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跟了我

第5章 跟了我

温婉再次醒来时,落地窗外已是晚霞漫天。

    这里的楼层很高,豪华的大床离玻璃窗很近,温婉睡在那里就能看到整个城市,这种从高处俯瞰全城的感觉,像是身处在云端。

    也仿佛她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直到肩背上传来一片湿热酥麻,温婉猝地一惊,一颗心瞬间又像是跌进地狱。

    男人的唇在她漂亮的蝴蝶骨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啄,觉察到她的身子颤动了下,穆郁修这才抬头去亲她的耳朵,“你再不醒来,我就要叫救护车了。”

    温婉屈辱地闭上眼睛,昨晚的画面一点点涌入脑海。

    男人把她的身体折成各种妖娆的姿势,丝毫不顾及她初经人事,从地板、沙发、再到床上,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起初她还反抗,后来发现越是反抗,他越是发了狠地折磨她,于是就那样一动不动地躺在他身下,自己都觉得他像是在奸尸,偏偏他做得越来越起劲,最后她的耳边只听到男人满足的喘息,和她自己仿佛心碎了一样的声音。

    温婉意识到自己守了那么多年的清白,就这样被他强硬夺去了后,她的心底漫出淡淡的悲凉。

    她喜欢了他将近八年。

    在国外的这几年,不是没有人追求她,只是她心里始终装着他,哪怕她不知道他是否跟自己一样,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还记得她,这七年来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把他放在心底最重要的位置。

    她还想过如果有可能,她甘愿把自己最美好的第一次给他,然而却没有想过是通过这种方式。

    她被他当成了最下贱的小姐,他不顾她的疼痛与哀求,强迫了她。

    温婉浑身都在疼,心更是宛如滴血。

    不是只有被强迫的屈辱和恨,还有一种梦碎了的感觉。

    他以前那么高高在上、俊美清贵,她像是仰望着神一样,连靠近都觉得是奢望、是亵渎。

    然而就在昨晚他进入自己身体的瞬间,她才知道他其实也只是普通人,普通到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

    她再哭再怨也改变不了被他强上的事实,而且她也不可能告他,一来是她不想,二来她也没有证据。

    他既然认为她是小姐,那么用完了就会放了她,然而这口气却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哪怕知道或许会激怒他,她还是满含嘲讽地问:“穆先生,一夜七次够了吗?”

    穆郁修从身后抱着温婉,两人肌肤相贴,细腻光滑的触感让穆郁修心尖发痒,然而一双墨色眼眸却更加森然。

    他原本覆盖在她胸前的大手突然揉捏着她的盈白,唇角微勾,声音阴沉,“你知不知道挑战我底线的后果?”

    他这人若真耐着性子调起情来,也十分的有技巧,另一只大手在温婉腰间游走,灼热的气息就在她耳后,暧昧地舔着她的耳廓。

    温婉浑身又酥又麻,死咬着下唇,血珠子都冒了出来,“那穆先生知不知道‘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刚从国外回来,不了解国内行情,更不知道穆先生你是怎样的大人物,所以你的威胁对我没有用。”

    “行啊!伶牙俐齿的……”穆郁修轻蔑地说完,他掐住温婉的腰,一个挺身的动作,顶在温婉臀后的某物猛地进入她的身体。

    他不待她适应就动作起来,“你这性子我倒是喜欢,跟了我怎么样?”