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另类生意

第四章另类生意

“我操他妈!这孙子真特么会点穴!”

    光头都要快吓尿了,伸手就要把咽喉处的银针拔下来,但下一刻,他的手就僵在了半空。

    “如果你想后半辈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你尽管拔。”

    杨子奇淡淡的看着他,就好像在看一只蝼蚁。

    没人愿意当哑巴,光头的胳膊飞快的放了下去,眼中露出了乞求之色,想要让杨子奇帮他将银针拔下来。

    杨子奇却没理会,自顾个的又从针灸盒里捏起一根长长的银针,瞬间刺进光头的后背。

    下一刻。

    光头只觉一股难言的疼痛自心脏中涌出,身体瞬间抖如筛糠。

    “啊~啊~啊~”

    光头五官都扭在了一起,脖子处的青筋都快要爆了出来,只片刻间,他就出了满身的冷汗,嘴里更是不断发出如同野兽般的低沉而又沙哑的惨叫声。

    生不如死!

    好在这股疼痛维持的时间并不长,随着杨子奇将银针拔出,光头瘫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脸色煞白的他,就好像被百八十个大汉蹂躏了一样,全身哆嗦个不停,眼中满是难以言表的恐惧。

    实在太特么疼了!

    此时的他,狼狈如狗,与先前来时的强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完全就是一条任人宰割的咸鱼!

    旁边,面包房老板看的嘴角直抽抽,只觉背后一阵发凉,天了个撸,针灸不都是用来治病的吗,怎么还能用来刑讯逼供呢……

    而光头的那几个小弟更是看的眼珠子都直了,连腿痛都止不住他们内心中的恐惧,看着面无表情的杨子奇,他们就好像在看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目光中充满了惊恐,心里直发毛。

    他们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引起这个恶魔的注意,在自己身上也来这么一下。

    杨子奇面无表情的问光头:“现在你有什么话想说吗?想说就眨下眼睛。”

    光头面现犹豫。

    可就这一犹豫,杨子奇二话不说,手上银针再次刺入了他的后背。

    下一刻。

    啊啊啊啊啊……

    疼痛中的光头,就好像是一条垂死挣扎的咸鱼……

    “现在能说了吗?”

    杨子奇再次将银针拔出,淡淡发问。

    这一次,光头眼睛眨得飞快,一点都不犹豫。

    他怕了。

    生怕杨子奇再给自己来一下的他,急切的哀嚎求饶,但嘴里只传出一阵呜呜的声音,根本表达不出他的意思,急的眼泪都快要飙了出来。

    杨子奇满意道:“你很识相。”

    缓缓将光头咽喉处的银针拔了出来。

    光头试了下喉咙,发现能说话了,差点喜极而泣,但看到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的杨子奇,心里一抖,连忙将自己知道的一切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原来让他们过来砸店的人是早晨给小男孩瞧病的小伙子,名叫徐乐,在附近的一个综合门诊部上班,是个牙科医生,因为早上被杨子奇打了脸,害他在很多人面前丢了脸,心里有气,便联系了光头,说是要出口气。

    光头听说只是对付一个开护肤店的小伙子,还不是本地人,便同意了,代价是一顿饭。

    只是,这结局有点与他设想的有点不太一样……

    “不是一小老板吗?怎么连点穴这种武侠片里才有的功夫都会?也太扯了吧……”

    此时此刻,心里郁闷至极的光头别提多后悔了,很想哭。

    “他脑袋被门挤了吧?就为了早上那点破事,就让你们过来砸我店?有特么病吧!”

    杨子奇脸都黑了。

    早上那会儿,那货说让自己等着,他还以为那货只是说句找台阶的场面话,没想到那货还真这么小肚鸡肠,竟然找人来教训自己,真特么无语了。

    但自己店都被砸了,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

    可当他看到地上那些护肤品时,杨子奇的眼睛突然亮了。

    心里有了主意。

    他点了点被砸坏的东西,核算出价值,对光头笑眯眯说道:“你们一共坏了我三万多块的东西,嘿,这个价值绝对够判刑标准了,你说这事儿怎么办吧,是打算公了还是私了?”

    “三万多块?”

    光头心里顿时一抽,瞟了眼地上的几套护肤品,还有一些个不知名的破瓷瓶,就这点东西能值三万多块?

    这不讹人吗!

    但没人想被判刑,光头当然不希望公了,只得认栽,连忙点头:“私了私了私了……”

    十五分钟后。

    防盗门徐徐打开。

    几个小痞子每人手里都抱着几瓶护肤品,一瘸一拐的从店里走了出来。

    他们满脸郁闷,就像是斗败的公鸡。

    门面外守着不少人,见到他们这副鬼样子,眼珠子都快瞪圆了。

    “这些人不是来打架的吗,怎么突然变成来买护肤品的了?”

