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遇厉仲骁(修改)

第2章 初遇厉仲骁(修改)

中午

    沈然接到人事部通知,她现在从试用期助理,正式成为了鼎泰的设计师…这让她低郁的心情瞬间豁然开朗。

    艾娜嘴巴很挑,沈然是新人,所以被派出去给米娜买午餐。

    从电梯出来往公司门口走的时候,手机恰好响了起来,“初七…我现在是鼎泰正式的设计师了”。

    沈然的嘴巴乐的根本合不上,其实她想找个地方偷偷的笑。沈然觉得自己现在非常的高兴,。进入鼎泰,只要你试用期没有犯过什么大的过错,对于沈然这样的小职位,人事部综合情况,是可以直接用人的。在海城,鼎泰与乔氏可以说是并驾齐驱,且后者略显强劲。

    到了艾娜指定的那家餐厅,沈然从电梯出来,往隔街餐厅走的时候,手机恰好响了起来,看到是熟悉的号码,沈然眉眼弯弯带笑的接起来:“妈…我试用期过了,今天成为正式的设计师“。

    “过了?虽然到了现在才成设计师,对了。工资待遇方面你领导提过吧?”。

    沈然仿佛已经习惯母亲这样冷嘲热讽的话,拿着打包好的外卖那只手伸去推餐厅的玻璃旋转门,:“妈,晚上想吃什么?等我下班回来给你做…“岔开了话题。

    ‘砰——’

    沈然急忙离开,头低着走的也急,跟旋转门进来的人迎面碰撞,给艾娜打包的午餐差点撞的掉地上,可手机就没那么幸运了,她抬头,眼前身高跟自己太太太悬殊,最为吸引人的,是那个英俊成熟的男人,看着三十出头的样子,穿着白衬衫黑西装,勾勒出修长挺拔的身材,气度不凡,不同于时下流行的古铜色,他的批复偏向白皙,搭配着白衬衫,干净的令人挪不开眼。

    即使带着墨镜也能看出这个五官冷峻的男子眸子并未看她,且薄唇紧抿颇为不耐!

    “没张眼睛啊!走个路都能撞到人吗!”

    冰冷的男人身后,另一个五官真的不怎么样的嚣张男人叉腰指着沈然!此时,正是餐厅用餐的高峰期,有的从旋转门进去的人看到这边的状况,也都从两侧小门进去,或多看了这边一眼,或直接漠视继续往前走或离开。

    沈然对这么吼声和态度似乎已经见习惯了,没有发怒也没有很生气只是淡然的说了一句:“我撞到了人也许是我的错,可是也不能说我没张眼睛对不对”。

    也许是今天收获的挺顺利的,心情难得的好了起来。

    “你说什么?”徐景想来吃软不吃硬,嘴巴损,但是人不坏。沈然弯腰去捡手机,见手机没事儿,愣愣的摇头:“我什么都没说啊”。

    “哼!张了眼睛你还逆着方向推旋转门”。其实也不怪徐景平这么生气,这个女人撞上他的朋友更是他现在的老板,导致他也跟着撞上了后面的厚玻璃门,后脑勺疼!

    “那个,对不起”。沈然见他没有找自己麻烦的意思,下意识的想去抚鼻梁上的眼镜,才发现今天是没有戴。微微弯着腰,算是道歉了,急忙忙的从旁边侧门溜了。

    “嘁,怎么吃个饭还能遇见个极品”徐景说完,侧头对旁边那个白衬衫男人说:“仲骁,看吧,我说去水利府吃饭,你随手一指,指了个这家…”两人是多年的好友,虽然徐景人嘴巴损了点,但也真没跟厉仲骁生气的意思。

