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酒吧与女人(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1章 酒吧与女人(求收藏,求推荐票!)

夜色迷醉。

    南非。

    开普敦。

    爱尔海酒吧,位于开普敦的闹市,也是南非最为著名的酒吧之一。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人们总是会寻找宣泄的地方,纵使在这混乱的非洲大陆,也不例外。

    这不,晚上八点钟,爱尔海内就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动感的电子音乐响彻整个爱尔海。

    无数的青年美女在舞池之中,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一派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景象。

    猎艳!

    这是混迹酒吧的青年男女最喜欢做的事情!

    现在原本就是夏天,一个荷尔蒙充沛的季节,穿的清凉的美女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尤物小野猫,吸引着全场所有人的视线。

    但酒吧内的众人目光却不是落在那群妖娆的白人美女之中,而是落在酒吧正中央的一名亚洲美女身上。

    这美女面容姣好,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披在香肩之上,高挑纤细的身材,特别是那不赢一握的小蛮腰。

    如果搂在手中,绝对是神仙一般的享受。

    如果只是这些,那这美女也仅仅是身材好而已。

    但一张绝美的侧脸,却让她没得动人心魄,还有她那傲人高耸的峰峦,更是让酒吧内的无数人为之痴狂。

    在这个开放的白人社会里,一个单身女人半夜坐在酒吧之中,那就算没有明显的意识,但其中的暗示,也不言而喻。

    “杰森,你在这等着,我把这亚洲美人弄回来好好玩玩!”

    一个身材魁梧的白人壮汉哈哈一笑,端起酒杯,就朝着酒吧中央的美女走去。

    不过还没走到一半,身后却有人拍了拍白人的肩膀。

    “嘿!朋友!”

    白人壮汉喝了不少的酒,转头看了一眼,怒道:“你是谁?”

    拍他肩膀的同样是一名亚洲人,穿着大衣、带着鸭舌帽,一双眼睛微微泛着红光,有几分残忍凶戾的味道。

    “华夏林枫。”

    鸭舌帽青年淡淡的笑道。

    白人壮汉一听,失声大笑:“华夏?呸!东亚病夫!哈哈!”

    这挑衅的话语让坐在酒吧四处的白人们全都是哄堂大笑。

    一个个全都朝着林枫投来了讥讽的眼神。

    林枫的脸色还是淡然无比:“不好意思,刚刚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白人壮汉哈哈一笑,脸色冰冷的指着林枫,大声说道:“小子,你给我听好了,我说你是!东!亚!病!夫!”

    “找死!”

    林枫脸色忽然凶光尽显,猛地一脚踹在了白人壮汉的胸膛之上。

    那白人壮汉还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就如同脱了绳的风筝般,朝着身后倒飞了出去,砸翻了几张桌子,引得酒吧的一众男女惊叫出声。

    “啊!你……”

    白人壮汉从地上挣扎的爬起来,还想说些什么。

    但林枫这一脚,已经让他的肋骨断了好几根,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吐出了几口鲜血之后,他就又倒在了地上。

    全场愕然。

    刚刚叫嚣的那些白人全都沉默了下去。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华夏青年竟然这么凶残,说动手就动手,根本就不和你讲道理!

    林枫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端着一杯红酒,走到了那性感美女的面前。

    “美女,有没有兴趣和我喝一杯呢?”

    美女慵懒的看了林枫一眼,撩了撩自己那乌黑的长发,妖娆的笑道:“怎么?你想泡我么?”

    一口流利的华夏语言。

    应该是也华夏人。

    “不愿意么?”林枫轻轻一笑。

    美女舔了一下那猩红的红唇:“若是你有那个能力的话,我也不会介意……”

    “能力?什么能力?”林枫目光落在了性感美女的脸庞之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美女红唇微翘,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指,打了一个响指:“服务员,把柜台上的那瓶XO给我开了!”

    林枫看了一眼柜台,眼中微微闪过一丝的惊讶。

    柜台上的XO可不是什么便宜货,价值十数万兰特(南非货币),相当于六七万人民币,可以说是这家酒吧最贵的酒之一了。

    酒保听到这性感美女要开XO也是大吃一惊,迟疑道:“美丽的小姐,这酒……”

    “我让你开酒,你没听到么?”

