒啊!居然还有心情看日出?来人速度缉拿下这小废物,带去议事厅。”

    “是!”另外三位侍卫异口同声的吼道。

    此声音传遍了整个四合院,他们快速的跑到了韩轩的面前,直接拿出绳子将韩轩五花大绑起来,然后拖着韩轩就走。

    此时韩轩满脸露出平静之色,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不过他的双手紧握得死死的,他原本打算反抗的,可是还是忍了下来。

    他早就知道韩文佶想杀掉他而后快,如果现在反抗正好落入韩文佶的口实。事已至此那么就只有去议事厅,看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四位侍卫拖着韩轩一路向着议事厅走去,凡是韩家起来做事的人都满脸诧异之色,他们是在想韩轩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被绑着向着议事厅方向走去?

    五分钟之后,那四位侍卫将韩轩给拖到了议事厅。

    他们立即异口同声的对着韩文佶说道:“老爷,韩轩已经带到。”

    韩文佶看到韩轩是五花大绑,绑来的时候,他愤怒到了极点,直接一巴掌就打在了那位领头的侍卫的脸上。

    他满脸愤怒的吼道:“狗奴才,韩轩少爷,也是你们这种下来说绑就绑的,该死的东西竟然胆敢以下犯上?还不快快松绑,然后到家法房各自领罚?”

    “是!”那四位侍卫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此时他们被韩文佶吓得不轻,为韩轩解绑了之后,快速的向着门外跑去。

    韩霸满脸露出平静之色,双眼紧紧的看着韩文佶,他轻声的说道:“文佶你这是为何啊?天刚亮就将你几位兄弟和我叫来就不说了,为何还将韩轩也绑来了?”

    虽然韩霸没有发什么怒,韩文佶是何许人也,自然听出了韩霸话中带走强大的怒意,他立即单膝跪在地上;开口说道:“回禀父亲,是孩儿的失职没有管理好属下。孩儿等下愿意去家法处领罚,不过今日孩儿将父亲和几位兄弟叫来是有十万火急事相商。”

    韩文佶满脸露出歉意之色,可是内心却是震惊无比,他万万没有想到韩轩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居然能有这般的能耐,被绑了都没有反抗?

    韩霸听了之后,眉头一皱,轻声的询问道:“你先起来,出了什么事?你尽管大声的说出来便是。”

    韩文佶缓缓的站起来,他看着韩霸轻声而委婉的说道:“今天就是韩轩去相亲的日子,但是原本我们准备的那件,凤凰七彩嫁衣,居然在昨夜被人盗走了。我去库房盘查过,他们都说是偷盗者和韩轩十分的相似,所以……”

    韩轩闻言,淡然一笑,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

    韩霸闻言,满脸平静的看着韩文佶说道:“那件衣服本来就是轩儿要拿去,送给慕容家的,他还用得着去库房里拿吗?况且一件衣服而已,用得着大动干戈吗?”

    他双眼微眯的看着韩文佶,静静的等待着韩文佶的回答。

    从韩霸的语气和眼神上傻子都能感受得到,他是在维护着韩轩。

    韩文佶也不是傻子,当然听明白了他父亲的意思,不过他早就准备充足了,岂能将此事就这样放弃了。

    他立即上前,跪在地上说道:“还望父亲恕罪,孩儿也希望轩儿和慕容怡,能够完美的完成这桩婚事。所以命人将聘礼的账单,送到慕容家里去了,而如今凤凰七彩嫁衣丢失,这该如何向慕容家交代啊!还望父亲恕罪?”

    韩霸听了之后,他双眼一亮,勃然大怒,他正在发出怒火的时候,韩轩立即上前,抱拳的说道:“还望爷爷息怒,凤凰七彩衣被盗,我们应该彻底的盘查才是,爷爷你就算发在大的怒,那被盗的衣服也不会自己回来。至于怎么向慕容家交代,请容轩儿卖个关子,轩儿到达慕容家之时,自然会好好的给他们一个解释的。如今时间也不早,还是请爷爷安排前去慕城之事。”

    韩霸闻言,满意的对着韩轩点了点头,看着韩轩轻声的说道:“既然如此,等下我就安排人和你一起带上聘礼,前去慕城吧!”

    “那轩儿就去准备了。”韩轩轻声的说道,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韩文佶,然后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父亲,孩儿也告退了。”韩文佶闻言,轻声的说道。他满脸露出平静之色,双眸中散发出无尽的杀机,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他现在十分的后悔,自己聪明一世,怎么这次就这么糊涂,竟然编出一个这样的理由?直接派人在半路劫杀韩轩,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

    一个时辰之后,韩霸命自己身边的八位贴身侍卫,带上聘礼协同韩轩前去慕城相亲。

    这八位贴身侍卫的实力都是灵动中期的实力,而灵动境比踏灵境整整高了一个境界。

    这八位侍卫在皓月城也算是有名的侍卫了,此次韩霸派他们去护送韩轩,想必是怕有人加害韩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