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寡妇洗澡

第002章寡妇洗澡

王超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直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冻的他睁开眼,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了玉米地了。

    玉米地郁郁葱葱的,他人躺在里面,也没人发现。

    王超直觉得自己做的梦太荒诞了,伸手要挠挠头,突然发现自己手心里居然多了一块玉。

    这是一块老玉,水头十足,上面雕刻着双龙抢珠。

    “我真遇到神仙啦。”王超傻眼了,乐的在玉佩上亲吻了一口,然后就要塞口袋内,可一摸发现自己居然就剩下一个裤头。

    “我衣服呢?”

    王超傻傻的挠着头,爬起身来,辨清了方向往村里走去。

    王超家靠着陈寡妇家。

    陈寡妇21岁就嫁了过来,可惜男人没半年就死了,也没给她留下一儿半女的。

    正是花季年纪的陈寡妇本来可以改嫁的,但是她舍不下自己孤苦的婆婆,所以就打发了媒人,这一来二去,五年一下来,倒把自己耽误了。

    有道是寡妇门前是非多,村里流氓没少找陈寡妇的麻烦。

    不过陈寡妇的婆婆厉害,谁要敢在她家门口乱来,直接大扫帚伺候。

    王超也吃过这大扫帚的亏,想想至今心有余悸。

    王超搓着胳膊,哆哆嗦嗦的要回家,路过陈寡妇家院门旁,发现那土墙头上好像有个人,走近了一瞧,这不是村里的老光棍牛二牛嘛。

    大半夜,他扒人家陈寡妇墙头干啥?

    牛家有两兄弟,大哥叫牛二牛,三十多才成了亲,但是这个弟弟牛二牛因为家里穷,人又不勤奋,所以没姑娘愿意嫁给他。

    这都五十了,还打光棍呢。

    王超好奇他扒墙头偷瞄啥呢,于是悄悄的凑了过去。

    他个头高,这墙头矮着呢,不需要向牛二牛这个矮冬瓜似学吊死鬼一样的扒拉着冲里面偷窥。

    王超直接冲里面一张望,就看见陈寡妇家的偏屋有灯光。

    陈寡妇因为死了男人,家贫的很,所以偏屋特别简陋,四处漏风呢,冲里一瞄,能看见屋内一丝半点,

    王超站的角度不好,没看见什么,倒是这牛二虎看的火热,激动的嘴巴大流口水。

    “什么偷看的这么带劲?”

    王超瞅了一会儿,见瞧不见,死了心了,打算走人,可突然间他丹田一热,跟着一股热气上眼,他的眼前顿时明亮起来。

    破芦苇扎的墙一下子没了。

    王超心头一喜的,他真的有透视眼了。

    原来陈寡妇正在洗澡,屋内发黄的灯光照在她白白的身子上,晃得人眼疼。

    水从舀子里缓缓流下,勾勒出她身体诱人的轮廓,虽然只有个侧面,但是王超血气方刚的一个小伙子,哪曾受过这刺激,下意识的就冲墙头上靠去,想要看的更清楚些。

    不想脚下踩翻了一块砖,惊动了偷窥的牛二虎。

    牛二虎扭头一瞧人,吓的当场鬼叫的跑了:“鬼啊。”

    “什么鬼?你才鬼呢。”王超瞪了他一眼。

    而陈寡妇听见了动静,急忙批了衣服出来,她冲外面喊道:“哪个不要脸的货痞子在外面,出来。”

    王超一见不好,这要被逮住可是跳进黄河洗不清,是撒腿就跑,可没跑得过她泼来的洗澡水。

    王超被浇了个透心凉。

    晚上天凉,王超又只穿这个裤头,被泼水后冻的直哆嗦,他急急忙忙的跑回了家。

    可一回家才发现不对劲了,怎么姐姐姐夫们都在,堂内还摆着一张棺木,这是要给谁办丧事呢?

    “姐,姐夫,我回来了。”王超奔进屋。

    一屋子的人全部傻眼了,大叫“鬼啊”,一个个吓的四处乱窜。

    王超这才明白过来,大家都以为他死了,立马叫道:“你们才鬼呢,我活的好好的,办毛丧事。”

    大家齐齐听的傻眼了,诧异的看向王超。

    王超没好气的瞪了她们一眼,吓的她们直哆嗦。

    “我还没死呢?”王超郁闷的叫道。

    “啊?小弟,你真的没死啊?”大姐第一个回过神来,激动的扑上来抱住他。

    一家子乐呵呵的拥抱起这个独苗,差点没把王超给憋死。

    “死小子,你死哪去了,大家都说你掉天井里淹死了。”大姐哭着鼻子拍打着王超的胳膊。

    王超被拍的疼的直咧嘴,回道:“我福大命大,没死成,对了,爹妈呢,还有我饿了。”

    “还在田里挖你呢。”二姐红着眼说道。

    “还挖屁啊,快去喊回来。”

    “好嘞。”二姐夫麻利的奔出去。

    王超爹妈听说儿子没死,欢喜的急忙奔回来,一见儿子没死,还在堂内胡吃海喝着,老两口激动的差点没哭出来。

    村里人听了这稀奇事,也跟着凑热闹,瞧着王超有人影,鬼是没影子的,这才放下心来,笑骂这懒鬼真是有福气,这都没死。

    闹腾了大半夜,大家才散去。

    王超躺在床上,感觉还活在梦里,他翻来覆去想的都是陈寡妇那洗澡的身子,小腹燥热的难受。

    然后他又想到了碰到的仙女姐姐,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

    取出了玉佩,王超研究了好一会儿也没弄出个名堂来,最后实在困的不行,他才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王超睡了个大懒觉,到晌午才起来。

    起来发现爹妈都不在,都下地忙乎了,他端着个饭碗串门吃饭。

    路过陈寡妇家门口时,他忍不住又一阵心动,昨晚看见的东西又浮现在眼前。

    这会儿陈家婆婆应该下地去了,不在家,他也大着胆子推开了院门。

    一进院门,王超就听见了屋内的吵架声。

    “这会儿谁和陈寡妇吵架呢?”

    王超扒拉到门缝口冲里张望,便见到陈寡妇被牛二虎这老光棍压在了饭桌上,他正撕扯她的衣服,而陈寡妇拼命的拦着他。

    她边反抗边骂道:“臭流氓,你敢胡来,我喊人了。”

    “你喊啊,你要敢早喊了,也不怕村里人说你下贱勾引我,嘿嘿……”

    村里人闲言碎语的,最是喜欢嚼舌根了,陈寡妇又是个寡妇,最是容易被吐沫星子给淹死。

    牛二虎就是吃准了她软弱的性子,所以才趁着陈婆婆下地干活不在家的时候来霸王硬上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