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柏胡科举中秀才

第五章 柏胡科举中秀才

大家也举起酒杯先干为尽。

    这梁柏胡依次给员外。大太太。二太太。知府杨大人敬酒,却说这梁柏胡给大太太翠花敬酒时,这大太太翠花将这干儿子仔细一瞧,见秀才梁柏胡如此知书答礼,长得“眉清目秀好人才貌比潘安俊三分额寛眼大耳佛锤定有锦绣好前程”

    “大娘,请满饮此杯酒”,大太太翠花听到此,自然太高兴了,她将酒一饮而尽,脸上笑起两个酒窝。

    众人自然饮着酒,员外和大太太翠花商议,将干儿子梁柏胡送到自家私塾堂读书,以便有个好前程。

    光阴如箭,岁月悠悠,一晃已是二年春天,员外私塾堂已是绿草阴阴,春光明媚,私塾堂里有三四百个学生,读大学的有二班,一班是优等生,一班是差等生,秀才梁柏胡成绩优秀,是班上第一名,这天私塾先生唐老师叫一学生叶嫖生背唐后主李煜诗,他不能背颂,先生将他打了二个手心后,秀才梁柏胡举手起来背诵道“春花秋月何时了?花落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秀才梁柏胡在私塾中刻苦攻读,也随着岁月一天长大,到底员外家还有啥事发生。

    都江堰的秋天,是美好的季节,放眼望去,远处青城山在秋天笼罩下,山峦泛起淡黄色的感觉,都江堰南桥菊花又在秋雾中绽放出黄色花朵,桥下汹涌的岷江水伴着秋天的收获向东流去,农家田里金黄的稻浪在秋风中翻起金色波浪,一浪高过一浪,白鹤时而在田间翱翔。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读书人功取功名利禄秋试科举考试的时候,秋试科举考试,是清王朝皇帝钦点私塾读书人考取秀才,秀才考取举人和状元考试,秀才是没有功名的,只能当教书先生,举人就可以做知县,也就是县长,状元可以当八府巡按,也就是省部长。

    秋试这天,天气特别闷热,都江堰秋天已经十五天没有下雨,秋日依然高照,参加秋试科举考试私塾学生已来到考场,考场外已是车水马龙,人海人山,考场内,人声鼎沸,梁柏胡和他的同窗好友私塾堂同学叶嫖生一起来到第十考场,考场里是一人一张桌子,对号入座,提前十分钟进了考场,在监考官的监督下他们在各自考桌上坐好了,监考官将卷子发给每个考生,梁柏胡见考卷上考题为“写出唐朝诗人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原词并写出本词写作特点。”

    梁柏胡是私塾堂的尖子生,便得心应手在考卷上写出《春江花月夜》原词为:“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灧灧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明月。江流苑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照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随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春江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春江花月夜》的写作特点为:“借景抒情,处处情景交融。”在考试在要交卷半小时,梁柏胡就将试卷交给了考试监考官,监考官看后露出满意微笑。

    再看梁柏胡同窗好友叶嫖生,平时帐着家里有钱,一天到晚不干正事,读书时,常常伙着班上好玩的学生,到龙泉山脉桃花山下拿着弹弓打鸟,平时见一只麻雀打一只,连初鸟都不放过,打死鸟成千上万,他一点都不相信在世上还有鸳鸯相报因果报应。一天,他和几个调皮私塾学生,不想上课,又逃学去龙泉山脉桃花山下打鸟去了,他们看见一只喜鹊嘴里含着一只昆虫,正要到梧桐树上拿给树上小鸟吃,这叶嫖生刹时拿出弹弓对准喜鹊一弹弓打去,喜鹊中弹落在地上死了,树上小鸟也饿死了,它们灵魂飘向地府判官那里,他们悲痛欲绝,状告打死他们的人,判官要他们魂魄去找打死他们的人,并告诉喜鹊母子,今年秋试秀才科举这个打死他们人要参加秀才考试,到时去报仇。却说这天叶嫖生参加秋试秀才科举考试,一看考试题,正要下笔答题,突然一股阴风刮来,他就要要欲睡,朦胧中只见一只大喜鹊带着一只小喜鹊,大喜鹊满身是血,小喜鹊饿得皮包骨头,向他扑来,大喜鹊说道“你用弹弓打死了我,小喜鹊还不能找东西吃也饿死了,我们好可怜啊,我要报仇,”说着猛地用爪子爪叶嫖生的头,叶嫖生此时一惊醒,交卷钟声已响起,叶嫖生一个字也没写,交了白卷。

    眼下已是考秀才张榜时候,红榜下人山人海,人头转动,李员外管家李二,好不容易从人群缝中看到秋试红榜,头名秀才是李员外义子梁柏胡。管家李二好不高兴,转身到了拴马的地方,骑上快马回员外府报喜去了。

    这梁柏胡正在书房看书,听见外面员外府有嘈杂声,又听见外面有鞭炮声,忙出来看,众下人齐声说道“恭喜少爷,你中了头名秀才了”,秀才梁柏胡赶紧从兜里拿出喜钱发给大家。李员外和二太太昙花也来向梁柏胡秀才道喜,员外说“现在你中了头名秀才,我脸上也光彩得很,我在众人面前算有光彩的了,你也可以堂堂正正到私塾堂教书了,将来争取为我考一个状元郎”。

    二太太昙花也来打趣说道“你看,我们秀才梁柏胡不光有才还有貌,文章写得好,人也俊俏,将来找个婆娘一定也很漂亮”。秀才梁柏胡见二太太看自己时暗送秋波,羞得低下了头说道“谢谢二娘”。

    员外家的私塾堂是个大学堂,梁柏胡秀才听了员外安排到了私塾教国学,转眼已是炎热夏节,离考状元秋试还有二年时间,这时他已快十九岁了,身体已发育为一个大小伙子,白白脸上已有少量胡须,一米八的个子,强壮的身体配上不胖身材,确实一看就是美男子。

    这天他和私塾堂年青老师们中午打完篮球正向员外府走去,打扮得花子招展的二太太昙花见他走来,她看见秀才梁柏胡满头大汗,她忙走向员外府淋浴洗澡间傍,她知道一会儿秀才也要来洗澡,自己先洗澡,她见秀才梁柏胡拿着干净衣服也走来,忙进了淋浴室,没有开灯,也没有插上门栓,秀才梁柏胡误认为没人,推门开灯正要进入洗澡,只见二太太昙花正在脱衣洗澡,这昙花“褪放纽扣儿,解开落带裙。

    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

    胸前对玉奶,嫩白如香梨。

    一个水蛇腰,正月柳叶眉。

    肚皮软又软,香肩欺粉蝶。

    金莲三寸笮,背背光还洁。

    中间一段情,露出风流穴。

    秀才赶紧赔罪说”二太太,我不知道你在里面洗澡,我才进来的。”秀才梁柏胡满脸通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