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赵家父女

第二章赵家父女

南云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一位中年男人站在窗口面前,白皙的右手夹着一根香烟,一身阿尼玛的西装,头上的鬓角有着点点白霜。望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刚毅的脸上有着一丝沉重,嘴里呢喃的说着什么。他就是赵震南,也是南云集团的董事长。

    赵震南最近有点麻烦,南云集团虽说产业涉及各个行业,但最主要的还是以能源为主。最近他的研究团队对能源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成果,如果成功了,那对目前的能源业来说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要知道现在的能源基本是不可再生的,能源危机对于任何一个地区和国家来说都是一个难题。

    南云集团的突破性能源研究,对南云集团来说也意味着会给南云集团带来巨大的商业机遇。南云集团将迎来一次飞跃性的发展,将会使华夏的企业排名重新洗牌,甚至在世界上也有一席之地也并非没有可能。

    然而,巨大的商业机遇也给赵震南带来了巨大的风险。赵震南没有什么家族背景,年轻的时候白手起家,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浪,一步一步走来,把南云集团带到了今天这样的规模,让南云集团成为华夏商业航母,资产达到上百亿,不可谓不是奇迹。他赵震南有今天的地位有运气的成分,但全部都是靠运气吗?显然不是,运气不可能经常眷顾某一个人,更多的是与赵震南这个人的才能有关。这么多年过来,赵震南人老成精,他深深的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能源研究的突破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将会使很多人都眼红。他赵震南虽说这些年的苦心经营,也有了一些人脉,但对于有些家族势力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更何况在巨大的经济利益之下,很难保证谁会对你多么的真诚。不是说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吗?这句话是有它一定的道理的。

    正是看透了这点,赵震南在能源研究有了一定的成果之后,就主动找上了政府部门,提出了合作方案。毕竟有华夏政府出面,一些世家子弟就算对南云集团的研究有什么想法,也得掂量掂量。华夏政府对赵震南的研究也很感兴趣,因为能源问题对华夏来是也是一个难题。华夏政府对南云集团的研究在原则条件允许下,大开绿灯。

    有了政府部门的支持,打能源研究成果的主意的人少了一些。少了并不代表没有,比如深海的鹏海集团和玉龙集团。

    鹏海集团的董事长叫李为鹏,这个李为鹏啊,仗着他们李家在深海的势力那是一个劲的巧取豪夺,不几年的时间,资产也有好几十亿了。别人也拿他没什么办法,谁叫他李家家大业大呢!他大哥李为民是深海市的市长,他家老爷子以前是广南省的副省长,门生弟子也是众多,虽说现在退了,但虎死余威在,更何况他还没死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深海李家跟京城李家也有不浅的关系。京城李家那是在京城五大家族之一啊。

    而玉龙集团有着黑社会的背景,玉龙集团的董事长黄玉龙是深海青龙帮的老大。此人倒也算个人物,青龙帮做大了后,就急忙金盆洗手,把**产业漂白。现在资产也应该有十几亿了。这些也就罢了,毕竟在华夏他们还不敢太疯狂,顶多是各凭手段。问题是现在海外有些国家收到风声也想来分一杯羹,比如岛国,还有米国,这些都是不想华夏好的家伙。

    他们在与赵震南见面利诱不成,就开始用那些卑鄙的手段,赵震南有个女儿叫赵雨桐,今年十九岁,在深海大学读大二,他们就企图绑架赵雨桐,以次来迫使赵震南妥协。前面几次在赵雨桐的保镖的保护下,没出什么事。到了现在这能源研究到了关键时期,最多三个月能源研究成果就出来了,岛国人就更疯狂了,他们是最见不得华夏好的人。他们对赵雨桐的手段就更加疯狂了,不论死活。活捉可以威胁赵震南就范,死,以赵震南对他女儿的疼爱,可以让赵震南发疯,至少可以乱了他阵脚。