    美女的俏脸攀上一抹寒霜,语气中也泛出了一抹霸道。

    林枫轻轻一笑,这女人似乎不太简单啊。

    价值七八万的XO很快就端了上来。

    美女翘着大长腿,眼中若隐若现的透出一抹媚意:“你的机会来了。”

    “想让我灌醉你么?”

    林枫笑了笑,给这性感美女倒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美女轻轻摇晃着酒杯,充满诱惑的说道:“我若是不醉,你又怎么会有机会呢?”

    “很直接,我喜欢。”

    林枫举起酒杯,和性感美女碰了一杯。

    美人相伴。

    音乐作乐。

    一瓶XO很快就被消灭掉了。

    美女的双颊已经泛起了醉人的红晕,一双美丽的眼睛也变得碧波流转起来。

    “你的酒量不错。”

    美女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香喷喷的气味。

    “那这机会我算是把握住了么?”

    林枫的脸色还是那么的平淡,微微一笑。

    性感美女坐到林枫的身旁,吐息如兰的说道:“你可以带我走,但我觉得你会后悔……”

    林枫一笑而之,将最后一杯XO饮尽,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在我林枫的字典里,从没有后悔这个词。”

    “你很狂,但你今晚得不到我。”

    性感美女醉眼朦胧,但眸子之中,还是透出了一抹微微的冷冽。

    “哦?是么?我偏要试试。”林枫淡淡的笑道。

    在酒精的催动下,美女就像是个熟透的水蜜桃般,娇艳美丽。

    “如果今天之后你还活着,我觉得我会爱上你……”

    美女有些痴迷的看着林枫,刚刚那种感觉,她从没有体会过。

    “相比于当情侣,我更喜欢你当我的……”

    林枫一手揽住美女的腰肢,另一手抱住了对方修长的双腿,一个公主抱将这条可人儿抱了起来。

    等林枫站起身的时候,才蓦然发现。

    偌大的爱尔海酒吧已经空无一人。

    在酒吧的门口、后门、吧台,几乎酒吧每一个角落,都出现了一名名穿着黑色西装的魁梧保镖,他们全都虎视眈眈的看着林枫。

    “小家伙,现在,你还想带我走么?”

    性感美女靠在林枫的胸膛之上,听着对方的心跳,慵懒的说道。

    她有些得意,对于这种玩弄一个男人于股掌之间的感觉,她真的非常喜欢。

    但或许她没有想到,抱着她的人,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

    林枫平静的扫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冷笑道:“我林枫想要带走的人!谁敢拦我?!”

    轰!

    一场大战拉开了序幕。

    .....

    七八分钟过去之后。

    爱尔海酒吧哀嚎一片,一名名黑西装的保镖倒在了地上,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

    凌晨。

    天蒙蒙亮。

    林枫倚靠着总统套房的豪华大床,抽出一支烟,徐徐的点燃。

    没想到这尤物小猫咪战斗力竟然这么强横,这一夜可算是差点把他给累坏了。

    徐淑云静静的躺在旁边,她的酒意已经彻底清醒了,脸上的媚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却是一股冰寒!

    见这美女没有说话,林枫吐出了一口烟圈:

    “美女,你放心,这里是南非,你也用不怕被人知道,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绝对不会跟其他人说的。”

    徐淑云紧咬着牙,眼中已经泛出了晶莹的泪光。

    “你这个混蛋!”

    徐淑云猛然间坐起了身子。

    但她身子刚刚坐直,一股撕裂般的刺痛就袭了过来。

    一向强硬的徐淑云哭了出来,她的第一次真的被眼前这个混蛋给夺走了。

    为什么会这样!

    徐淑云疯了似的拿起茶几上的东西就朝着林枫砸了过去。

    林枫一脸的莫名其妙,连忙闪躲:“你干什么呢?难道我刚刚说错了?!”

    “流氓!卑鄙!你侵犯了我,你这个混蛋!”

    徐淑云的眼睛红了,拿起东西不顾一切的就砸了过去。

    林枫骂了一句神经病,狼狈的逃出了卧室,正准备走人,没想到在客厅的地板之上,却看到了一抹抹的嫣红。

    这是……

    “嗡!”

    林枫的脑海一瞬间陷入到了空白之中,浑身为之一震。

    这女人还是个……

    那自己这岂不是了一个清白姑娘?

