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序言

生活在21世纪,我们不会再为寻知求学而跋山涉水,曾经的千里迢迢用一张飞机票可以轻易跨越,孙悟空十万八千里的筋斗云也望尘莫及;曾几何时,世界变成地球村,我们成了地球村的居民,彼此熟识,友好毗邻。才短短几十载,科技缩短了一切距离,伸长了文明的触角,似乎人类的探索除了外太空,在地球上再无施展之处,我们再也不可能成为一百年前甚至数十年前的探险家、冒险王,所到之处、所踏之地都在前人足迹之上。

    如此说来,能够超越时间、跨越历史长河,成其为“永恒”的东西也许只有“谜”。历史事件迷雾重重,即使是现代史,也还存在大量令史学家困惑的现象,而更遥不可及的上古世纪遗留在现代文明中的痕迹的重现,每每让世人惊喜连连,更需要夏商周断代史工程的科学家们呕心沥血,穷尽毕生精力去承担、去完成。

    在天文、地理、历史、人文的纵横交错中天马行空,释放思想的细胞,放飞想像的翅膀,每个人都可以是思想上的冒险家。

    在浩瀚的宇宙时空里,这颗蓝色的星球体积不大,年纪幼小,在太阳系九大行星及其无数卫星中,只有地球孕育了我们,也许在千亿颗星球上,只有寥寥数个曾经或正在创造生命,而生命缔造文明。身为人类,我们是值得骄傲的;身为人类,不断追问自身来源,继承祖先传承的文化传统,将地球从生命起源到我们的历史尽可能完整地留给后世,这是一个骄傲的、真实的人自觉不自觉在心理上承担的责任。

    站在秦始皇陵兵马俑坑穴前,遥望骊陵翻滚的土丘,我们对土丘数十米下的阴阳交融、昏暗交割的世界的强烈好奇仅仅在司马迁《史记?秦始皇本纪》的描述中获得些微满足,传说一直无法得到印证;同样的帝国,那些在尼罗河畔沉睡了千年、不可一世的灵魂,还在利用壮观和神奇来引诱、蛊惑现代文明的猜测;一个多世纪以来,人们对北纬30°线附近屡屡发生的悲剧极其关注却又莫名其妙,这条划割北半球的人为的曲线因为系锁着遮盖在喜马拉雅山脉、百慕大黑三角、埃及金字塔、撒哈拉沙漠上的面纱而不断被人提及……

    每一个谜,意味着历史的断裂,意味着地球生命的空白,意味着我们意识的生命的不完整,探索的脚步不能停滞,我们需要有紧迫感。

    即使我们不会从事相关行业,记住,主动去了解它,我们才会对过去、对现实、对将来有一种开放的意识;主动去触摸生命传承的断裂层,我们直面自身存在的真实;主动去感受那份意识和现实的不完整,我们认识到生命的伟大和价值。相信生命轨迹的曲折,相信一辈子的幸运,相信命运的神奇,没有枯燥,只有不断探索、追问,最终我们才能成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