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你脑袋是不是被门挤过?

第一章你脑袋是不是被门挤过?

早上的临东街充满了生活气息,到处都是做早餐生意的。

    在这里你能看到各式各样的美味小吃,但杨子奇还是去了平常经常去的摊位,一个卖粥的摊位。

    粥摊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因为经常推出新品,他的生意一直很好。

    看到杨子奇来了,粥摊老板立马打了声招呼,“小杨,今儿来的有点晚啊。”

    杨子奇笑着回应:“今儿起的有点晚,南瓜小米粥还有没?”

    粥摊老板看了眼,不好意思道:“这个卖完了,要不你尝尝我新推出一款粥?”

    “又推出新品了?”

    杨子奇凑到粥车前,好奇问道:“啥粥?”

    “以皮蛋,鸡蛋,糯米为主材料熬的,你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老板笑着给他打了一碗。

    杨子奇喝了一口,脸色顿变,“加红糖熬的?”

    老板比着大拇指,赞道:“要不说你这嘴巴叼呢,一尝就尝出来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喝?嘿嘿,这个粥可是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研究出来的,不但有补气血的作用,还能……”

    砰!

    突然!沉闷的声音响起。

    随即一道慌张的叫声传来:“童童!童童!”

    杨子奇回头望去,却见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躺在了地上,全身发抖,口吐白沫。

    而在小娃娃身旁,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少妇,正在用手不断拍打小娃娃的脸,因为惊慌,她的声音都变了,颤抖中溢出的是满心的惊惧。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所有人一跳,慌忙四外散去,一脸错愕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娃娃。

    “怎么了这是?”

    “刚才这小娃娃还好好的呢,怎么突然就倒下了?”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切,没一个人敢冒然上前帮忙。

    这时,旁边油条摊位上的一个年轻小伙子走了过来。

    “我看看。”

    小伙子用手翻开小男孩的眼皮看了看,又摸了摸小男孩的肌肉,而后望向少妇:“你家孩子有羊癫疯?”

    “没有啊。”少妇摇头。

    小伙子从桌子上拿起一根一次性筷子塞到小男孩的嘴里,说道:“但他现在就是羊癫疯犯了的症状,还是送医院吧,这种情况只能让医生来处理……”

    “好好好……”

    也不管那小伙子说的对不对,少妇更慌了,伸手就要将小男孩抱起来。

    而就在这时。

    “慢着。”

    杨子奇上前拦住少妇,而后用手捏了下小男孩的下巴,又摸了摸小男孩的胳膊,立马验证了心中的猜测。

    随手将小男孩嘴里的一次性筷子取下,对那个少妇说:“不是羊癫疯,你现在马上去超市买三瓶矿泉水,我有用……“

    “你医生?”

    不等他说完,旁边的小伙子就带着不确定的语气问道,他之所以怀疑,是因为杨子奇太年轻了,身上也没有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味道。

    杨子奇:“不是。”

    小伙子脸顿时拉了下来,“不是医生在这添什么乱!这不是羊癫疯是啥?我在诊所上了几年的班,这种情况见的多了,不比你懂的多?”

    他一把将杨子奇推开,“边儿去!耽误了治病,出了问题你担待的起吗?!”

    小伙子是医务人员,而杨子奇却只是一个不是医生的热心路人,少妇自然更愿意相信那个小伙子,连忙蹲下身子,要将小娃娃抱起来。

    可她的胳膊再一次被杨子奇按了回去。

    “你还真不见到比我懂的多。羊癫疯犯了不但全身发僵,下巴也是紧咬的,而这个孩子,下巴不但很松弛,身体也仅仅是发紧,并没有僵的状态,可见,并不是犯了羊癫疯。”

    他讥笑着看着那小伙子,就好像在看一个白痴,“你真的在诊所上班?哪怕你不是医生但也应该懂得这些常识吧?连这都不懂……你在诊所是专门负责搞笑的吗?“

    唰!

    那小伙子脸当时就黑了,对他怒目而视。

    杨子奇却不再理他,望向同样瞪眼看向自己的少妇,问道:“姐姐,你家孩子这几天是不是肠胃有问题啊?”

    少妇一愣:“你咋知道?”

    杨子奇淡笑:“脸色发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但你家孩子身材却偏胖,可见,也就是这阵子才出现的肠胃问题。相信我,保证能让你家孩子活蹦乱跳。”

    见他淡定的样子,少妇不由信了几分,但心里多少还有点犹豫,毕竟这涉及到自家孩子的健康问题。

    这时。

    “水来了!水来了!”

    粥摊老板拎着三瓶矿泉水跑了过来,“怎么弄?”