    难怪这小妞反应这么大。

    林枫常年生活在国外,虽然见识过不少的女人,但了这么一个清白的黄花大闺女,还是让他心中产生了些许的愧疚感。

    回到卧室,徐淑云已经穿好了衣服,正挣扎的准备爬下床。

    林枫赶紧冲了上去,把徐淑云搀扶住了,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徐淑云此时正在气头之上,一把就甩开了林枫的手,娇怒道:“滚开!不用你假惺惺!我自己能走!”

    “美女,要不你冷静冷静,我们好好谈谈吧,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林枫虽然心里也觉得窝火,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占了人家的便宜,这该负的责任,还是要负的!

    “你这个混蛋!还谈什么谈!你这个连衣服都是几百块的臭屌丝!能给什么我?我现在命令你,立刻、马上给我滚!”

    徐淑云火冒三丈。

    她堂堂华夏汉江徐家的大小姐,竟然被眼前这毫不起眼的家伙给占有了,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美女……”

    林枫还想说些什么,但徐淑云直接就打断了他:“你不走是吧?我走,我走还不行么?”

    徐淑云眼角通红,拿起了桌子旁的衣衫穿上,踉踉跄跄的就朝着大门走了出去。

    看着徐淑云独自一人落寞孤单的离开,林枫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今晚的事情虽然错不在我,但既然我林枫做出来了,那我就一定会承担。”

    “你叫徐淑云是吧?”

    “我记住你了。”

    “以后!”

    “华夏见!”

    说这话的时候,林枫的语气变得冷冽了许多。

    徐淑云的身形微微一僵,但很快就低声骂了一句混蛋,独自一人离开了这个地方。

    ......

    时光飞逝。

    半年之后,华夏汉江,G109高铁列车之上。

    “狼王!你快走!我们掩护你!”

    “狼王!为我报仇!”

    “为我报仇啊!”

    撕心裂肺的声音从梦境中响起。

    “是谁!到底是谁,青云家?诸葛家?独孤家?是谁设下了这么大个局!是谁害死了我的兄弟!“

    “老匹夫,难道是你?”

    “八年之前,你盛气凌人,我在你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如同砧板上的肉,任你揉捏!”

    “八年之前,你在所谓的世家大会之上,当着无数人的面践踏我的尊严。”

    “这一切的一切我都记着!”

    “老匹夫,或许你死都不会想到,我林枫还能回来,不知道面对八年后的我,你引以为傲的世家子弟们所谓的本事还剩下几斤几两!”

    “老匹夫!我必杀你!”

    林枫疯狂的叫喊着,猛地一下从梦境中惊醒了过来。

    列车上的人全都朝着林枫投来了目光,指指点点。

    “这小年轻怎么了?”

    “穿的那么破烂,一看就是个乡下人,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有可能……离他远点。”

    林枫没有搭理这些人,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原来是个梦……”

    不过……

    林枫看着外面飞速掠过的摩天大楼,平淡的眼眸中微微泛出了一抹红光。

    不过我林枫真的回来了!

    眼前,灯红酒绿,繁花似锦,一切都那么的陌生,而又那么的熟悉。

    这还是华夏么?

    七年没回来,变化果然大了很多。

    “燕京独孤家!”

    “燕京青云家!”

    “燕京诸葛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林枫又回来了!”

    “这一次,我必将让你们为之颤抖!”

    林枫眼中爆出了一抹红光,身上的煞气尽显!

    他是林枫!

    世界上最顶尖的雇佣兵。

    非洲大名鼎鼎的狼王!

    这一次归来,是为了完成一个对他而言,至关重要的约定!

    一个潜藏在他内心深处八年的约定!

    不过在约定到来之前,他还需要蛰伏,隐匿在这茫茫的人海之中,伺机而动!

    .....

    列车还在继续前进着。

    林枫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小卡牌,念道:“梧桐大街,三百五十三号,赵雅。”

    赵雅!

    林枫的小姨!

    根据帮他安排的人说,这小姨好像还是个大明星,在汉江一家大型的娱乐公司上班,混的很开。

    认识有不少的土豪老总,住的是别墅,开的是豪车,生活滋润的不行。

    当然,她并不是林枫真正的小姨。

    只是林枫母亲的一个朋友罢了。

    林枫这次前往汉江,就是去投靠赵雅的,他需要在汉江生活一段时间,了解一下现在华夏的情况,等待约定的日期到来。

    这时,列车上忽然一阵骚乱。

    前方传来了列车员急切的声音。

    “有没有医生,前面有位小姐晕倒了!”