    在此情况下,赵震南只好向政府部门求救。于是国家安全局出手了,粉碎了敌人的几次阴谋后。敌人非但没有收手,反而派出高手前来,这不在三天前的一次刺杀中,国家安全局派出四位高手,虽然保证了目标没事,但在人数的差距下,也是一死三重伤收场。当然敌人也没讨好,四位中忍六位下忍也是死伤大半。小米国四位特工也有两位重伤,在大批武警赶来的情况下,也不得不灰溜溜的撤了。国家安全局的此次伤亡也是他们暂时无力,因为别的人不是也受伤在身就是还在外面执行任务。

    最后在京城的彭佬得知此事,便推荐了一个人,那人就是柳啸天。对于柳啸天,彭老只说了一句话:“有此人在,岛国和小米国的人来多少都是枉然。”彭老都说这话了,别人还能说什么?要知道国家安全局局长还是他老人家的门生呢。

    红树山庄的02号别墅里,此时局势正紧张着。赵雨桐斜靠在沙发上,一张绝美的瓜子脸上杀气腾腾,那双杏目死死的盯着柳啸天。就是这个臭流氓害得自己从楼上掉了下来,还被这个臭男人抱在怀里。自己什么时候跟一个男人这么亲密过?抱了也就抱了,叫你放我下来的时候你就不能好好的放我下来?居然就那么一丢,让自己掉在地上,自己那小美臀都快摔开花了,搞得自己坐正点屁股都痛,只能斜靠着。

    想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丢人过,还都被孙小蝶那小妮子看到了,看着孙小蝶那幸灾乐祸的眼神,再想想这小妮子的大嘴巴,赵雨桐不由的感到一阵的崩溃。“陈叔,他是谁?他怎么会在这里?”赵雨桐指着柳啸天气冲冲问道。

    陈铁生看了看柳啸天,连忙说道:“小姐,他是柳啸天柳先生,是赵总请回来的贵客。”

    赵雨桐仍然指着柳啸天:“他?我爸请回来的贵客?哼,还贵客,我看就是一臭流氓而已。”

    “哎,那个赵小姐是吧?”柳啸天苦笑一下说道:“我说你能不能老是臭流氓,臭流氓的叫啊?再怎么说我也刚刚救了你啊。”

    看到赵雨桐又要发作,柳啸天急忙说:“算了,我也不要你什么感谢的话,我这人很大方的,不需要救了人就要人家报答什么的。只要你不要再老叫我臭流氓什么的,我有名字的,你可以叫我柳啸天,当然我比你大,也可以叫我啸天哥哥,天哥哥也行。”

    “呃”赵雨桐目瞪口呆的看着柳啸天,眼里是说不出的悲愤,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啸天哥哥,还天哥哥?赵雨桐只觉得胃里的东西一阵往上冲,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孙小蝶眼里的星星就更多了,能让雨桐姐姐这样目瞪口呆的人她还真没见过。陈铁生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突然赵雨桐神经质一样跳了起来,叫道:“臭流氓,你去死吧!我不会放过你的。”然后说完就往楼上跑去。

    孙小蝶看到赵雨桐往楼上跑,也急忙站起来喊到:“雨桐姐姐,还去不去逛街啊?”

    “不去拉。”赵雨桐头也没回道。

    “哎,等等我啊!我去你房间玩。”孙小蝶急忙也追了上去。不一会,“砰”的一声,就再没了反应。

    尴尬的看了柳啸天一眼,陈铁生小声的对柳啸天说道:“啸天,小姐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她可能因为这段时间的遭遇,心里有点压力才这样的。”

    “没事,陈叔,你别担心。其实那小丫头还是蛮有意思的”柳啸天说。

    陈铁生点了点头说:“恩,那就好。哦,对了,你的房间我安排好了,在一楼楼梯口过去第一个客房。你先休息下,等赵总回来了再谈。”

    “恩,好的。谢谢你,陈叔。你先忙吧!”柳啸天也点了点头道。

    “那我就先走了,啸天。再见!”

    “陈叔,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