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再一次靠近

第5章 再一次靠近

司夜辰伸手勾住叶妙妙的下巴,低头看着她:“你更美了,褪去了稚嫩青涩的你,已经有了些微风情魅惑的意味。是那夜之后,经受我滋润之后,情窦初开蜕变成为真正的女人才有的味道,我喜欢。”

    凉薄的声音,即便在这个初夏也丝毫不能感受到半点温度,一瞬间叶妙妙不由得后退,身体战栗起来。

    “把包还给我,你怎么大的土豪,不会想吞掉我的包吧?”

    叶妙妙声音暗哑,一抹颤音在房间中回荡,撩拨了司夜辰的心弦。

    司夜辰冷笑,从来没有人能在他的手心逃走,尤其是她!

    凉薄的气息覆盖了叶妙妙的唇,和上次一样霸道狠狠压住她的唇,没有半点温度,只有无尽的寒意。

    剧痛从司夜辰唇边蔓延开来,他一把推开叶妙妙,一抹殷红从他的唇上渗出。司夜辰大怒,,想不到她居然敢咬破他的唇,这是他第一次被女人伤到,伸手一把掐住叶妙妙细嫩的脖颈。

    叶妙妙感觉到窒息,大张开嘴用力呼吸,恶魔却封住了她的口,让她无法呼吸,窒息!

    她很想狠狠地咬这个男人一口,捏住她下巴的大手,像是一把老虎钳一般有力,下巴处传出丝丝的疼痛,她无法把嘴合并在一起。

    司夜辰俊朗的脸上满是冷酷无情,一点点收紧大手,没有人会不怕死,他盯着叶妙妙的脸和眼睛,看她到底会不会怕死。

    “砰……”

    叶妙妙摔倒在地上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司夜辰松手看着她软软地落在地上,不愿意承认看到她这个样子有一些心软。

    随着空气进入,叶妙妙的脸色渐渐缓和大脑清醒起来,好像恶魔不想杀死她。

    冰冷的尖锐碰触到叶妙妙的肌肤,司夜辰的动作优雅,用手中的匕首,割裂叶妙妙的衣服。

    “哧……”

    叶妙妙感觉到身上的衣服,在尖锐的刀锋下脆弱的像是纸片被割开,她瞪视“恶魔,你就只会这一招,难道没有更新鲜的招数?”

    听到叶妙妙这样说司夜辰楞了一下,这只小猫咪居然敢向他挑衅,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小猫咪,你活腻了。”

    一句问话在司夜辰的口中变成肯定句,他邪魅冷笑:“我的小猫,游戏才刚刚开始,不要太着急,好好体验这种奇妙的感觉,你会很喜欢甚至是离不开。”

    蓦然,鲜红从叶妙妙的身上泉涌而出!

    她用力挺身向刀锋撞击过去,司夜辰觉察到的时候,刀尖已经刺入,他急忙收手提起匕首,但是因为叶妙妙过于用力,仍然在她身上留下一个深深的伤口,血不停地涌出。

    “小猫咪!”

    司夜辰眯起凤眼,用危险的目光盯着叶妙妙。

    本以为她不过是一只毫无能力反抗,软弱任凭他随意摆布,会被他吓得跪在脚下苦苦求饶,胆怯地颤抖在他的脚下!

    原来她骨子里面是这样高傲,宁愿求死也不想被他继续欺凌!

    司夜辰一把拿起毛巾用力按住叶妙妙的伤口:“想死,哪里有这样容易!”

    “你怕成为杀人犯,不敢杀死我!”

    叶妙妙挑衅地翘起下巴,宁愿被杀死也不要继续忍受那样不堪的欺凌!

    司夜辰没有想到叶妙妙敢继续挑衅激怒他,心中有着一些奇异的感觉,想起那夜用椅子砸破窗户逃走。

    这个女子,是一只骄傲的小野猫,只是平时她的野性高傲都隐藏在骨子里面,表面看上去很温柔。

    “小野猫,你注定是我的,只属于我的小丫鬟,你的小命是我的,我不让你死,你休想死掉!”

    司夜辰盯着叶妙妙,眼中闪过深色,很快给叶妙妙处理好伤口包扎上。

    痛!

    叶妙妙身体颤抖了几下抿紧唇,不愿意在这个恶魔般的男人面前,暴露出她的软弱。伤口仍然在疼痛着,然而她感觉,最难以面对的就是这个不知名,却在那一夜将她吃干抹净的男人。

    “小野猫,你是属于我的,在我没有允许之前,你休想死掉!”

    叶妙妙冷笑:“恶魔,不敢杀死我用不着找借口,记得你说过要我做你的奴隶,现在你亲手给我处理伤口,做的倒是很有奴才样子。”

    司夜辰剑眉挑起用力捏住叶妙妙的下巴,剧痛下她仍然昂起头,满脸挑衅。

    “小野猫,你以为用这样幼稚的办法能激怒我?死对你来说很难,因为我要让你体验生不如死是什么样的感觉!”

    深寒,叶妙妙抿紧唇想看穿黑布后面的恶魔,他们两个人之间虽然有过一夜的亲密缠绵,但是却陌生的不知道彼此名字。想到这里,叶妙妙不好意思再去看司夜辰,到底有过那样的一夜。

    “恶魔,你说过要还给我包的,拿来!”

    叶妙妙伸出手,扭开头不去看司夜辰,这个男人太过俊朗,堪比天皇巨星,但是她仍然会为那一夜发生的事情,感觉到愤怒羞愧。

    司夜辰玩弄着手里锋利的刀,小丫头这副天真清纯的样子,让他感觉到好笑,“小野猫,我可以在你身上刺上九百九十九刀,但是你仍然活着,想知道那种滋味吗?”

    叶妙妙不屑,撇嘴看向一边,她感觉这个男人是个恶魔,那一夜……

    不!

    不能继续想下去了,否则她真的没有脸留在这里,等恶魔拿出包还给她。

    司夜辰盯住叶妙妙,到这里就是来找她,想不到哪一天,会在那样的情况下巧遇。当时她身上带着酒气,被人下了催情的药物,那个时候,他以为这个小妖精,又在玩那些俗不可耐而放荡的游戏。

    事后调查才知道,她是过去送文件的,被骗过去陪酒,被那个中年人戏弄想占便宜,暗中给她下了药。

    司夜辰忽然间低头,压住叶妙妙,被她润泽粉嫩早樱般的唇吸引着,忍不住用自己的唇盖住了她的唇。

    “啊……”叶妙妙惊叫一声,用力一把推开司夜辰,狠狠地擦拭自己的唇。

    “噗通……”司夜辰跌倒在地上,刚才完全没有防备,她的唇柔滑如上好的丝绸,春风中的花瓣一般美好,不小心被叶妙妙推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