    没有人回应。

    车厢内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列成员又喊了一句:“有没有医生或者护士!前面的小姐快不行了!求求你们救救她吧!”

    列车员的语气开始央求起来。

    但乘客们还是无动于衷,他们当中肯定是有医生的,但这个年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必要去逞这个能呢?

    正当列车员失望的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林枫站起身:“我!我是医生。”

    “你?!”列车员疑惑的看着林枫。

    “你是医生?”

    其他人也是一片哗然。

    这年轻人看起来都没到二十五吧?

    竟然敢说自己是医生?

    这装逼也装的太过了吧?

    列车员焦急的说道:“这位先生,您别闹了,现在人命关天,不是胡闹的时候。”

    林枫平淡的回应:

    “说的没错,人命关天,如果你再不放下偏见,那这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可就真的要没了。”

    列车员无奈的又扫了一圈车厢内的众人。

    已经没人肯站出来了。

    列车员咬了咬牙,说道:“好吧先生,那你赶快跟我过来吧。”

    在列车员的带领下,林枫穿过了一节节的车厢,来到了列车的头等舱前。

    这里聚集了不少的人。

    有光鲜亮丽的女白领,也有一身制服的列车员工,当然,还有几名随车的医生。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一名女子。

    这女子长得很漂亮,大概二十七八岁,面容姣好,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套裙,里面是白衬衫,肉色丝袜加高跟鞋,画着精致的妆容,一副成熟精英白领的打扮。

    此时这个女子俏脸苍白,原本红艳的嘴唇微微发紫,一副很是虚弱的模样。

    “列车长,医生……医生来了。”

    头等舱的人听到这话,纷纷看了过去。

    看到列车员带着林枫迎面走来之后,皆是心中一沉。

    列车长面色阴沉的说道:“小陈,你开什么玩笑?人命关天的事情,你找一个愣头青过来做什么?!”

    “列车长,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只有这位先生说他是医生,让我带他过来。”列车员有些委屈的说道。

    列车长还没说话,一旁的随车医生,陈温就说道:

    “胡闹!一个二十三四的小屁孩能当什么医生?现在情况紧急,列车长您还是赶紧联系下一站,让他们准备好救护车吧。”

    “对!忙昏了头了,差点忘记这茬了。”

    列车长狠狠的瞪了一眼列车员:“小陈,还不快把这位先生带回去!”

    那名叫小陈的列车员央求道:“列车长,人命关天,要不就让他试试吧!”

    “不行,太冒险了,我不能这么做。”列车长坚定的说道。

    他心中下意识的认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屁孩,什么都不懂,还能有什么高明的医术。

    一直沉默的林枫却冷哼了一声:“这名女子嘴唇发紫,皮肤黑青,很明显是中毒的症状。”

    “你们这群废物要是再敢拦我,把她给害死了,那你们就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面面相觑。

    他们从林恒的语气中,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傲气。

    难道这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真会是医生?

    列车长还是不敢肯定,问道:“这位先生,能否出示您的相关证件?”

    “你让不让开?”林枫才懒得跟这种二货废话。

    “这……”

    列车长脸色犯难。

    他还是不太敢相信,眼前这少年真的会是一名厉害的医生。

    旁边一名女白领却开口说道:“列车长,让他试试吧。”

    “好吧。”

    既然女白领都说话了,列车长也只能选择妥协。

    林枫走入到了车厢之中,来到了那名中毒女子的面前。

    不得不说,这女人是真的漂亮,五官非常精致。

    特别是那双美丽的眼睛,眼眸中总是透着冷冽,如同雪山上的一朵莲花,给人一种极致的诱惑力。

    不过她现在气若游丝,应该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旁边的女白领急切问道:“怎么样?!我们叶总还有救么?”

    其实她也没抱多大的希望,毕竟连专业的医生都束手无策,一个毫不起眼的青年,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况且总裁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是很清楚的,不小心被潜伏在车上的一条毒蛇给咬了。

    被这种剧毒的蛇给咬了,要是没有抗毒血清的话,那就是大罗金仙亲自来了,估计也是无力回天。

    林枫皱了皱眉。

    对他来说,想治好这个病并不难,只是可能会有些麻烦。

    林枫看了看女白领,又看了看那列车长,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我需要给她单独治疗。”

    ........

    PS:下一章有过修改,如果衔接不上,可以清理缓存,正常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