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逃不过魔爪

第4章 逃不过魔爪

“都来米法搜……”

    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号码。

    “小猫咪,知道我为什么把手机留给你吗?”

    “你……”

    一瞬间叶妙妙双脚一软跌坐在地上,是他,那个从中年猥琐男人手里救了她,却趁机要了她的男人!

    战栗不止!

    叶妙妙紧紧地握住手机,这一刻她很想把手机扔出去,再也不要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把手机紧紧握住贴在耳朵上。

    “小猫咪你很想念我。”

    冷酷无情的声音让叶妙妙从心底颤抖起来,一夜男人的索取,无休止的的噩梦在这个时候重新展现在脑海中。

    本以为只是一个意外,过去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平复,但是今天,那个男人的电话却打进她的手机。

    那些人把她从车子里面扔出来的时候,同时还给了她随身带的小包,里面的东西一样不少。

    “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

    “我的小猫,这是很容易的事情,留给你手机是要你随时听从我的吩咐。”

    司夜辰唇边勾勒起寒洌的弧度,眼中满是讥嘲光芒。

    这只小猫咪,以为那夜之后就会结束吗?

    “我不是你的!”

    叶妙妙嘶声叫了出来,咽喉火烧火燎一般剧痛着,为什么这个男人救了她,要了她之后又找上她?

    “小猫咪,这些不是你能决定的,决定权在我手里。我只是来温馨提示你一句,游戏已经开始,在这个游戏中,你是我有趣的玩具!”

    “去死!”

    叶妙妙暗哑着叫了一句挂断电话,那个男人一定是一个恶魔,疯子!

    冷气从司夜辰的身上散发出来,他盯着手机,这只小猫咪居然敢挂断他的电话,果然是活腻了!

    手机再一次响起来,叶妙妙坐在地上盯着亮起的屏幕发抖,又是恶魔男人!

    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任凭手机在地上不停地响,她不想接听电话。

    手机音乐铃声终于停了下来,叶妙妙靠在被子边很久都没有站起来,不行,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否则很可能会被那个男人找到!

    叶妙妙飞快地收拾行李,这里的房租快要到期,她也必须回去参加最后的考试,拿到毕业证书。匆忙收拾好东西,因为没有身份证,她只能先偷偷离开,准在附近找一个工作先落脚,等毕业证下来。

    她在车上发了一个短信,久久没有得到回音,她闭上眼睛焦虑地等待,好久才有短信回复过来。

    “做你该做的事情,等待通知。”

    “唉……”

    叶妙妙长叹一声,未来的安排会是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前途一片茫然。

    叶妙妙徘徊在街头寻找招工的地方,她希望可以找到一个管吃管住的地方,薪水低一些也没有关系,否则她今夜不知道该住在什么地方。

    一则招工启事引起了叶妙妙的注意,招收宾馆客房服务,包食宿……

    叶妙妙走进宾馆,前台接待看到有人进来微笑着问:“您想要什么样的房间?”

    “我看到你们宾馆招服务员,想试试。”

    前台接待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懒洋洋抬手:“四楼客房部。”

    “谢谢。”

    叶妙妙上楼进入客服务,半个小时之后,她成为宾馆的客房服务员,她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包食宿的地方,她准备先留在这里工作,等待考试日期,还有毕业证下来。

    “辰少,她在宾馆做客房服务。”

    “查清楚最近她和什么人来往吗?”

    “没有。”

    “那边有什么动静?”

    “老样子。”

    “宾馆,有意思!”

    司夜辰眼中闪动幽幽玩味的光芒,薄薄的红唇勾勒出冷酷弧度,小猫,游戏已经开始,即将进入精彩部分!

    阴云密布狂风呜咽,叶妙妙心头忽然一颤,今天的天气,和一周之前的那个黄昏太过相似,她的心忽然就漏跳了一拍,迅速向宾馆赶回去。

    一辆商务车悄无声息到了叶妙妙身后,叶妙妙警觉地回头,两个带着墨镜的黑衣男子从车子上跳下来,左右把她夹在中间。

    叶妙妙呆滞地看着摇开车窗后,露出的一张俊朗无匹脸庞。

    两个男人出手如电,叶妙妙刚刚反应过来准备逃跑,被两个男人抓住。

    “小猫咪,想取回你的东西就跟我走。”

    叶妙妙摇头,不准备上这个男人的贼车:“你在这里给我吧。”

    司夜辰冷淡地看着她:“你以为我会把你的破烂随身带着?”

    叶妙妙犹豫起来,那夜跑的太快,第一次和男人在一起发生那种事情,也太过慌乱,所以她忘记带走随身的包。这个男人让人把她扔下去的时候,只给了她手机。

    “今天你不去取,我就当垃圾扔掉。”

    叶妙妙眉毛拧成麻花,包里面有她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再办很麻烦还要花钱,没有身份证的日子寸步难行!

    “你真的会还给我包,还有里面的东西?”

    司夜辰微微撇嘴,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叶妙妙却没有忘记,他刚才说她的包是破烂。她沉吟片刻,那次她和这个男人相遇,应该感谢他在她最无助危险的时候,从那个猪一样的男人手里救下她。

    但是为什么这个恶魔男人,对她趁人之危?

    叶妙妙看了车子和司夜辰好一会儿,觉得有这样高级车子的土豪,不会对她包里面的几十块钱感兴趣,但是那些钱,却是她一周的生活费。想到这里,叶妙妙不情愿地上车。

    “你要保证把包还给我。”

    司夜辰靠在车座上冷峻不语,叶妙妙靠在一边的车门上,尽力和司夜辰保持距离。

    车子开进一个别墅,叶妙妙看着别墅很是犹豫,最终还是跟在司夜辰的身后,走进别墅。

    司夜辰冷冷地看着叶妙妙,唇边带着玩味的笑容,再来一次,她会什么样的感觉?

    她细嫩光滑的小脸,清丽脱俗如同一朵幽兰,抿紧唇透出几分倔强。她瘦了一些,下巴更加尖削起来,似乎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她成熟俏丽了很多。

    不,是在一夜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