    男人没摘墨镜,只是自顾自的往餐厅里走,这家餐厅消费中高档,虽然不及奢侈,但还算勉强吧。反正厉仲骁的眼中对这家餐厅是这样的评价。

    “我是没力气在开车到水利府了,从东南方开到西北方,你是想刚回国第一天就把海城玩个对角线?“。厉仲骁边说边往里面走。

    后面徐景还是屁颠屁颠的跟上来,:“得了,你的地盘,听您的!“。

    沈然在回公司的路上,给刘美华解释刚才怎么突然挂断的事情,理由是,中午公司的员工餐厅人太多,信号不好。

    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盯着打开的电脑屏幕,沈然内心是激动的,五年前那件事情发生后,乔世怀和乔灿愈父子认为她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在乔氏危机的时候,却离开了乔灿愈,当乔氏度过危机的时候,她又出现了,后来,不知道乔世怀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查到沈然消失的那一年是住在一栋私人别墅里。别墅的安保工作做的很严密,而且时常会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开着豪车出入别墅。

    最后他好不容易从里面其中一个保姆那里打听到,沈然确实是住在那别墅的额,而且还是大着肚子。

    乔灿愈听到父亲的叙述和看到那堆沈然大着肚子的照片的后,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他从没想到,沈然会背叛他,背叛他们的爱情。还在乔氏最艰难危机的时候!

    当沈然做完月子回到乔家的时候,没有给她任何解释的理由,乔世怀一个烟灰缸就朝她扔过来,当时就头破血流,刘美华站在一旁已经吓傻了,脸上的表情说不清的失望,难过,还有怨恨!乔灿愈甚至不给她说一句话的时间,把那堆她大着肚子在医院的照片仍在她面前。

    她张着嘴,想说,却哑口无言,她该说什么呢?

    最后她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被乔世怀赶了出来,刘美华自然也没有脸再住在那栋别墅里。

    沈然是在一边打工一边上学的情况下,完成的大学学业。其中每年的奖学金解决了她很多问题。

    在这五年的生活磨难中,刘美华是变化最大的,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到了会做些简单便饭的主妇。即便不经常做,即便做的很难吃。原本还算温和的性格变得有时候控制不住的火爆脾气。

    正式成为设计师的第一天,在这种风平浪静中过去了。顾初七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除了第一天拗不过初七的好意让她送来上班,第二天沈然已经谢绝了初七要继续送她去上班的好意。

    就像是一个住在北,一个住在南,二公司却在中间,难道每天要顾初七从北边跑到南边,然后在回到中间??美国时间也不是这么用的!

    那天晚上,沈然做了个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的梦。

    沈然浑身发冷,眼睛被蒙住,由一个引路人带着她到了一个房间,本就蒙住眼睛的她,更是在里面感受不到一点光,让她觉得甚至连窗帘都是拉死的。

    “进去吧”。身后的人说道。把她带到床边,再三叮嘱她,不能摘下蒙眼睛布条,也什么都别问,否则一切交易作废!

    沈然颤抖的越来越厉害,特别想吐,她苍白着脸,听到了关门声,她缓缓扯下布条,其实,房间里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她摸索着走了两步,便到了床边,指尖触碰到了他的脸,刚刚触及的温度,就想被烫了了。

    突然,黑暗中他的眸子猛然绽开,透着幽黑的光亮,沈然被吓了一跳。却硬着头皮上前靠近。刚刚覆盖在他脸上的手却被他突然拽住,一把就将她拉到了床上,他迅速的翻身,速度快的好似眨眼的功夫。

    沈然未经人事,身体在他的手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眼睛被蒙着,看不到他的模样,只能感觉到他的唇轻咬着她的肌肤。

    身上的人折腾了她很久,听着旁边均匀的呼吸,应该是睡着了。

    事后,沈然蜷缩着身子,身下的粘稠与疼痛很不适。

    直到沈然被带走。那人在进ru她身体后完全的克制不住,身体的不适感还在,提醒着她刚刚在床上发生的事情。看不清那人的脸。却能闻到他身上那种特殊的味道,像清冽的木香......

    ..........

    这天,沈然刚要设计部,主管主管艾娜像是踩着点来的一样,一上来又是每天早上的训人三分钟,强调每个人工作的积极性,别想着进了鼎泰就过混吃等死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