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夜色降临

第4章 夜色降临

“国家政策好,我们现在都赶上了好时代,过几天工程队就要入驻咱们村,不是说那个啥,想致富,先修路,咱前楼村在这个事上可不能掉链子……”王德发手里攥着红头文件,边说边看,还不忘瞅瞅乡亲们的反应。

    “德发,叔就问你这修路收钱不?”靠着墙角的一个老汉打断了王德发的演讲,来了这么一句。

    王德发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他阴沉沉的瞪了老叔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满仓叔,听你这意思是准备铁公鸡一毛不拔呀。”

    这话说的,顿时人群就炸锅了。

    “王德发,你家挣钱了,摊上个千儿八百的没啥,俺们的日子可没有你滋润。”

    “就是,村里那么多的福利救济金跑哪去了,你别吃饱了就不知道自己姓啥。”

    “人在做,天在看,恶事做多了,小心你娃断子绝孙没后。”

    也不知道谁提了这么一句,王德发也炸锅了,破口大骂道:“哪个没屁眼的诅咒老子断子绝孙的,有种当着我的面讲,看我不打烂你的破嘴。”

    “哟哟哟,你家杏花一年多了还没啥动静,咋了,不兴让人说啊。”村里有名的碎嘴王赖子喊了一句,他穷家破户的,还真有天不怕地不怕的资本。

    就在这个当口,苗杏花过来了,她生性怯懦,红着脸在远处喊了一句,爹,娘叫你吃饭了。

    王德发看见苗杏花,这气不打一处来,骂道:“吃吃吃,就知道吃,吃再多的粮食了也喂不圆你的肚皮,连个娃都怀不上,要你有啥用!”

    苗杏花一听这话,委屈的不像样子,眼泪花在眼眶里打转转。

    高大宝实在看不过眼,说道:“德发叔,你要是养不起说一句,我家锅里的米多的喂老鼠了。”

    王德发瞪了高大宝一眼,脸色铁青的厉害,他回头对苗杏花呵斥道:“滚回去,还嫌不够丢人现眼!”

    苗杏花咬着嘴唇,她倔强着不走。

    虽说她来王家一年了,可这怀不上娃也不是她的错,按照孙俊霞的说法胜利没给她下种,咋能有娃。

    “爹,怀不上娃不怪我……”苗杏花小声的说了这么一句,啥事她都能背着,但是这不生娃的名声要是压在她的脑袋上,往后她娘家人还怎么有脸再来前楼村。

    往日里逆来顺受的小媳妇竟然敢顶撞自己,王德发一下子就炸毛了,他指着苗杏花大骂道:“咋滴,听你这话里的意思是胜利有毛病?”

    苗杏花知道自己顶嘴不对,但是这样的委屈她不能接受,小心点抬起头,喏喏说道:“要……要不然让大宝给胜利瞧瞧。”

    “瞧什么瞧,高大宝这小兔崽子,他会什么,滚回去!”王德发表情闪过一丝不安,他胡乱喊着。

    高大宝不答应了,你说你家儿媳就是了,我招你惹你了,他拦住了王德发,问道:“德发叔,我咋就成了小兔崽子了,要不是我爷一针救了你的小命,你还有机会在这蹦跶?做人可是得讲良心呐。”

    “讲良心,要不是我,你家能这么安生的在前楼村吗,再说了就算是报恩,我王德发也是对你爷报恩,你算什么东西,滚开!”王德发一发火就脸红脖子粗,这一次他却不是这样,而是阴沉着脸,呵斥了一句大宝就想走人。

    高大宝是什么人,他要是好说话,这十里八村就没恶人了。

    一点也不顾忌长幼尊卑的他拽住了王德发的胳膊,他换了一副脸皮,嬉笑着说德发叔,你看你咋还开不起玩笑了,咱爷俩今儿就论论这东西是啥,你给侄儿说道说道。

    听见这小崽子这么说,村里人知道又好戏看了,纷纷瞪大了眼珠子。

    王德发被大宝冷不丁拽住,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这下气坏了,眼睛四下一瞅,顺带手就摸起了半块砖头,骂道:“你娃要造反了是不是,敢对我动手?”

    高大宝看见王德发提着半块砖头,一下子就乐了,把脑袋探了过去,指着自己的头说叔,你是我叔,来来来,把你侄儿脑瓜开瓢了,我今儿就当你是个爷们儿。

    耍无赖,这可是高大宝的绝活,去年他爷过世了要柳棍,他去隔壁村砍柳树,被人拦住要一千块钱,大宝二话不说捡起石头就把自己砸了个头破血流,吓的那些人赶紧撒溜。

    今儿又是这样,王德发也是气糊涂了,他提着半块砖头,看着眼巴前的脑瓜,真想砸这么一下。

    就在这个节骨眼,一向软弱的苗杏花竟然走了过来,夺过公爹手中的砖头,眼眶的泪花转来转去,跺了跺脚朝自家大门跑去。

    王德发推了大宝一把,骂道:“高家小子,你别太狂了,早晚收拾你。”

    高大宝指着头顶的天骂道:“王德发,亏你还是当我叔的人,今儿我高大宝拿我爷一辈子的名声放话,人家杏花没啥毛病,你王家要是还想传几辈就让我胜利哥早点过来,兴许我开几副药就能好,要是再迟个把月,嘿嘿……”

    大宝这话说的毒,心思活络的人都听出啥意思来。

    村里人开始小声议论着,有些自作聪明的也开始解释起大宝话里的意思。

    “王家门户大,照这么绝门绝户,还能绝一百年。”

    “快着哩,再多做几件丧良心的事,要不了一百年,三五十年就够了。”

    “猪娃,你今晚偷偷去让大宝给你瞧瞧,要是生不了娃就赶紧看病。”

    ……

    话越说越过分,王德发气的脸色乌黑,他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子回家了。

    村里人越说越兴奋,几个人拉住大宝当场就要看病。

    散场时,几个交好的哥们奉劝大宝去给王德发服软,大宝根本不理,大摇大摆的就回家了。

    不就是个破村长嘛,有啥了不起的,还想让我道歉,没门。

    吃过晚饭,大宝心里痒痒的厉害,开始翻找碟片,突然他脑门闪了一下。

    看电视里的假人有啥意思,真人才过瘾嘛。

    他想起孙俊霞要羊肠子的事,估计这娘们儿是要干啥隐秘的勾当。

    大宝打了个激灵,他扯过外套,擦着夜色朝孙俊霞家匆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