    他与杨子奇认识很长时间了,知道他懂医术,听他说需要水,立马去超市买了回来。

    “我来就行了。”

    也不管少妇同不同意,杨子奇接过一瓶水,拧开盖子,直接将水往小男孩的嘴里灌,动作极为粗暴。

    少妇看的胆战心惊,满脸心疼。

    而那个小伙子则急忙冲上前,想要拦下,可却被粥摊老板挡住了。

    小伙子对少妇喊道:“你赶紧拦下他啊!他连医生都不是,怎么可能懂医术!他这是在胡闹!”

    可少妇只是神色犹豫,并不阻止。

    他顿时气急败坏喊道:“你真打算信他?你脑袋有毛病吗!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要是出了问题,有你后悔的!”

    少妇还是不说话,一脸纠结的望着折腾自家孩子的杨子奇。

    那小伙子无语了,气道:“行,你就信他吧,我才懒得管呢,爱咋咋地!”

    他后退一步,双手抱胸,看着眼前的一幕,满脸的冷笑,好似在等着看笑话。

    虽然他刚才被怼了,但他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很快,杨子奇将三瓶矿泉水全都给小娃娃灌进了肚子,而后抱起小娃娃来到马路边,单腿跪地,将小娃娃横放在膝头,用膝盖顶住小娃娃的胃部,而后用大拇指在小娃娃背上的一个穴位上猛地一按一碾,而后猛地一拍。

    哇!

    小娃娃瞬间狂吐不止。

    足足吐了两分钟才停了下来,连胆汁都吐出了好多。

    随即哇的一声哭出了声来,大声叫妈妈。

    少妇先是一愣,随之狂喜,连忙冲过去,将娃娃抱在怀中,“妈妈在这!妈妈在这……”一阵安慰,高兴的都差点流出泪来。

    四周的看客们一阵惊呼,“还真给治好了,了不起!”

    看向杨子奇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随后,他们又看向同样给小孩瞧病的小伙子,眼神莫名,目光中充满了嘲讽,好似在说,没那金刚钻揽什么瓷器活儿啊,真机八丢人……

    唰!

    小伙子瞬间尴尬,整个人都不好了……

    “姐姐,你家孩子吐的挺多的,估计会造成轻微的脱水,你现在赶紧带他去诊所挂瓶生理盐水,记得和医生说,要最小瓶的那种。”

    杨子奇指了指对面的一个护肤品店,对少妇嘱咐道:“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去我店里找我。”

    见识了他的手段,少妇对他很信服,看了眼对面的护肤品店,说了声谢谢,连忙抱着孩子朝附近的诊所走去。

    直到这时,杨子奇才有空儿看向那个此时浑身不自在小伙子,脸露嗤笑,“哥们,你脑袋是不是被门挤过?谁说不是医生就不懂医术的?这两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白痴!”

    小伙子脸顿时变的更难看了,脸色涨红,只感觉就好像被谁狠狠抽了几巴掌,脸蛋子一阵火辣辣的痛,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看客们顿时一阵哄笑。

    有人问杨子奇,“小兄弟,你学过医?”

    杨子奇笑着回应,“研究过几年。”

    “我就说吧,这小伙子一看就是懂医术的,不然人家能这么淡定?有些人就不行了,自己没本事,还拦着别人,这也就是人家坚持给治疗完了,不然等送到医院再治,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是啊,这里离最近的医院也有五六里地,现在又是车多的时候,等送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肯定会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现在的医院啊,真是越来越不行了,什么人都要,这不是拿人小命开玩笑吗……”

    一声声讽刺的话语传入耳中,那小伙子脸色青白连转,气的肺都快要炸了,再也呆不下去,狠狠瞪了杨子奇一眼,“你特么给我等着!”

    撂下一句狠话,小伙子红着脸钻出人群,快步离去,仓皇的身影就如一只丧家之犬,别提多狼狈了。

    看客们在背后又是一阵鄙夷,大说现在的医生多么不靠谱,不过正主都走了,他们也没了“看戏”的心思,纷纷坐回原位吃早餐,

    而粥摊老板则热心的抄起随身携带清扫工具,清理那个娃娃的呕吐物。

    趁着别人没注意,杨子奇凑近粥摊老板,“王哥,你新推出来的粥别卖了。”

    粥摊老板一脸困惑的看向他。

    杨子奇小声道:“皮蛋和红糖相克,吃后容易食物中毒。你的粥里也放糖精了吧?糖精与鸡蛋也相克,同样会造成食物中毒。大人们吃一点没什么关系,但小孩子们的肠胃没那么大的抵抗力,喝了很容易出问题。千万别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