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一个睡美人

第四章一个睡美人

“这……这是几个意思?!”张小池惊的合不拢嘴。

    “嘁,这都看不懂?你们凡间的男男女女不就那么点破事么。”猫仙竟是露出了一脸猥琐的笑容,道。

    张小池眼前又浮现出那少妇的动人线条,心脏顿时砰砰狂跳。

    “对了,你有没感觉到自己有什么变化?”猫仙突然问道。

    张小池不解:“变化?没有啊。”

    猫仙又道:“你运行一下仙气试试。”

    张小池照做,片刻之后,他有些拿不准的问:“诶,我体内的仙气,好像多了一丢丢。”

    “那便对了。若想要提高仙力和医术,不仅要勤于修行练习,还要多救死扶伤,累积功德,功德值越高,你的医术造化,自然也越了不得。”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张小池牢牢记住。

    虽然猫仙讲解的细致,但其实他心里并不担心,因为张小池本就是心地善良之人,功德累积,是水到渠成之事。

    第二天,张小池到医院后不久,便发现周围气氛有些异样。像于珊珊一打听才得知,原来副市长的女儿刚刚入院治疗。马上全院的专家就要对她进行一次集中会诊。

    张小池十分意外:“全院的专家?是什么病,有必要搞这么大阵势吗?”

    于珊珊回道:“听说还是个怪病,更何况是副市长的女儿,谁敢怠慢。”

    就在这时,张小池突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一阵凉风,徐枫刚好从身后走来。

    一眼看到张小池,徐枫眉头一皱:“正好,张小池,我马上要去一号会议室开会,赶紧去我把我办公桌上这次的会诊资料拿来!”

    “是!”张小池连忙应道。

    “还愣着干啥,会议马上就开始了,还不给我用跑的!”徐枫毫不客气的使唤道。

    张小池忙不迭的从徐枫办公室取来资料。赶去会议室的路上,张小池忍不住翻了翻手里这厚厚一沓文件。

    这时,一张女孩的照片映入张小池眼中。二十多岁,眉清目秀,生的一张小巧可爱的瓜子脸。

    这便是副市长的女儿么,长得真不赖啊,张小池不禁想到。

    接着,张小池读到照片下的一行字:“患者叶丹,二十岁,突发昏迷,病因不祥。”

    来到会议室把资料交给徐枫后,张小池并没有离开会议室,而是偷偷退到了门边。

    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到全院最顶尖的专家汇集一堂,这种旁听的机会可是相当难得,张小池自然不会放过,听听他们的讨论说不定能学到不少东西。

    然而,随着会议的进行,张小池却渐渐有些失望,这些专家们对副市长女儿的病情居然一筹莫展。两个钟头过去,别说是治疗方案了,就连病因都没有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我从医四十余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琢磨不透的怪病,诶,没辙,没辙!”七十多岁高龄的王军海老爷子连连叹气道。

    王军海是医院的神经科专家,这一次也是被大家给予了最大的希望,然而,他这话一出,会议室里的气氛顿时凉了半截。

    赵雷有些慌张道:“这可怎么办,副市长今天下午就要过来了啊,到时候我们要是连治疗方案都拿不出来……”

    副院长徐国栋突然站起身清咳两声:“再这样继续讨论下去怕是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再一起去病房看看吧。”

    众专家同意,虽然他们也不指望能得出诊断,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出于好奇,张小池偷摸跟在众专家身后,一路溜来。

    这还是张小池第一次见识本院的VIP病房,与其说这是一间病房,还不如说是个豪华套间。而病房正中央只有一张病床,上面躺着的女孩,想必就是患者叶丹了。

    然而,进一步的联合诊断,仍旧是徒劳,众专家陆续摇着头叹着气离开了病房。

    终于,张小池忍不住,说:“那个,麻烦让一下,能让我看看吗?”

    “张小池?你怎么在这?这儿也是你能来的地方?!”看到张小池,徐枫顿时大怒。

    张小池挠挠头:“呃,我就是好奇过来看看,你们要是都没辙的话,就我来吧。”

    话音落下,病房里顿时异样安静,片刻之后,专家们哄笑一团:

    “这小子在说什么胡话?”

    “这是谁啊,怎么从没见过?”

    “好像是院里的实习生。”

    “太逗了这小医生。”

    ……

    “你一个刚毕业的实习生跑来这里瞎吹什么牛逼?还不快滚!”徐枫气冲冲道。

    “我又没试,你怎么知道我不行的?”张小池扬起下巴。

    “都给我安静,这里可是病房。”这厚重的嗓音不是别人,正是王军海。

    院有一老,如有一宝。王军海在业内的权威地位,让徐枫也不得不客客气气:“王老爷子,这个小实习生出了名的不安分,这次也是来捣乱的。”

    然而,王军海却完全不理会徐枫,看着张小池沉声道:“小伙子,你真有把握?”

    先前两次试用仙医之术的经历,让张小池信心大增:“没错。”

    “那好,你过来看看,诊断一下吧。不过丑话可说在前面,若是治不好,那倒也没什么事,不过万一病情恶化了……”王老爷子颇有意味的拖长语气。

    张小池拍了拍胸脯:“这我知道,我也是个医生,没有把握我不会乱来的。”

    “张老爷子,这也太……”徐枫意见颇大,不过张老爷子立刻抬手示意住嘴,他也只能把话憋了回去。

    张小池走到病床边,目光在叶丹清秀的脸上停留了数秒。

    “比照片上还要好看许多呢。”张小池心里不禁道,不过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候。

    “这小子,就这样看病的?”

    “有意思,瞅瞅就能看出毛病的咯?”

    旁边几名专家医生低声议论,不时还伴有几声冷笑。

    这也难怪,张小池只是静静的站在病床边,微微蹙眉,视线从叶丹的身上缓缓扫过,最后目光再次停在了叶丹的脸上,半天没有移开。

    “喂,你小子不好好看病愁啥呢?该不会是爱上睡美人了吧?”徐枫取笑道。

    旁边只当看戏的医生们再次爆发出一片哄笑。

    然而,张小池看上去却全然不在意,反倒露出一丝微笑:“病因我找到了。”

    病房里,哄笑声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