    一阵啧啧称奇。

    几个小痞子脸唰的就红了。

    这一刻,他们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真是丢人丢大了……

    带着满脸的尴尬,飞一样逃离了现场。

    相比他们的狼狈,杨子奇却显得十分高兴,一边清理着卫生,一边好笑道:“没想到竟然用这种方式成交了一笔大单子,上午我还在担心下半年的房费呢,还真是世事难料啊。”

    “估计那几个小痞子都后悔到家了,本来过来是教训人的,这可倒好,买了那么多自己用不上的护肤品回去,包装还是坏的,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面包房老板嘿嘿乐道:“不过说起来,你这针灸刑讯的手法实在厉害,那个光头被收拾的不轻,走的时候都绕着你,你是没注意到他看你的眼神,跟见了鬼一样,那叫个怕啊,实在太好笑了。小杨你这针灸跟谁学的啊?实在太牛了。”

    “没学,都是自己照书研究的。”

    “自己能研究到这份上?嚯!你这脑子,没辙了,牛逼!”

    “跟脑子有啥关系,这都是练出来的,你练你也行。想学吗,我教你。”

    “我练那玩意干嘛,有啥毛病找你不就完了吗,有练针灸的功夫我还不如琢磨琢磨怎么把蛋糕做好呢。OK,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先回店了,记得把饭给我带回来……”

    面包房老板回了面包房,而杨子奇则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

    午饭,他是和李哥一块吃的,俩人熟了之后,基本上午饭都是一起吃的,边吃边聊天,不过今天的杨子奇明显心不在焉,一直想着其他的事儿。

    虽然他今天“卖了”三万多块的护肤产品,但这样的生意不是每天都有,也不希望以后会再有,为了以后的生意能变的好一些,杨子奇觉得,这次的营销活动必须得搞。

    于是,午饭后,他展开了购买行动,去市场购买促销活动需要的物品。

    而就在他去外面的时候,光头去了徐乐所在的诊所,二话不说,直接把徐乐大骂了一顿。

    “徐乐,你个狗怂,老子特么让你害死了!你特么嘴里的兄弟就是用来坑的吗?!要不是哥几个当时机灵,果断认怂,都特么能被人当场打死!就特么为你这点逼事儿,哥几个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了那么大的脸,你特么让哥几个以后还怎么做人……”

    光头气的很想将徐乐揍一顿,一想起自己几个人被人家收拾的跟狗一样,心里就有一种想死的冲动,实在太特么丢脸了。

    徐乐都被他骂懵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还怎么了,老子被人收拾了!被人收拾了你明白不明白,被收拾了!”

    光头气呼呼的将事儿仔细说了一遍,尤其在说杨子奇的时候,都给形容成了无恶不作的恶魔。

    徐乐都听傻了,怎么可能?!他就一卖护肤品的,哪可能这么厉害?

    但看光头的表情,他就知道,这事儿肯定假不了。

    目瞪口呆。

    “以后再碰到这种事儿千万别找老子了,老子现在胆儿小的很,受不了这打击,得休养一段时间……”

    光头没好气的将中午被杨子奇强卖的那些护肤品从地上拎起来,咣几一声,扔在办公桌上,“这些护肤品是我们给人打烂的,人家算是给我们留了个面子,没报警,但东西让我们买下来了。这事儿哥几个毕竟是为你出头,你报销一下吧……“

    “应该的。”

    徐乐很是道义的点了点头。

    但下一刻,他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

    就听光头说道:“一共三万一千四百二十块,草他大爷的,我感觉腰好像出问题了,我得去看看……”

    “啥啥啥!块?”

    徐乐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圆了。

    他看着塑料袋里的那几套护肤品以及一些瓷瓶,满脸的不相信,“这么点东西,三万多块?操他妈的讹人呢!”

    光头从塑料袋里捡出一个相对完整的瓷瓶,放在桌上,道:“那小子说,这些瓷瓶里的护肤产品都是他自己用中草药做的,效果特别好,所以卖的比一般产品贵了些,但绝对没和我们多要钱,已经是按平时的零售价平给我们了……”

    说到这,他叹了口气,无奈道:“就算人家讹人,我们当时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徐乐脸色一阵阴晴不定,但最终还是给光头转了账。

    他心痛死了。

    虽然这年头牙医很赚钱,他一个月能拿到上万的工资,但三万多块,就为出一口气,实在太不值得了。

    更何况,花了三万多块,还没落得一个好结果……

    徐乐别提多郁闷了。

    心都在滴血。

    “三万多块啊……”

    徐乐拿起桌上的那个瓷瓶,眼中怒火都要冒了出来,“孙贼,我特么还就和你杠上了,这事儿咱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